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名家論壇】黃士修/反同公投?挺同公投?一場異常與正常的對話思辨
【名家論壇】黃士修/反同公投?挺同公投?一場異常與正常的對話思辨

黃士修 / 以核養綠公投領銜人

與朋友聊到反對同婚人士和支持同婚人士都提出公投修法的爭議。

至今仍然有許多老一輩的人覺得,同志是一種需要被包容的病。很多人的觀念是,你們有病我忍了,但你們最好躲起來別在我眼前出現,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妄想加入正常人這一邊是不行的。甚至更開明一點的會說,我願意接納你們,但你們不要這樣子,推廣這種有病的狀態,大家才可以相安無事。

他們就是想要一條清楚劃分「正常/不正常」的線,其他理由都是煙霧彈,那條線就是婚姻。所以現在問題已經不是要不要讓同性戀有這個權利,而是要不要讓同性戀到正常人的圈圈裡。

朋友認為,過去的社會想矯正同性戀的性取向,現在是同性戀想矯正異性戀的精神狀態。

『憑良心講,我還蠻痛苦的。我在本能上無法認同「同性戀」是正常狀態,但我認同「有同性戀是正常的狀態」。這世界上有很多異常,有異常的世界才是正常,但我至今仍無法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生物結果,因為我無法找到一個同性戀對於人類演化有益的理論。』

■ 重新定義婚姻的內涵

追根究底的關鍵在於,我們是不是要重新定義婚姻的內涵,我是覺得婚姻如果重新定義為法定伴侶關係,完全沒問題。

現在我們所說的婚姻是「成家」的起點,成家的目的在繁衍,但事實上現代婚姻因為很多因素,很多情況下都不是以繁衍為前提的。在這個狀況下,婚姻的概念的確有被重新定義的必要,回歸契約性的概念,或是「邁向」契約性的概念。古代如果沒有小孩可以休妻或再娶,也是基於「成家」的理由,這樣的想法已經不合時宜了。

所以只要重新定義結婚的內涵即可,就是將婚姻與成家脫鉤,讓婚姻完全成為法定伴侶的形式,實際上這更貼近近代婚姻的形式,即便是異性婚。

『每個人都有認為別人異常的權利,但法律要不要因為我認為別人異常,就用法律把他們劃分開來,這就是問題。我們沒有把精神病跟遺傳病的人強制絕育,甚至還補助他們活下去,對人類的演化也沒什麼正面幫助。』

另一位朋友說。

■ 異常的存在才是社會的正常

關於精神或肢體障礙的人的問題,在生物學上,這些人若處在蠻荒環境,沒多久就要被天擇了。但是以現在我們處理精障、肢障的方式,仍可使其具有社會貢獻,這些貢獻有助於人類社會穩定。

『可以先從自閉症開始想,自閉症確實是異常,但自閉症的存在對於人類社會則是正常。自閉症對人類演化是否有好處?這類似物競天擇的論戰,我們其實無法確知大自然的天擇邏輯,往往只能由結果去看。至少,自閉症的專注力,這種異常對人類可能有更大的貢獻。』

我試圖以自身經驗提供另一個切入點。

『其次,再思考所謂的異常,是不是一種病症?醫學界近年來對於精神疾病的看法,傾向不視為疾病,在用詞修訂上也盡量使用中性字眼,例如違常、失調等等。亞斯伯格是泛自閉光譜中相對最接近正常人的一類,我自己也不喜歡稱之為亞斯伯格症,而是亞斯伯格,一種特質。』

這種特質在所謂的正常人身上也或多或少都有,尤其是工程師或次文化宅,亞斯伯格和所謂的正常人分界線,其實沒有一條明確的線,就如同亞斯伯格在泛自閉光譜中,跟其他自閉症也沒有一條明確的線。

其實現在醫學界對精神病的認知,也是對生活有干擾才是病、才需要治療。這也是為何同性戀在二十世紀中在精神病中被除名,因為我們不認為同性戀是會干擾生活、需要被治療的狀態。

■ 不要跟我說真愛和人權

至於我對同婚的看法很簡單,不要跟我說真愛和人權,古今中外的婚姻都不是真愛和人權的產物,而是民法的財產繼承權的問題。要修法改變婚姻的定義,請堂堂正正來談,目前主流的反同和挺同論述,扯到婚姻制度都是假貨,帶進宗教神聖性更是愚蠢至極。

以婚姻就是財產繼承權的立場,我不需要去反對反同人士宣稱同婚可以跟摩天輪結婚的滑坡謬誤,國外也有許多富翁過世,指定把財產留給他家狗狗的例子。對我來說這都是契約問題,只要寫得清楚就沒問題。

現在同婚的主張是把本來不在圈圈裡的人納入這個圈圈一體適用,如果現在要把整個圈圈打破,另外畫兩個圈圈,那又變成要去討論這兩個圈圈要怎麼分離的問題。

婚姻開放同性戀進來,然後另外畫一個成家的圈圈給有孩子的夫妻only,同時藉這個成家的圈圈來維護反同婚者那條「正常家庭」的心理界線?那有領養孩子的同性戀家庭怎麼辦呢?如果領養不算數,親生才算成家,那不是又掃到領養的異性夫妻了嗎?

■ 同婚公投後續的反思

這就是立法和修法上的困難,人類的社會和法律都是在不斷累積的基礎上演化,無法從白紙一步實現左派或右派的烏托邦理想,必須考慮既有圈圈、另畫圈圈、打破圈圈、融合圈圈的問題。在這一點上,其實我傾向保守主義,穩定是很重要的因素,打破一切的革命只是不切實際的理想。

這些圈圈就像橡皮筋一樣,有時候可以把他拉大一點包一些人進來,不需要去剪斷他,當然這是我的感覺,對反同婚派來說可能比較像一顆老鼠屎壞了這一鍋叫做婚姻的粥,有髒東西進來他就不能吃了。

我對舉行同婚公投樂見其成,事實上我前陣子也跑去西門町簽了連署書 ,然而我們必須承認現實的困難,社會上許多人對於同志是有恐慌感的,這也是為何最後雙方都選擇用公投對決的根本原因。

這次反同和挺同公投的後續,一定會有很多大家沒想到的對立和撕裂,但我仍然期望人們對於這一個問題有更多反思。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