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到底誰在消費小燈泡悲劇?
【投書】到底誰在消費小燈泡悲劇?

雁默/自由撰稿人

在環衛召委選舉中,時力立委王婉諭將關鍵一票投給民進黨立委,卻遭該立委「出賣」給同黨。此事引起藍營不滿,黃士修譏「小綠燈媽媽」引發風波,大綠小綠側翼綠紛紛砲轟黃沒人性,要求道歉,「下十八層地獄都不夠」云云。

這是台灣社會犧牲是非以滿足政治需求的典型案例,真要論是非,包含王婉諭在內,沒有人是無辜的。

針對此次風波,王婉諭本人也發文表明 —— 如果人生中能有「早知道」,能有「重新來」,悲劇發生那天會選擇不要出門 —— 以回應她口中的「惡意」與「不理性」。

真要清算「誰在消費小燈泡」,始作俑者,是時代力量黨。

因身份是重大社會案件關係人,而被時力延攬的,前有洪慈庸,後有王婉諭,誰都別假清高了,這就是「政治消費悲劇」,目的是為自己政黨套利。

小黨為了生存而去吸收高知名度人士,這是時力的政治策略選擇,該人士成為民代後稱不稱職才是社會應關注的重點。但這只是理論,現實是,時力與王婉諭都拔不掉那個悲劇標籤,甚至恐怕也無意拔除,好讓社會寬待該人士的不稱職。

當然我們盡可說,「王婉諭立委」可受公評,但不應再提「王婉諭個人」悲劇,公歸公,私歸私,現在是現在,過去是過去,立委是立委,媽媽是媽媽,但讀者捫心自問吧,誰看待王婉諭的角度不會受到小燈泡悲劇的干擾?

黃士修質疑王婉諭「如果沒有小燈泡,你是誰」?其實是質疑王婉諭在消費這個標籤,雖然此言確實殘酷,但也是事實,只是不見容於矯情的台灣社會而已,真正糟糕的是,沒人做得到「秉公評論」,大都在演苦情戲,一點不想講道理。

因悲劇出名,遭政黨利用,行事違背社會公益時怎麼辦?大家都不能碰?

在選舉期間,王婉諭身披時力外衣,胸前繡上「小燈泡媽媽」時,而後政黨與個人都達到了預期的目的,這個標籤就已可受公評。就好像有人頭上貼著女權鬥士的標籤,大眾就可檢驗其行為配不配這個標籤。

所以不要裝傻,標籤只能套利,不能接受檢驗?這是扯淡。

不幸的是,王婉諭本人的回應絲毫沒有拔除悲劇標籤的意思,反倒再次消費了個人悲劇討拍,加上一堆矯情假左還加碼政治化這個悲劇,那這起悲劇一再被消費,又能怪誰呢?

論公,王婉諭自己都承認被民進黨該立委出賣,那妳為自己的政治失誤向社會道歉了嗎?僅表示意外與「有點遺憾」,然後呢?就沒有然後了?

當藍營以「側翼」而非「悲劇」抨擊王婉諭時,王婉諭反擊國民黨,稱「時力從來不是誰的側翼」,這是將全國民眾當傻子,只有王委員不知道時力是民進黨側翼嗎?再者,按王婉諭說法,既然時力在美豬立場上與執政黨相左,那妳為何將關鍵票投給執政黨?這不是側翼,什麼是側翼?

說時力「當側翼習慣了」,哪個字有錯?

開放萊豬是社會悲劇,在大是大非上犯錯的人,原來是因「個人悲劇」而從政者,看起來,也是時候該檢討這樣的人士該不該從事政治了。顯然洪慈庸不合格,王婉諭也不及格,當執政黨側翼助紂為虐,沒有存在價值。

這種事件,加碼消費悲劇的人一定會有,靠矯情販賣心靈雞湯賺錢的人,以及那一撮「假左政客」,怎會放過這機會呢?有人亮小孩噴矯情,有人亮媽媽噴矯情,務求在激情戲裡軋一角,好稀釋「自己人」的政治失誤,順便提升自己的政治行情。

相信黃士修自己也知道,企圖打破「社會同情障礙」形同「犧牲打」,但重點是,有沒有喚起社會對有「個人悲劇護身」的犯錯政客,一個更客觀的批判態度,與公評標準。

真正的悲劇是,「當側翼習慣了」引不起社會關注,「小綠燈媽媽」才足以驚動萬教,台灣已是一個性嗜重口味的社會,卻又充滿假清高的道德清教徒,不由得讓人想起元兇王景玉那句話「台灣殺一,兩個人不會判死刑」。

要杜絕悲劇消費,王婉諭應該呼籲媒體,停止再以「小燈泡媽媽」稱呼自己,在任期內,停止抒發個人情懷,撕掉所有小燈泡標籤,才是讓自己與社會「往前走」的正途。

否則,王婉諭只是另一個洪慈庸,政治掛帥的台灣社會為「個人悲劇」付出了重大代價。

照片來源:黃士修臉書/資料照片合成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中國台灣」會不會是「十月驚奇」的主角?

【投書】期待蔡政府是一個最照顧人民的政府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