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有影】未來媽媽掀起的婚孕議題1 編劇:社會對於媽媽有太多的期待
【有影】未來媽媽掀起的婚孕議題1 編劇:社會對於媽媽有太多的期待


匯流新聞網記者吳世豪、朱奕嘉/台北報導

女性擁有造物者賜予的生育能力,但就必須受到「生育」這兩個字所限制嗎?女性時常覺得男性無法體會到她們在生育上的感受,但站在男性的角度,是不是有什麼是女性不知道的苦衷?本劇製作人湯宗霖不諱言表示,為了生子曾去過生殖中心,很多人覺得在不孕問題上男性不夠重視女性的感受,但他認為結婚以後男女雙方立場不同,難免會產生對立,就以生小孩來說,面對問題壓力的雖然多為女性,但他個人就會很認真的相處和分析,觀察另一半情緒的來源。他說很多人結婚之後不太會聽對方的聲音,偶像劇「未來媽媽」就是從自己生活中的觀察與經驗,啟發岀題材的靈感。

編劇劉中薇表示,在她小孩四個月大時,她每天壓力很大,甚至一度患有產後憂鬱症,有次演講分享會後,有聽眾跟她說「恭喜老師的孩子四個月大了,但我也已經流產四個月了」她聽到這句話時瞬間體會到,在她還沒接受自己已經有小孩的同時,其實有人是很想要孩子卻無法得到的,她覺得很茫然,為什麼生得出來痛苦,生不出來也痛苦?那我們到底為何要生孩子?生孩子對我們這麼大的一個衝擊,一個生命的改變,為什麼在生孩子前沒有人告訴過我們?學校沒有教、老師沒有教、甚至爸媽也不會教。所以在「未來媽媽」這個劇本的寫作上她分別用了三個支線「婚不婚、生不生、孕不孕」去闡述在婚孕議題三個階段上的問題。

編劇劉中薇說,女主角家妃的工作設定非常特別,從產科調到不孕症科,產科每天都是歡天喜地的,不孕症科則是每天都哭天搶地,那個差異性如同兩個世界。每個不孕的人幾乎都不能理解自己為何不孕,在做療程的過程中又非常的焦慮,因為要打很多的針,打針的同時會影響患者賀爾蒙或激素的改變,影響心理情緒,先生又不能完全理解你的痛苦,造成夫妻間的摩擦,很多時候不孕症的患者會把這些情緒發洩在諮詢師身上,導致諮詢師的壓力很大,「我不能勸他們做,也不能勸他們不要做」劇中一句台詞盡顯了諮詢師卡在中間的無奈,有些人可能真的很想要孩子,但數值就是顯示生出孩子的機率很低。其實主角這條線講述的就是一般的國民夫妻,他們就是一對小情侶然後結婚,面臨到的狀況是女生覺得工作和生活不能平衡,還沒準備好要懷孕,可是突然就懷孕了,那後來怎麼辦?也因為看過太多患者的問題,更凸顯了這對情侶在面對是否要結婚時所衍生的問題。

▲劇中主角面對婚不婚的抉擇

在豪門媳婦這條線上,張甯這個角色就是一個想當賢妻良母,希望為心愛的人生孩子的女性,也符合一切好女孩、好媳婦的期待,可是當你認為他的人生順遂的時候,她卻在生孩子的事情上卡關了,她就是生不出來,但她還是想要為心愛的人生孩子怎麼辦?這條線其實想要探討的重點就是不孕症的刻板印象。社會上普遍認為不孕症就是女生先去檢查,似乎由女生懷孕,女生就必須承擔這個責任,許多家長常說「我兒子很好啊,身強體壯怎麼會有問題?」。其實造成不孕症的狀況,男性出現問題的機率也很高,男性的精蟲活動力、健康程度也是造成不孕症的根本問題之一。

▲透過女強人郭沁講述凍卵議題

「未來媽媽」第三個支線其實想呈現給大家的就是劇中郭沁在凍卵這件事情上的思考。到底要不要凍卵?雖然大家都說「凍卵是這世上唯一的後悔藥」但選擇了凍卵是不是也等於屈服於女性必須生育的命運?劇中的郭沁是一個藥廠的代表、一位女強人,他想要掌握自己人生的選擇權,不論是事業、愛情都是如此,但唯獨在凍卵這件事上讓他倍感挫折,或許不是每個人都能懂他的感覺,但對他來說「即便我覺得我已經無所不能,我認為我的人生選擇權掌握在我手中,但在生孩子這件事情上我還是被選擇了,因為物競天擇插手了我的人生,在35歲我的卵子就是會急速下滑,我必須得凍卵,以防日後生育上的需求。」

劉中薇說:「如果在我結婚生子前找我寫這劇本,或許我不會有那麼大的感觸,但在我結婚後覺得,人生似乎不是我想的那樣。」劉中薇如此說到,這個社會對於媽媽有太多的期待,但並不是每位女性都能當一個完美的母親,所以我用一個比較愛的筆觸去寫這個故事,當我們面對沒有的時候該怎麼辦?你有沒有辦法接受現狀,然後活出當前狀態下最真實的自己?在婚孕議題上有太多的問題值得我們去探討,這些問題並沒有一定的答案,但絕對值得大家花時間了解及討論。

新聞照來源:匯流新聞網記者吳世豪、朱奕嘉攝/三立電視

《更多匯流新聞網CNEWS報導》

【有影】2成台男「精蟲沒力」!怪兩大元凶 有人切睪取精才圓生子夢

不婚不孕問題 偶像劇《未來媽媽》引關注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