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王婉諭籲補強精神照護前端服務 國家應承擔責任
王婉諭籲補強精神照護前端服務 國家應承擔責任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3月18日召開「誠意不足的精神衛生法修法,如何補破洞?」記者會。

CNEWS匯流新聞網記者屈彥辰/台北報導

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今(18)日召開「誠意不足的精神衛生法修法,如何補破洞?」記者會,偕同台灣家連家精神健康教育協會理事長黃莉玲理、台北康復之友協會主任楊元彰等,針對《精神衛生法》修法不足之處,呼籲政府修法應朝向更完善的方向。王婉諭說,長期以來政府都漠視精神障礙者跟家庭處境,過去10年裡,每年台灣只投入3億多在精神障礙者的照顧上,如果看到全國人民的心理健康(照顧預算)也只有5億而已,平均一個人分到的精神照顧費用不到22塊,跟世界衛生組織(WHO)會員國中位數相比,更不到其三分之一,顯見我國的重視非常少。

王婉諭指出,上個會期一直在討論「監護處分」,但在比例原則上有非常大的荒謬,300個監護處分人卻編列了30億預算,意思是在照顧2300萬人上只編了5億,但在後端協助上300人編了30億,可是長期需要照顧精神障礙者接近20萬人,這就是監護處分上一直擔憂的部分。政府立意良善,希望從後端協助,卻不應該比例失衡,或者是過度重視後端補強,忽略前期預防前期協助也同等重要,此次《精神衛生法》修法,行政院沒有投入相等或更多資源在前端,協助精神障礙者社區照護的醫療跟需求。

時代力量提出的修法版本是用專章訂定,行政院的只有宣示性的條文而略顯空洞,希望能夠實際看待,社區照護有哪些部分應該要在法規上做明定。長期以來大家遇到困難的是在強制治療的部分,雖有相關修訂,但在社區強制治療部分沒有司法介入,過去一直出現問題是在於如何能夠達到有效社區治療以及徹底執行,原因就在過去的事件發生後,由於只是行政處分,所以並沒有強制力執行,醫療端的人員只能要求警方協助,但各個單位有各個單位的行政考量,不見得願意投入資源或有餘力協助,即便有社區強制治療,很難在實際端執行跟落實。

王婉諭表示,行政院宣稱要建立社會安全網,應該要跨網路合作,也投入大量經費,但現實上仍然看到跨系統的串接不良。現行法規版本把家屬應做的處理明列在法規裡面,反而忽略了國家的責任,把重擔都壓在家屬身上,修法不是要來壓垮家屬,而是應該承擔國家責任。

黃莉玲認為,國家一直沒有給家人資源跟培力,精神疾病對家屬而言是突如其來的疾病,家屬碰到這樣突如其來的疾病,因為前端都沒有教育,甚至到了有能力送到醫療單位,醫療單位因為繁雜業務也沒有給予家屬完整的健康教育。 台灣從2003年開始在台灣推行家屬教育課程,仍然聽到很多家屬是孩子發病四到五年後才接觸到教育,也才知道照顧病人是怎麼一回事,錯過黃金治療期。精神疾病是可以被治療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癒後更加良好,一樣可以獨立自主生活,那為什麼不把醫療資源投入在這裡,卻是把資源放到後端的監護?

楊元彰說,過往提到精神病人照顧,大部分都在醫療端協助,往往忽略病人康復出院後,復健要在哪裡做,難道要叫他自己做復健?確實在經費挹注上,社區型服務是較為短缺,社會安全網已經開始佈建協作模式的社區服務據點,但相對其他更多元的服務也要同時進行。

台灣精神失序者聯盟發起人李昀強調,現行精神衛生法修法針對諮詢會成員,是由「病情穩定」的病人、家屬、病權團體三方競爭唯一的席次,代表性極度不足,應明定將障礙者組織納入諮詢會成員。

照片來源:王婉諭國會辦公室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俄烏戰事/學者:俄羅斯是台灣第三大能源進口國 不必跟著美國搖旗吶喊

中荷外長通話談烏克蘭卻觸主權議題 外交部:強加一中令人不齒!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