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TH

輕度失智者能工作嗎?你願意給他工作嗎?羊毛與花做到了
輕度失智者能工作嗎?你願意給他工作嗎?羊毛與花做到了

匯流新聞網記者李盛雯/台北報導

輕度失智者能工作嗎?如果你是老闆,你願意給輕度失智者工作嗎?羊毛與花,已經做到了。

台灣失智症協會與衛福部社家署舉辦「翻轉失智‧友善咖啡」活動,與失智友善商家─羊毛與花咖啡館溫州店攜手,開啟輕度失智者再就業的契機,成果令人感動驚豔。

透過咖啡館工作,輕度失智者張宏成向大眾證實,當障礙被翻轉,失智者也能貢獻社會;而羊毛與花咖啡館老闆及員工對失智者的接納,也開啟友善職場的萌芽,為失智友善社會種下希望種子。

社家署組長尤詒君表示,失智症是身心障礙類別之一,失智者的人權應受到保障,輕度失智者就業權利正是重要指標。

台灣失智症協會湯麗玉秘書長說:「以前提到失智症,我們多認定其為被照顧的對象;但隨著近年愈發重視人權議題,我們現在正在做一個創舉,就是在為失智者『找工作』。」

台灣約27萬的失智人口中,超過半數是極輕度或輕度失智,隨著失智症確診率的上升,也會有越來越多失智者在早期就被發現。如果能鼓勵、協助輕度失智者進入職場,不論對社會或對失智症家庭,都有極大助益。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柯宏勳職能治療師,與林宜穎職能治療師共同協助張宏成適應咖啡館工作。

柯宏勳表示「宏成大哥的表現令人驚豔!」經過職能治療師評估工作動線及輔助工具後,加上重複練習與引導,宏成大哥逐步適應工作環境,送餐、收拾餐盤、掃地、清洗各式用具、垃圾分類、指引顧客廁所方向等,都能一一上手。

在更熟練後,宏成大哥還可以用過去熟悉的英文跟顧客聊上幾句,而在對失智者較困難的抽象工作,例如巡場、工作之間的轉換,經過提醒後,宏成大哥也大多可完成。

柯宏勳指出,失智症是一個進行性退化的疾病,若有專業評估,進行職務再設計或是職業重建,經過調整工作內容、操作方式、以及環境或輔具的支援,可協助輕度失智者在疾病初期減緩退化、維持自立,甚至開發潛能、貢獻社會。

宏成大哥表面上是到咖啡館「上班」,實質上,因為參與,他的功能開始發揮,對生活更有期待,甚至病識感的增進。原本沒病識感的他,竟然跟客人說明「我是輕度失智症患者」。

羊毛與花咖啡館溫州店老闆臧道正表示,經過這次友善咖啡實習,他發現失智者其實尚有許多能力,只要老闆、員工對失智症有更多認識,知道怎麼互相搭配,失智者其實也能在職場發揮所長。

溫州店店長郭卉慈表示,一開始聽到失智者來工作,她充滿疑惑,但是藉由這次友善咖啡活動,她從一開始的擔心,到後來跟宏成大哥工作時幾乎完全沒問題,客人的接受度也很高,也有些主動想了解失智症的客人。

台灣失智症協會湯麗玉秘書長很感動於羊毛與花咖啡店老闆與員工對失智者的友善,「員工們都不太擔心失智者來了會帶給她們困擾,甚至一位員工看到宏成大哥還想到自己的阿公,而備感親切。

最感動的是,當員工們理解宏成大哥忘記、重複詢問是正常疾病反應後,她們對宏成大哥的重複發問,都表現很淡定從容、充滿耐心。」

張宏成兩年前診斷為失智症,在妻子謝敏蘭的支持下,從10月開始嘗試到羊毛與花咖啡館溫州店工作。

他由高中物理老師退休,確診失智後,依然積極參與教會聚會及合唱團、去日間照顧中心參加活動,也經常做家事。對於咖啡館的工作,宏成大哥表示「很久沒工作了,感覺很興奮,也很喜歡咖啡廳的工作環境。」。

宏成的妻子謝敏蘭表示「宏成很看重此工作,總一直記在心上,也會有些緊張。但是當他熟悉人事物後,便能準確熟練地接待客人、預備餐食。最令人驚喜的是,這工作給予他很多環境刺激與功能復健,甚至在最新的檢查報告中,他的認知功能檢測MMSE分數還進步2分呢!」

湯麗玉説,羊毛與花溫州店是重要里程碑,開啟失智者就業的可能性,她邀請更多企業、商家加入「失智友善職場」,早日達成失智友善台灣之目標。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mail protected],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