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報復性」罷免 當心遭致民意「懲罰性」反撲
【投書】「報復性」罷免 當心遭致民意「懲罰性」反撲

包慶天/媒體工作者

2020年6月6日,韓國瑜被近94萬高雄市民罷免,一些挺韓政客及名嘴竟然無視這股強大民意,氣急敗壞地鼓動國民黨要「硬起來」並發動所謂的「報復式罷免」,亦即要對綠營民代進行罷免為韓國瑜「報仇」,韓粉甚至已點名數位綠營立委及市議員,準備進行罷免。

依現行選罷法規定,罷免案應有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百分之1以上提議,再經百分之10的選舉人連署才能成案進行投票,而投票時,同意罷免之票數應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4分之1以上,並且有效同意票數要多於不同意票數才為通過。這個門檻看似不高但實際上並不低,故而,除了韓國瑜之外,尚無任何民選政治人物被罷。

這次罷韓案因為一階提議、二階連署都非常順利,並且參與的高雄市民極其踴躍,罷免過關的可能性極高,一些挺韓者在投票前即發出荒唐、怪誕之論調,既有謂門檻太低不合理,更有謂韓當年以89萬餘票當選,若是僅以57萬餘便告罷免,根本不符比例原則,這些歪論全然是為了替韓國瑜幫腔,不過,這些情緒性的偏頗言論,終被罷韓的超高票數給重重打臉了。

6月6日罷韓投票日,全高雄有96萬9259位市民前往投票,投票率達42.14%,其中投同意的高達93萬9090票,不同意的2萬5051,同意罷免的比韓國瑜2018當選市長的89萬2545票,還多出了4萬6千餘票,這個結果讓很多人跌破眼鏡,同時也讓挺韓者「雞嘴變鴨嘴」。

罷韓同意票數如此之多,証明韓國瑜真的太被高雄人討厭,而這些厭惡韓某的,當然不只是挺綠選民,因為民進黨的陳其邁,2018競選高雄市長時共獲74萬2千餘票,這次罷韓的同意票較陳其邁的得票多出了近20萬,必然是有挺藍與中間選民,對韓的言行已忍無可忍,即使韓國瑜陣營與國民黨要求支持者「不投票只監票」,依然阻擋不了這些非綠選民的罷韓行動。面對這樣的結果,國民黨與韓營除了虛心檢討,已無他途可走,如若歸諸於「罷韓國家隊」操弄,或者質疑是作票所致,國民黨將永無翻身之日。

試想,民進黨的「國家隊」如果可以介入罷韓案,那2018年中央與高雄皆是民進黨執政,何以韓國瑜還能以15萬票的差距打敗陳其邁?可見「罷韓國家隊」之說,完全是輸不起的謬言。至於作票之說,更是不值一駁;因為這次罷免案的選務工作全是由韓市府主導,高雄市選委會主委陳雄文是韓國瑜的副市長,選委會總幹事袁德明亦是民政局的副局長,如若質疑乃至指控罷免案選務舞弊,豈非是指控韓市府作票?何況,投票前高雄市政府與選委會的種種作為,還曾遭抨擊是反罷韓的「奧步」。由韓市府主導的罷免投票,如果發生幫罷韓作票之事,那必是天下奇聞!

罷免與選舉都是票多的贏,姑且以韓粉點名要罷免的時代力量鳳山市議員黃捷來言,如要成功罷免,除了正當性還得足夠的票數。

黃捷去年五月在市議會質詢「自由經濟示範區」議題時,韓國瑜非僅答不出所以然,還一再跳針式的以「高雄發大財」回應;自那天起,韓即被普遍認為是「草包」,黃捷也成了韓粉的眼中釘,不過很多反韓的年輕人及綠營支持者,卻視黃捷為「打韓女英雄」,尤其黃捷的問政表現,選民普遍反映尚佳,要發動大多數選民將之罷免,正當性顯然不足。

其次,2018市長選舉韓國瑜在鳳山雖得11萬餘票,但今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卻只得8萬2,其競選總統對手蔡英文,在鳳山的得票多達13萬8千,超出韓5萬多票;而在立委選舉部分,國民黨的李雅靜得8萬6,民進黨的許智傑得11萬多,時代力量陳惠敏得1萬7,綠營兩人加起來亦是13萬多。以總統及立委選舉的得票看,綠營在鳳山的實力遠超過藍軍,即使罷免黃捷連署成案,但在投票時只要綠營大多數支持者踴躍出面投反對票,罷免案必然不可能通過。其他地區的罷綠案亦是同理。

其實,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是偶然,但遭罷免則是必然,個中主、客因素諸多,關鍵之所在韓某及國民黨應是了然於胸,故而罷免案落幕之後,國民黨如果心有不甘,聽取了無腦或別具居心名嘴的鼓吹而發動罷免綠營民代以為報復,非但得不到多數民眾認同,恐怕反會遭致「懲罰性」的民意反撲,絕對是得不償失!

照片來源:只是堵藍臉書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樓起樓塌:背信忘義的政客終要自食惡果

【投書】比疫情誇張,當公權力無限上綱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