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霸道的哀求,三大美媒講理嗎?
【投書】霸道的哀求,三大美媒講理嗎?

雁默/自由撰稿人

3月24日,美國三大媒體(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出版人發表公開聲明,批評中國大陸驅逐上述媒體記者的決策。

他們說:

「我們強烈敦促(strongly urge)中國政府改變迫使我們新聞機構的美國工作人員離開中國的決定,並在更廣泛的層面上緩解此前對獨立新聞機構日益嚴厲的打擊,媒體是中美兩國政府外交爭端的附帶損害,在一個如此危急的時刻,這可能會讓世界無從獲得一些至關重要的信息。」

與上述強烈措辭頗違和的,卻是三大報近日對中國防疫有成的正面報導,而這些「中國正能量」的論調,在此前幾乎不見於此三大報。換言之,在霸氣聲明的表象下,三大美媒務求在保留自家顏面的姿態下,發點友善的報導,哀求中國收回成命。

需要強調的是,大陸官方此項政策,是回應美國官方對境內5家中媒的無理限制,官方對官方,政策對政策,所以確然是中美外交事件,而不僅是「官方針對他國媒體」的單挑。但是,這也不能算聲明中所言的「附帶損害」,因為此三大美媒對中美關係走向惡劣,也要擔負重要責任。

美國目前高漲的反中氛圍,肇因於政客的政治操弄,而媒體是幫兇,絕不是無辜的「附帶損害」。甚至,在「詆毀戰」的過程裡,三大美媒不僅火上澆油,有時還扮演點火者的角色。

各種議題上的惡意與偏見無法細說,單就疫情而言,當病毒肆虐中國時,三大美媒的反應並不是悲天憫人,而是落井下石。武漢封城,他們批評此舉是「極端政治」,「毛式社會控制」(Mao-Style Social Control),暢言「世界為獨裁統治付出代價」。

直到病毒在歐美蔓延,各西方國家也紛紛封城,鎖國,禁足人民,甚至要求輕症者待在家裡自癒,三大美媒可曾用相同標準,指控這些國家是極端政治,鐵腕治理,毛式社會控制?而這個時候,中國正在援助十數個國家抗疫。

當「華爾街日報」數落「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時,可曾想過這歷史詞彙對曾經受盡西方欺凌的中國人而言,是何等羞辱?這標題可不是只針對中國共產黨,而是針對所有中國人。

當「紐約時報」痛批中國驅逐美國記者是過河拆橋時,可曾自我檢討,拆橋的工人,不是別人,正是美國記者?

當三大美媒出版人聲明「能夠更自由地獲取有關彼此的新聞和信息,仍然對兩國有益」時,可曾對美國政府打壓境內中媒的政策,施以同樣力度的批判,為同行說句公道話?

如果你開家飯店,邀請記者免費入住體驗,然後記者成天宣傳房間小,供餐難吃,卻閉口不談住宿價格是同等級飯店的一半,餐食只是不合記者個人口味,你不快送走這記者不等於自虐嗎?

要求媒體絕對客觀或尊重不同文化,是不切實際的,畢竟媒體都有各自的政治立場與價值期許,但最起碼,不要雙重標準。極端,鐵碗,控制,這些詞彙的使用不能只針對政治體制上的異己,嚴以待人,寬以律己,更是不可取。

如果三大美媒致力於緩和中美關係,並以新聞同行的態度看待美國境內的中媒,就不可能被中國驅逐,但情況卻是相反。

因此上述聲明只顯霸道與傲慢,既不合情也不合理。

近日,中美兩國領袖通話,並在疫情上互相傳遞善意,雖然輿論多認為此舉無助於緩解中美對抗態勢,不過這終究可作為美國媒體趁勢和緩兩國關係的機會之窗。然而三大美媒並沒有對此事件投以關注,甚至不加以報導。

以「紐約時報」為例,不但不見川普放下身段向中國尋求幫助的相關報導,還大加引述不具名美國官員質疑境內中國媒體記者的「特工」性質,協助散佈「中媒為間諜組織」的影射,而且在通篇報導裡並無展示證據。

顯然,部分美媒並不樂見中美關係和緩。至少自去年年中至今,從香港事件到新冠病毒疫情,世人看到的是三大美媒的煽風點火,偏頗報導徒增事端,自身新聞品質低下,卻又以上帝視角看待境內中媒。

無怪乎川普以「假新聞」回擊,在許多事件上,美國媒體所展現的恰恰就是「只有立場,沒有是非」。持平而論,川普政府可受批評之處確實非常多,但美國主流媒體也並沒有比較高尚。

無論疫情何時結束,中美輿論戰勢必持續,而美媒絕非中立的旁觀者,他們是中美爭端裡最投入的參與者。

中國大陸在貿易戰與香港問題上憋屈了大半年,此刻採取全面反擊的態勢絕非偶然,更不是意外的擦槍走火,恐怕是計畫性,長期性,存心挑戰美國軟實力霸權。

而此刻只是開端。

照片來源:Pixabay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新冠肺炎打趴企業成病鵝 財政部仍續拔毛

【投書】病毒的靈魂拷問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