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雁默專欄】陳柏惟犯的是「王浩宇罪」,基本無活路
  • 字級
【雁默專欄】陳柏惟犯的是「王浩宇罪」,基本無活路

雁默/自由撰稿人

上次說林昶佐該被罷免的理由,簡單說就是「怠惰」,其實,若不是他想討好執政黨,鬥爭柯文哲卻不思解民之苦,這樣的政客平常並不容易引起公憤,因為多數選民很難察覺民代懶惰。陳柏惟就不一樣了。

台灣民眾普遍比較厭惡的個人特質是「囂張」,懶惰之人還能保持低調,但囂張之人是低調不了的,所以目標明確。王浩宇之所以被成功罷免,就是因為囂張。

論囂張程度,陳柏惟比王浩宇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很難倖免。

雖然囂張政客所在多有,但有些人囂張不忘帶著點權謀,鎖定的目標明確,並知道適可而止,切不可戀戰,如段宜康鬥軍公教。論對台灣政治風氣的危害,段其實遠高於陳,但陳柏惟絲毫不知節制的風格,使自己很容易被鎖定,被激怒,被消費,缺點被昭告天下,因此中箭落馬的機率就高。

罷免門檻雖低,但其實並不容易通過,因為自主選民的投票率很低,只能靠組織戰。罷免一個立委,光靠地方組織力量其實也不夠,所以還是需要一定程度提升自主選民的投票意願。與選舉一樣,方法無他,砸錢搞宣傳而已,而這是可以精算出來的。

什麼是最佳宣傳工具?就是罷免對象持續的囂張行徑,免費替罷免團體擴大宣傳力度。所以一般遭罷免者會保持低調,就怕選情增溫。黃捷是個例外,她與陳柏惟,王浩宇最大不同之處,就是選民並不覺得黃囂張或懶惰,加上選區選民結構先天有利,因此黃大可高調賣萌博好感,反向操作搞成藍綠對決,戰情相對有利。

話說回來,從人民的立場來看,雖然黃捷逃過一劫,但也消耗了大量資源,並欠下許多人情債,對個別政客的政治事業而言,並非毫髮無傷。換言之,罷免效應能有效讓政客趨向理性問政,勤走基層,而非將重點放在表演。白話說,就是別太囂張。

台中顏家選舉選了幾十年,正式出兵以前,怎會沒算過罷免有多少成功機率?顏寬恆一表態,罷免案的結果大致就很明確了,組織戰力擺在那裡,陳柏惟保持低調也已無用,因此傾向以黃捷模式高調反擊。

民進黨那麼會選舉,怎會不知陳柏惟被罷免成功的機率很高?之所以開始積極投入反罷免活動,為的是秀肌肉爭取黨內提名,為2022大選鋪路。

搞成藍綠對決,輸不一定是輸,有些人意在卡位,而非勝敗。而萬一將輸的局面逆轉成贏,那就是一戰成名,一本萬利;至於陳柏惟,也可藉此大舉拉抬基進黨的聲量,求個「輸得漂亮」以延續個人政治生命與基進黨明年的地方選舉。所以低調了一陣子之後,現在又囂張起來了。

選舉當然與大環境有直接的關係,與2020年相比,目前風向對綠營相對不利,因此在藍大於綠的選區,顏家不但得贏,還得將目標放在「大贏」,既掙回面子,又充實裡子,明年大選無論大環境如何,都勢在必得。

對剛當選的主席朱立倫,以及剛落選的江啟臣而言,這一仗沒有輸的理由,更沒有輸的本錢,因為此罷免案已成為攸關國民黨整體士氣的關鍵一役。朱必須拿出勝績才得以團結黨內,江則必須藉此鞏固他在中部的藍營一哥地位。

按理,罷免是選民的事,而非政黨的事,但現實面是,選民自己出錢出力完成一樁罷免案,且無利可圖,基本不符合人性,那得被罷免人已搞到人神共憤才有可能,而這機率不高,因此必須讓政黨介入,各取所需。

從人民的角度看,最大的利益在於為社會「去極端化」,消弭「政治表演」的不良影響,警惕政客不可選上後就為所欲為,言所欲言。罷免陳柏惟,主角並不是陳柏惟,而是人民自身。

所有反對罷免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所有反對罷免的理由,都是教條歪理,人民應以經驗值看待罷免,而非那些利益相關者的說詞。

所謂經驗值,舉一實例:今年爆發疫情,台灣死了超過800人,無一官員為此負責下台。反觀對岸,因疫情而喪命的人數遠比台灣少,但遭到立即懲處的官員有幾十個。

你說民主真香,我笑你智商堪慮,民主是劣質政治最佳的遮羞布與逃生門,以民主之名,出動網軍與側翼媒體鎮壓民間不滿情緒,馬上對沖掉政治責任,甚而反過來誇稱自己防疫成績好棒棒,而打疫苗,他們還排在你前面。

所有甘為執政黨側翼的在野黨與個別政客,其實都屬罷免對象,因為這批人放棄了在野監督之責,只為了從執政黨身上撈好處。這是明明白白的反民主,而反民主的政客,本來就不配待在民主體制裡爽領公帑。

由於民主體制缺乏懲罰機制,司法能管的事又太少,個人壓根就不信民主,但體制如此,就只能在既定規則裡找解方,而罷免,是人民唯一的自救工具。

罷免陳柏惟,必須成功。

新聞照來源:3Qi.tw 陳柏惟臉書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雁默專欄】政治化防疫就是病毒溫床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