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匯流書房】傳染病時代的我們 義大利文學家透過散文為時代留下紀錄
【匯流書房】傳染病時代的我們 義大利文學家透過散文為時代留下紀錄

匯流新聞網記者胡照鑫/台北報導

我們從未想過,去丟個垃圾竟然需要通行證。我們從未想過,竟然有人孤伶伶過世,至親不能陪伴在側。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這裡,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擁有粒子物理學博士學位,同時也是義大利最重要的史特雷加文學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得主,身兼科學家和小說家於一身的保羅.裘唐諾,在新冠病毒爆發之後,透過文字記錄下心情與觀察,希望在這場災害過後,為自己與時代留下一絲紀錄。

保羅.裘唐諾說,最近常常想起瑪格麗特.莒哈絲的句子:「和平即將來到,就像大片低垂的黑幕,也是遺忘的開始。」戰爭之後,人們總是迅速忘記教訓,我們碰到傳染病也一樣:苦難逼我們面對平時模糊不清的真相,逼我們重新評估輕重緩急;鼓勵我們為現在的局面賦予新意義。然而傷痛一旦開始復原,覺知的心情便不復存在。

「所以我要列出我不想忘記的每件事情。這張名單每天都越來越長,我覺得每個人都該自己擬一份,就能拿出來互相比對,看看是否有共通點,討論是否可以協力改變。」保羅.裘唐諾指出,新冠肺炎這個未知的世紀傳染病在全球肆虐,各國紛紛緊急封鎖邊界,禁止外國人入境。

一個因為全球人口移動、交流頻繁而造成的世紀病毒,迫使全人類得暫時過著社交隔離的日子。這全球大流行的可怕惡夢,有一天終將過去,而什麼是你不想忘記的事呢?保羅.裘唐諾認為,在新冠肺炎結束後,想必沒多久就會開始重建。

「所以,我們從現在起就該仔細思考,不希望哪些事重蹈覆轍。」像是新冠狀肺炎病毒流行之初,很多人不願承認這是「無可想像的事情」,不厭其煩地重複著「硬要塞進更熟悉的範疇 裡」的錯誤。例如很多人把這次可能造成急性呼吸疾病的病毒, 誤說成是季節性流感。

在傳染病流行期間,絕對需要更謹慎、更精準的措詞。因為言語會制約人類的行動,不正確的言語有扭曲行動的危險。為什麼呢?因為任何言語都各自背負著亡魂。例如,「戰爭」會 讓人聯想到獨裁政治,想起基本人權的終止與暴力。

「我不想忘記,人們如何遵守新規定,也不想忘記自己看到大家執行時的驚訝心情;有人努力不懈地犧牲奮鬥,照護病患和健康的人;有人晚上站在窗口唱歌,告訴我們,有他們陪伴。這件事情很容易記得,因為這場流行病的報導已經加以記載。」

我不想忘記,這場全球大流行的起源不是軍方祕密實驗,而是因為我們罔顧大自然,因為我們砍伐森林,因為我們輕率消費。我不想忘記,這場全球大流行揭露我們在技術、科學方面有多不足。

保羅.裘唐諾說,只要有必要,我們全都待在屋內。我們照護病人,流淚埋葬死者。但是從現在開始,我們也要想像之後的局面,這種無可想像的災難才不會再度殺得我們措手不及。更多內容請參閱愛米粒出版「傳染病時代的我們」。

新聞照來源:Unsplash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