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胡文琦專欄】瑕不掩瑜,本案原無法盡如人意
【胡文琦專欄】瑕不掩瑜,本案原無法盡如人意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發言人

就讓筆者用「不同的角度」來說句「公道話」吧,媒體報導,針對「台灣代表隊主團」日昨前往日本東京參加奧運比賽,世界球后戴資穎在登機後卻在IG限時動態發文表示,「很懷念長榮航空,可以搭商務艙」,而其父戴楠凱也直言覺得「被欺騙」云云。對此,行政院長蘇貞昌則「親自致電」戴資穎說聲對不起,也請體育署向所有選手轉達政府的歉意。

蘇貞昌指出,讓相關行政人員搭乘商務艙、而選手搭乘經濟艙一事,「思慮顯有不周」,「我要向所有奧運代表團選手致歉」。其實,此案的爭點係去年教育部長潘文忠曾經強調,「到東奧比賽的選手、教練都將搭商務艙」,然而,在延期1年後雖以『包機』前往,唯卻讓選手「改搭」經濟艙而被批評是政策跳票。

坦白說,這件事真的無須「濫情理盲」的「民粹無限上綱」,還原整件事的因果關係與來龍去脈之後,嚴格來說,「沒有人有錯且是故意白目官僚」,此話怎說?首先,之所以最終會變成「『更好、專屬』的包機」前提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嚴峻,而「包機」即已展現體育署此番的彈性與臨機應變能力。而真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體育署唯一的疏失與迷思就是,「行政人員『最後』自己搭乘了『商務艙』」。

講白了,既然是「主團」前往東奧,那麼參與的選手數量肯定會超過上述陪同服務的行政官員,而果若依照原先規劃,「所有為國爭光的選手均搭乘商務艙」,或者是讓「為數較少的商務艙」由所有參賽選手用「抽籤」方式展現公平的話,結果肯定就是「二桃殺三士」的烏煙瘴氣,甚而導致全團的不服氣與大小眼分裂罷了。遑論體育署的官員委屈表示,選手因人數眾多,被安排坐在經濟艙前艙,旁邊無人、前後排無人,『以確保選手安全』,至於總教練與隊醫則安排在「座位數較少」的商務艙。

準此,此事雖如閣揆蘇貞昌所言,「奧運的主角是選手,不是陪同的官員」外,但一個「真正『運動員的精神』」除了勝不驕、敗不餒以外,難道不能有更多的平常心、同理心與隨喜心?

不是說「做官」的官員就應坐商務艙,也不是說戴父所言的「每位選手狀況不同有錯」,而是在「僧多粥少」的包機現實環境制約下,所有的運動員與行政官員能否有一個「事前溝通後的平衡共識」?因而,此事日後只有追求「更人性化」的精進方式討論,而無所謂在奧運結束後「追究該追究的責任」的真正決策疏失問題,筆者真的要誠心建議一下「酷吏」蘇揆,此案決不該異化成體育署之後的「咎責陰影」才是正確方向。

照片來源:戴資穎IG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胡文琦專欄】心虛的蔡政府專門講幹話?

【胡文琦專欄】人如果大面神則天下無敵啊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