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TH

【彭德先專欄】麻醉後就聽不到了嗎? 研究證實:潛意識仍持續接受訊息
【彭德先專欄】麻醉後就聽不到了嗎? 研究證實:潛意識仍持續接受訊息

彭德先/潛意識探索專家

很多人都以為麻醉後進入昏迷狀態中,意識停擺了,所以什麼都不知道了。但真相是這樣嗎?

我們的潛意識無時無刻都在吸收大量的訊息。例如光線、溫度、風吹在臉上的感覺、空氣濕度、行走時路面的軟硬度、公車訊息、捷運廣播、馬路上的電線桿、跑馬燈新聞、臺股數字、老闆一個眼神、親密伴侶的嘴角上揚的角度、入睡時被縟的柔軟….一天下來,我們的感官一直在接收訊息,完全沒有停過。只是,在大腦有個更有效率的過濾裝置,將不重要的直接摒除在外,好讓我們只需要聚焦在對我們重大又重要的事物上。

麻醉時,似乎那個有用的過濾器暫時停止運作了,選取重要訊息的功能失效了,你的所有感官接受器呢,是不是也同時麻醉了,所有的訊息也都接收不進來了呢?答案是,否。

儘管麻醉了,某些感官仍運作著:特別是聽覺,同時你的潛意識也持續地收集訊息。更因為大腦過濾裝置暫時地進入麻醉狀態,潛意識會毫無保留地接收所有訊息,包括醫生護士所講的任何話,現場的任何聲響,全部都會毫無檢選地聽進來。

因此身為催眠師的我,肯定的認為,如果需要動手術,在病人進入麻醉之後,如果有聽催眠錄音帶或是有催眠師在旁邊說一些正向好話,病人就會恢復的比較快。

這裡我提出一個學術上的例證。1960年代,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關於麻醉時對病人所說的話到底會不會影響恢復的實驗。他們將二十個需要麻醉做手術的病人分成兩組,每組十人,分別在麻醉時說一些正向與負向的話,看看對術後會有什麼影響。

為了讓實驗有效度,同時還有一組控制組,這組病人就是聽一些音樂,或什麼也不施做,目的是為了跟另外二組比較。然後,實驗開始了。

第一組病人在手術的過程中,會聽到一些被設計出來的負面的字眼。麻醉師在手術過程中,忽然用一種緊急慌張的聲調說:「等一等,慢點,這個病人的臉色不太對,嘴唇太藍了,非常的藍。再給我多一點氧氣(時間停很長)……….好,好,現在好了。」

醒來以後,沒有一個病人記得當時手術時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後來把他們帶進入催眠狀態,讓這些病人重新經歷整個手術的過程,十個人裡有四個可以精準複誦出當時麻醉師所說的話。另外有四個人在催眠中表現出嚴重的焦慮,但他們卻說不出來是為什麼,而且當催眠來到某個關鍵時刻,四個人都立刻從催眠中清醒過來,並拒絕繼續催眠下去。

第二組手術的病人,在麻醉狀態中給予一些正面的暗示,表示會恢復的更快,手術後也很有效果。結果,這些病人手術後對止痛藥的需求量比較少,甚至比那些麻醉時聽溫和音樂或不做任何事的病人們(控制組)早了兩天半出院(Hutchins, Pearson , 1961;Levinson, 1967)。

這個實驗充分說明了潛意識在我們「似乎」沒有任何感覺的時候,依然活躍著。潛意識像一個雷達一樣,吸收與捕捉四面八方來的訊息,甚至在意識清醒的時候,我們可能都沒有自覺性地將某些訊息接收了下來,存入潛意識裡(例如沒有刻意去學卻背下來的廣告歌)。因此,在麻醉時所收入的訊息,一五一十地掉入潛意識中。

多年前,我的父親因為緊急胃出血而送到手術房急救。當時我已經身為催眠師了,礙於手術中無法進入,於是我採取了另一個作法。

當父親從手術房推出來在恢復室休息,麻藥還未退去時,我便進去留在他身邊,開始為他輸入正面暗示;告訴他傷口會癒合的很快,身體的自癒能力提高,甚至恢復的速度會超過一般的水準,很快就會出院,並且為他念準提咒祈福。

當父親清醒過來後,他完全不記得我有去過恢復室,也不知道我跟他說了什麼。而奇怪的是,當我再度在他意識清醒下念準提咒時,他說,他聽過這些聲音,但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聽過的。當然,正面催眠詞發揮了極好的功效,他的恢復速度很快,提早出院啦!

如果你的親人、朋友需要在手術後快速恢復,請記得進入恢復室,對他說些正面暗示。當然,如果在整個手術進行時,病人都能聽到正面暗示,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照片來源: 資料照片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彭德先專欄】做完家族排列,他猛吃甜食的習慣竟然消失了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