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何豪毅專欄】軍人一跪讓國防部長震怒 誰最該羞愧?
【何豪毅專欄】軍人一跪讓國防部長震怒 誰最該羞愧?

匯流新聞網記者何豪毅/台北報導

空軍保指部花蓮庫長少校李敦鵬,日前為了二度申請延役遭拒,前往總統府前無預警下跪陳情。事後空軍人評會給予一大過處份,不料案件送進國防部,部長邱國正不滿處份太輕,要求請聯一研擬予以撤職究辦。

從入伍開始,無論官士兵生,軍方非常重視養成「軍人氣節」,新訓時就連向班長「點頭」問好,都會立即抓來痛電一番,再多莊嚴肅穆的場合,軍人只有行舉手禮的份,面對是長者靈堂,非常少見的可以脫帽行鞠躬禮,要行跪拜大禮,除了父母,那只有被俘、槍決,否則雙膝絕不碰地。

如果讀者還記得,前兩次軍人在公開場合下跪,距今都不超過十年。較早一回,是在2013年的洪仲丘案,頭七那天,洪所屬旅部連士官長范佐憲、陳以人到靈堂前下跪上香;較近一次,則是2016年7月的雄三誤射案,金江艦少校艦長林伯澤帶著三位下屬,跪爬進靈堂為死者上香。

軍人貢獻自己的青春歲月,承諾以性命捍衛國家,軍人的尊嚴與氣節必須受到社會的尊崇與重視,然而近十年來,從洪仲丘案到軍人年金改革案,在執政者刻意放縱打壓之下,已被傷害得體無完膚,軍人氣節幾已蕩然無存。

洪仲丘案的兩名士官長范佐憲、陳以人,雄三誤射的林伯澤等四名軍士官,好歹都是身穿便服,在家屬與社會的壓力下向死者下跪,所面對的是自己該承擔的錯誤與責任,儘管許多老一輩軍人看不下去,退一萬步而言,吾人半閉著眼,勉強可稱之為「負責任」的表現。

但經過這幾波社會對全體軍人的鬥爭,一向被視為不容半點懷疑的黃埔精神,在國人內心中早已被踐踏在地。君不見今年初,號稱「軍人最大靠山」的蔡總統前往部隊視察,長官竟然要部隊表演一套拳法之後集體向總統行鞠躬禮,卑躬屈膝得簡直不忍卒睹。

但空軍少校李敦鵬,身穿正式的軍常服,在總統府前下跪,一來沒有人逼著他這麼做,二來所為目的是自己的「申請延役」案,一點公益性或社會擔當的空間也沒有,這一跪看似輕描淡寫,其實背後象徵的,是中華民國整體軍人精神的重大挫敗。

部長的震怒可以理解,然而說句實話,早在2013年的洪仲丘案、2016年的雄三誤射就該震怒,震怒的不是整死洪仲丘,不是誤射飛彈打漁船船長,而是為了軍人膝蓋落地而怒,為了軍人氣節折損而怒。

其實泡在這鍋溫水中,軍人最知道百姓乃至層峰對軍人的看法,私菸案為府方扛起責任的總統警衛室主任陳敏華,在總統府力保下晉升少將;原本檢舉空軍勞務採購有問題的士官被調職,在徵選高教機命名時提名「勇鷹」(擁英)後一舉翻身,成為「購案審查人員績優表揚」受獎人。一來一往之間,挺直腰桿的好,還是鞠躬哈腰的好,大家心知肚明。

洪仲丘案時,時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坐在抗議行列中,雄三飛彈誤射後,喪家要求入祀忠烈祠、國旗覆棺、軍人跪爬進靈堂,總統跟著罵「目無軍紀」,如今軍人穿制服到府前下跪,面對軍力屬一屬二的中國解放軍,蔡總統看似天不怕地不怕,軍人氣節躺平在地,誰最該為此事負責?誰最該羞愧害怕?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取自網路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私立教養院虐死自閉症院生 監委質疑政策缺失申請自動調查

盧碧颱風逼近 軍方第四戰區派出工兵、膠舟、兩棲車前進部署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