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雁默專欄】可憐哪~晶片換疫苗
【雁默專欄】可憐哪~晶片換疫苗

雁默/自由撰稿人

由於疫情,全球晶片需求暴增,而車用晶片的短缺,讓全球汽車製造業面臨減產,根據「日經」報導,美,日汽車製造業大國都請求台灣政府提高量產,其中,台積電更是炙手可熱,而後,德國經長也致函經濟部長請託,向台積電疏通供貨。

在先進大國一片情求聲下,台灣有人飄了起來,有人則打起如意算盤。

前者如「國安局」外圍智庫某人於臉書嗆聲,「不是因為汽車產業的要求,你們(德國)才剛挾持整個歐盟與中國簽投資協議嗎?有本事向中國申請啊!」。後者如「台經院」某人主張,若政府要居中協調,乾脆趁勢以此為籌碼,以晶片換疫苗,讓此事超越商業行為,上升到「國與國互惠舉動」。

那個「恃寵而驕」飄飄然,又小鼻小眼想趁機「嘴炮報復」德國「不反中」的台蛙嘴臉,就不必多談了,比較有趣的是台經院某人想出的「晶片換疫苗」,以下分幾個層次探討。

其一:「晶片換疫苗」是將商業行為政治化的套路,就台灣立場,很有藉晶片搞「外交突圍」的企圖,冷血點說,也不是不行,但就是有股濃濃的傻氣,與毫無自覺的惡意。

要求德國拿國人的健康,向國外換汽車零組件?且不說目前德國新冠疫情死亡數驟升,光是這個擺明勒索的念頭就很不道德。再者,這種思路,是「以萊豬換台美貿易協議」的「台派邏輯」,以百姓食安換點「美國夢」,蔡英文敢做的事,格調不知高出幾倍的梅克爾,怎麼可能比照辦理?難不成要德國去搶窮國的疫苗換晶片嗎?

德經長致函無邦交關係的台當局,引德媒提問:對台灣地位,德國有新立場了嗎?德外交部兩度強調對台立場至今沒有改變。沒變喔!沒變。

可憐哪~台派小心機。

其二:「晶片換疫苗」暴露台灣雙重困境,一是至今沒疫苗,二是只剩晶片有價值。

這現象日益明顯:對世界各國而言,台積電的份量與重要性遠高於台灣,也只有在對美,日的戰略意義上,台灣有地理價值。就算能拿什麼東西換疫苗,除了晶片,還有什麼台灣貨具有交換價值?

「至今沒疫苗」的問題,也凸顯了台灣的孤立,這種孤立在地理上可將病毒隔絕與外,在政治上卻也將疫苗隔絕於外。大陸疫苗,台灣政治設限不肯要。對WHO而言,疫苗分佈貧富不均,是世界性的「道德淪喪」,對台灣民眾而言,拒絕大陸疫苗是極右政黨的「政治造業」。

疫情爆發以來,台灣拼命做「口罩外交」大外宣,又大內宣「台灣防疫世界都按讚」,那這一切的捐輸與讚聲,換到疫苗了嗎?還得用晶片去換?Errr,想想也不奇怪,萊豬也沒換到什麼,只有民進黨換到了點宣傳素材,發給網軍洗腦選民很夠用了。

可憐哪~Taiwan can help。

其三:台積電,算是台灣的嗎?

眾所皆知,台積電80%外資,早已不是台灣政府能指揮得動的,經濟部長的疏通,是去「拜託」而不是去「指導」。而作為以外資為主要股東的民營企業,台積電很難違反商業邏輯去迎合政府利益,更何況這個「政府」的份量與重要性還不如自身。

當然不是說,台積電可以完全不鳥政府機關,但給予某國訂單優先特權,誰來承受商業信用的損失?因此我特別納悶德經長為何要致函台經濟部?有用嗎?美,日會沒意見嗎(美國可是連口罩都搶德國的)?還是只想給德國汽車製造業主一個政治交代?或是認為美,日都求了,德國不能不求?

可憐哪~經長們。

其四:當大家都驚覺不能太依賴台積電。

此前寫過篇文章,談台積電的危機遠高於華為,主要論點在於:不可取代的高端技術型企業,若政治靠山力量太微小,又是大國爭端裡的關鍵戰場,如同處於懸崖邊上,眼前是榮華富貴,背後是萬丈深淵。

台積電被迫斷供華為,其主要傷害並非生意上的損失,而是缺乏靠山挺住美國威逼的處境。反觀華為,靠山夠硬,沒有可能因此遭到外國碾碎,分拆與重組。對中國而言,不能不靠自己創建一個強大的晶片產業;對美國而言,戰略關鍵技術不是掌握在自己手裡,亦屬國安危機,將來會怎麼處理這個總部離中國太近,離美國太遠的台積電?個人不敢樂觀。

現在汽車晶片大短缺,著實讓工業大國德國燙到了,因此歐盟在半導體產業上自立的決心,只會更為強烈。另一個工業大國日本,也必然有同樣的警覺。

當大家都驚覺不能太依賴台積電時,如何維持第一名的優勢,是台積電別無選擇的不歸路。雖然超越台積電不容易,但台積電要保持第一同樣不容易,技術問題還在其次,政治干擾才是最大隱憂,而「懷璧其罪」,前路滿是地雷。

可憐哪~懸崖邊的台積電。

其五:半導體業身後的陰影。

電動化與自駕化,意味著未來汽車需要愈來愈多的晶片,其他科技領域亦然,因此工業化國度不能不卯上全力扶植此產業。然而,這也是兩面刃。

半導體業是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高營運風險,低就業的產業。晶圓廠一分鐘都不能缺電,台積電是全台20名內的用電大戶,根據環保法規要求,台積電必須回饋15%的「綠電」還給社會,以致台積電必須找農地與農民幫忙「種電」,風電或太陽能板在未來恐佔滿南台灣的田園。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半導體業也是金山銀山,當兩者發生環保矛盾時怎麼辦?電哪裡來?水哪裡來?污染排放怎麼處理?光是顧慮這些,台積電與其產業鏈還能在臺灣這小島上存在多久?規模能擴張到多大?就是一個大問題。

從台灣全產業的角度來看,半導體業一枝獨秀卻又低就業特性,將惡化貧富差距,所謂「人均3萬」的貢獻主要來自於這個產業,絕大部分民眾自然無感。此產業又需要綿密的交通建設,吸附在產業鏈聚落交通網上炒地皮的地產商,也成為半導體業的陰影。

同樣的課題,當然也會發生在大力扶植半導體業的工業國家。台灣的最大劣勢就是地狹人稠,小廟容不下大和尚。

可憐哪~綠水青山,與被犧牲的均衡發展。

總結以上,半導體需求大增,主要來自於疫情,是新冠病毒對人類靈魂拷問的其中一題,原來人類待在家中的時間拉長,會需要更多的電子設備滿足各種需求;而疫情趨緩,又使更多需要晶片的產業復甦。

當晶片奇貨可居,再加演一齣「晶片換疫苗」,簡直是另一樁病毒的黑色幽默。

新聞照來源:Ph photo/台積電官網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雁默專欄】陳亭妃是「低級藍」嗎?

【雁默專欄】福音戰士龐佩奧最後的探戈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