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雁默專欄】「兩岸川粉大本營」的惡趣味與真議題
  • 字級
【雁默專欄】「兩岸川粉大本營」的惡趣味與真議題

雁默/自由撰稿人

近日,某跨國民調機構公布一份亞太8國的民調數據,觀察對川普與拜登的支持率。結果台灣民眾獨排眾議,是唯一川普勝出的地方,以42%比30%,領先拜登12%。

除了香港以外,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澳洲,泰國,菲律賓,拜登都是以懸殊差距大幅領先。在香港,拜登只領先川普7%,不過有36%港人支持川普,比台灣人支持拜登的比例還高。

因此台灣被戲稱為亞太地區,甚至全球川粉大本營。

其實中國大陸民眾對川普的「擁戴」,恐不比台灣人低,但由於民調缺乏中國大陸的數據,因此兩岸川粉的比例只能以目測揣度。

為什麼兩岸民眾(相對於其他國家)都高度支持川普連任?答案可以很簡明: —— 台灣人喜歡川普修理大陸,大陸人喜歡川普修理美國盟友。

這種心態表明,兩岸川粉對川普的崛起原因缺乏認識(或說沒興致深入了解),對他的失敗與可能的轉向,也沒有頭緒。

亞太其他國家,甚至歐洲為何不喜歡川普,將兩岸人民的意向反過來看即可;因為美國盟友不喜歡被美國修理,美國修理中國大陸也間接地打擊了諸國經濟利益。以上是最簡單的解釋。

聰明的讀者應該看到關鍵字了: 修理。

中美兩國到底誰修理了誰,並非三言兩語能解釋清楚,因為兩國關係原本非常複雜與緊密。從長遠來看,川普傷敵一萬,自損何止八千?可說將美國從二戰後與冷戰後所積攢的國際聲望與實質領導地位,消耗大半。不過,從中短期來看,美國再不對中國動手,前述的那些資產也一樣在流失,只是衰弱的速度會慢一些。

若不考量個人利益,只考慮美國國家利益,事實上,川普從頭到尾主要想修理的對象,是後冷戰時代的美國全球戰略,也就是「修理昨日的自己」。

修理中國,不過是為了撈回一些後冷戰時期在全球的錯誤投資,而中國目標最大,自然成了主要箭靶,當然,也不是唯一箭靶。但即便從美國的立場來看,目前修理中國的方式於己有害無利。

川普的主張極其簡單: 美國吃了大虧。必須強調的是,美國人民至少有一半這麼認為。為什麼呢?主要還是因美國內部的貧富差距所產生的階級矛盾,包含世代分歧,中產流失,城鄉差距,教育不均,勞資衝突等等。

真正關心國際事務的美國民眾非常少,如果不是川普告訴他們真相,大部分美國弱勢人民還不知道,他們的失落來自於高度全球化,而這個局面,主要肇事者正是冷戰後(甚至可追溯自二戰後)的美國精英圈。

全球化本身並無對錯問題,只是一次全球財富結構調整。它扶植了落後國家,惠及其窮苦大眾,同時卻犧牲了先進國家中的弱勢群體。50年來,全世界人類的平均生活水平,確實因為全球化而快速提升,其後遺症就是先進國家出現了隊伍日漸龐大的,利益被犧牲的人群。如果沒處理好這群人,社會就會直接出現民粹聲浪與極端主張,10年來,民粹已成為歐美社會的常態,顯然他們沒處理好自己的弱勢子民。

這種民粹在內部,就是找前朝禍首,在外部,就是找全球化受益國,川普自我賦予的任務,就是將美國內外的「小偷」一個一個抓出來示眾,並予以懲罰。於是,在國內,川普批判冷戰後讓美國人民吃虧的歷屆戰略負責人,在國外,就找全球化最大受益國:中國,以及靠美國吃飯的其他盟友。

就這一點來看,川普的方向並沒有錯,可惜的是,他的設想本就自帶內在矛盾。

美國在冷戰後最醒目的角色,就是世界警察,但從這個角色中所得到的收穫,並沒有較平均地分配,以致只有極少數人獲利。要打破這個不公平的結構,首先必須放棄作為世界警察的身份,將政策資源轉而投入國內各方面的重建。例如,重建「美國製造」。

川普確實這麼做了,但並沒有成功,因為當他將中國鎖定為最優先打擊目標時,美國就必須是「世界警察」,原本為此投入的資源根本少不了。再者,他心目中的小偷,還包含了所有美國長期盟友。作「世界警察」的基礎就在於盟友多,小弟們都得罪光,大哥就不是大哥了。

換言之,川普讓美國既做不了大哥,又打不倒二哥,然後在一場瘟疫中失誤連連,將他原本的策略正當性,幾乎消耗殆盡。不但國內弱勢群體受到重創,也讓美國與他個人在國際社會聲名狼籍。貿易逆差更形惡化,失業率屢創新高,而重建之路,根本還沒看到影子。

既然此路不通,川普若連任,也有可能將簡單粗暴地壓制「小偷」的模式,轉換成讓經濟強國們幫助美國重建的策略,讓「有限脫鉤」更具有操作性,以符合新版全球化的樣態,也就是「選擇性短鏈」。

焦點在於將中低端製造業回流美國,由「大對抗」轉向「大交換」,這才能解決國內中下階層的問題,緩和美國結構調整對世界經濟的傷害。

簡單說,既有「反中」模式成效不彰,千瘡百孔的美國只能在抗中模式裡尋求具有實效的合作,而非以冷戰形式魯莽打擊對手。非典型的川普若大轉向也不奇怪,反正,髮夾彎是川普日常。

這就是為何美國外交共同體,包含軍工複合體,不能信任川普將一以貫之反中的主因,他隨時可能頭一歪,對大家說,昨天說的不算。

也就是說,台灣的川粉對川普的了解很膚淺,他確實是美國最有可能出賣台灣的總統;大陸川粉仍低估了川普的靈活性與厚臉皮,四年來,「川皇品牌」的最大特徵,就是說什麼做什麼都不奇怪。

我知道一般說法,認為無論誰當選,中美對抗的趨勢不會改變,本文也無意推翻此論,但必須提醒的是,對抗的諸多形式裡,也包含有限度的合作,拜登就是這麼想的。從美國弱勢群體的角度來看,與中國合作讓中低階製造業回流,找回中低利潤的生計,才是他們的最大利益。

問題只在於,美國要拿什麼與中國交換而已。

美國的真實挑戰是 —— 如何折衷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好照顧到低層庶民。中國的真實挑戰亦然,只是方向相反 —— 如何讓自由主義滋養強調公平性的社會主義,在追求高利潤的同時,也能抑制貧富差距。

只要美國意識到自己面對的主要戰爭,也是幫弱勢同胞「脫貧」時,中美之間才談得上打一場有意義的脫貧比賽,而遠不是意識形態之爭。中美爭端的核心是「全球化之辯」,全球化問題的核心,則是各經濟體內部的社會分配政策。

社會分配做得相對好的經濟體,全球化是加分,反之,則是減分。看中美誰支持全球化就知道誰的社會分配政策較能獲得人民信任。金權政治下的美國想重新分配財富,勢必擋到高端人群的利益,這也是川普的內在矛盾,因為他自己就是理應被鬥爭的富人。

在此關節上,川普耍了小心眼,以仇外民粹迂迴修理「支持政敵的高端人群」,這才是他最主要的連任危機,也是他調整社會財富結構必然失敗的原因。再者,想從國外掠奪財富補貼國內窮人,而非從內部進行可控的社會革命,結果當然碰壁。

美國社會的挑戰是嚴峻的,論病情,美國比中國更有可能分裂。川普的大動作反中,反智與反後冷戰秩序,沸騰了兩岸華人川粉的心,但充其量只是一種惡趣味。不要忘了,川普魅力來自「不按牌理出牌」,若認為川普的第二任期會與第一任期做同樣的事,那就愧稱為川粉了。

期待盎格路.薩克遜民族放棄意識形態武器,確實有點不切實際,但以美國今天的亂象來看,下一任總統勢必要聚焦於扶助低端人群,並切實拿出成績。想達標,不太可能與中國全面決裂,只能從物質面向與中國展開大交換。

台灣,當然是桌面上的交換選項之一。

新聞照來源:Library of Congress

《更多匯流新聞網CNEWS報導》

【雁默專欄】「帶刺豪豬」的雙十「帶刺謀和」

【雁默專欄】靠別人?台灣戰力零,句點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