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抗壓不足?內鬥成性?高鈺婷請辭待命 時力黨前途未卜
抗壓不足?內鬥成性?高鈺婷請辭待命 時力黨前途未卜

匯流新聞網記者何豪毅/台北報導

今年8月29日,頂著「時力安心亞」名號當選時代力量黨主席的高鈺婷,11月3日突然宣布請辭,被網友戲稱「試用期做不滿」的年輕女性黨主席,在決策委員會慰留不成之下堅辭,丟下一句「請辭待命」,讓支持者搞不清楚狀況,時代力量再度陷入五里霧中。

高鈺婷的請辭在部份時力黨內人士眼中看來,並不是太大的意外,雖然她是2015年1月創黨以來第一位女性黨主席,也是政壇上少數的新生代7年級(民國74年生),但她的活動能量跟前幾位主席相去太遠,號召力不足,這讓支持者十分憂心,利用各種管道勸說、關心,成為高鈺婷的一大壓力。

育有兩女的高鈺婷有台科大電子工程碩士學位,原先在新竹工研院擔任工程師,2019年以時力提名參選新竹市立委,在多項公共議題中與時力站上第一線,最後以近三成、7.3萬選票落敗,較2016年邱顯智得票3.6萬票翻倍成長,與民進黨鄭宏輝差距不到1萬票,顯然她的參選獲得不少新竹人的注目。

不過打天下與治天下是不同的兩件事。高鈺婷領導風格與前幾任黨主席大不相同。黃國昌「國會戰神」形象深植人心,一出手就是媒體焦點;徐永明大學教授、名嘴出身,有相同的媒體魅力;邱顯智在立委任內也有不錯的新聞聚焦效果,相較之下,高鈺婷就任後2個月在媒體上毫無動靜,確實讓支持者焦心不已。

她的請辭讓許多人懷疑,時力以往好鬥成性,會不會是因為黨內有雜音,消極杯葛導致她難以施展?問了許多內部人士,都沒有獲得相關具體線索,反倒是高鈺婷一請辭,即有時力背景的媒體記者寫了「領十萬高薪反貪腐成績掛零」的報導,坐實了鬥爭的傳言,讓她原本單純的請辭蒙上了一層陰影。

「許多黨內同志會認為我目前這樣的工作方式不夠『站出去』,但我正是深刻將自己定位在『任務型』,『整建隊伍』的認知」,高鈺婷在辭職談話中如此表示。一如她原先的工程師性格,在2個月的任期中,她做了許多組織細部的debug(除錯),一點一滴將內部運作磨合到位,這是不會上檯面的苦功。

以集體領導為原則,時力以決策委員會為最高權力中心,婉留不了高的請辭,但她又以「請辭待命」(出自1998年凍省期間宋楚瑜之語)讓黨主席不出缺,成為時力領導階層的尷尬。

時代力量原本就是2014年因學運起家的小黨,獲得台派與不少年輕人支持,但2020打下16席地方議員席次狀況不斷,在徐永明因涉案辭職,林穎孟、黃郁芬退黨,北市議會時力席次歸零、苗栗縣議員曾玟學、高雄市議員黃捷先後退黨,2年一任的黨主席至今竟折損4人,黨內人心茫茫,似乎還看不到一點前景。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美軍售台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 拉升制海偵查戰力如同開外掛

誰沒拿過阿扁的錢?蘇揆直稱清白 有人跳出來「我拿了150萬…」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