LIFE

【有影】戰地記者被伊拉克山谷樂音勾魂 馬儁人熬2年譜中東音樂之美
  • 字級
【有影】戰地記者被伊拉克山谷樂音勾魂  馬儁人熬2年譜中東音樂之美

匯流新聞網記者李映萱、程子奕、呂怡潔 / 台北報導

「有個聲音鑽進我的細胞裡,那一刻,我體內的音樂魂再也無法安靜。」深入中東20年的前戰地記者馬儁人,浪跡埃及、伊拉克、敘利亞等阿拉伯文化重鎮,在遊歷中聽見心底的聲音。馬儁人首次採訪伊拉克戰場回程路上,被山谷裡傳來的輕音樂吸引;爾後,數十年來造訪埃及、敘利亞、突尼西亞等阿拉伯文化重鎮,不只習得各類中東打擊樂器,還與遊牧民族一同遷徙,將體驗融入音樂,並花2年時間寫成書,推廣中東音樂之美。

當年從事軍事記者的馬儁人,1996年首次出國就被派遣到伊拉克,雖然知道那是戰亂國家,內心五味雜陳,但那顆年輕氣盛的心,無懼地驅使他踏上疆界。某天馬儁人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採訪,回程路上,底格里斯河上游河谷傳來陣陣樂音,他形容,那天窗外天空滿天星斗,那帶點哀愁的唱腔在山谷中迴盪,伴隨簡單明快的鼓聲,「小時候有音樂夢沒達成,但那一天的聲音跟鼓聲,喚起我的音樂夢,沒想到連我的魂都被勾過去了。」

天生對聲音有敏銳度的他,請司機追尋那聲音,追尋到了一個村莊,發現僅有一個人清唱,配上手鼓,「那時我對這種音樂根本不認識,一個人聲一個鼓,就能引起這麼多共鳴。」馬儁人後來得知,那音樂是伊拉克的傳統婚禮,一般在戶外或街道,甚至也有樂隊迎親。

他問主人翁為何在戰亂下還有心情跳舞?對方答,「我們也要吃飯、睡覺,我女兒年紀到了、也是要嫁人,還是要過日子。」馬儁人敘述,從他們唱腔中聽到淡淡哀傷,但節奏是輕快的,「在那狀況下、時空下,甚麼東西都是五味雜陳的,但它表現的東西卻是那麼單純。」

馬儁人說,中東音樂就是反映他們的生活,他在在埃及學了一個節奏Malfuf,但剛開始怎麼打都沒味道,老師指導他去跟沙漠裡的貝都因人住上幾天,馬儁人正納悶沙漠不是很寂靜、很無聊?他後來體驗到,遊牧民族沙漠繞行,從一個綠洲到另一處綠洲,從動物腳步聲、家當、鍋碗瓢盆,都是音符的元素。「他們音樂不像西方,有樂譜跟教材,節奏感是天生的,只需要被喚醒,希望透過中東音樂,讓大家對中東有更深的認識。」

至於為何要寫書?馬儁人說,是為了要解開自己心中的疑惑。也坦言,這一路舉步維艱,「我選到最不好的時局,去做別人都不想做的事,現在誰還看書啊?」縱使如此,他還是犧牲任何娛樂、與其他工作機會,花了整整2年好好孵出這本作品,最後自籌金費找出版商出書。出版後,許多朋友、臉友,甚至是不認識的人都來跟他訂書,請他導讀時,讓馬儁人潸然淚下,這一路的辛酸,彷彿一切都值得了。他說,「人至少要堅持一點理念,才會活得比較有意思。」

照片來源:馬儁人臉書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陳景容88回顧展佛館登場 用信仰、音樂、乞丐帶領民眾進寧靜的世界

【有影】金曲獎樂團中西樂器完美融合 重現音樂家們的音樂故事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