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病毒的靈魂拷問
【投書】病毒的靈魂拷問

雁默/自由撰稿人

自古至今,名言佳句不計其數,我最喜歡的一句首推「真理,可能不是答案,而是問題」,早已忘了這話的來源,但此言長駐於心。本文側重的並非「觀點」,因為觀點牽涉的是「答案」,既然是「病毒的靈魂拷問」,重點在於「問題」本身。

此時此刻,病毒正以嘲諷的態度質問人類若干簡單的問題,而看似簡單的問題往往是哲學層次的問題,哲學問題則是最難解的問題。新冠病毒丟給人類的都是難題,現在正是靜下來深思的時刻。

「非此即彼」是西方文化的慣性思維,但華人文化強調和諧與融合,以下羅列的三個問題,

建議讀者可不必強迫自己站隊於哪一方的立場,僅需對問題進行思考。

病毒的靈魂拷問一: 人權重要,還是人命重要?

當台灣在討論憲法賦予人民的自由遷徙權,與該不該禁止人民出境的時候,病毒正在展示「就愛你自由自在到處跑」,於是我們被拷問,「人權」與「人命」孰輕孰重。當然這題不是無解,政治領導人發佈「緊急命令」,即可暫時迴避憲法。就像目前歐洲國家正在做的,宣布進入(不同程度的)戰時狀態,授權政府擺脫「人權」限制,對人群進行必要管制。

換言之,幾乎全世界政府都以「人命重要」作答。那麼,在中國大陸疫情嚴峻時的封城,封省時,被西方以「踐踏人權」為由所進行的羞辱,應就此沉冤昭雪,大家都不必再假掰什麼人權價值。

不過反過來說,人權的重要性在於防止國家機器無所制約地侵害小民的個人權利,現在「人命」被政府作為限制人權的理由,是一種不得不的「權宜」,如果沒完沒了,無限上綱,長遠來看也非人類之福。因此,是否致力於平衡「短期需要」與「長期堅持」,是檢驗一個政府優劣的尺度。

問題是,怎麼做才是適當的?不同文化顯然需有不同作法。有些民族崇尚自律,有些強調自由奔放,不會有單一的平衡標準適用於全人類,故而,也不必再吹什麼「人權是普世價值」,要尊重不同文化的不同抉擇。

病毒正在嘲笑人類,一旦某群人自我感覺良好,就會用自己的一套標準折磨異己。

病毒的靈魂拷問二: 自由主義好?還是國家主義好?

當你仔細思考過第一題,很自然就該想到這第二題。人權概念來自於個人主義,平等主義,再往上溯源就摸到了自由主義。相對地,與自由主義迥然不同的,是集體主義(或被稱為國家主義)。

目前台灣標舉自由主義,應無疑義,那麼被病毒靈魂拷問也就是當然之理。國家可不可以限制個人自由呢?台灣民主化以後,這題的答案當然為否,但現在全世界都在封城,甚至禁足人民,於是這題就突然成為大哉問。

你可能會想,非常時期,當然不能頑固地堅持自由主義教條,而只要你這想,就代表你並非堅定的自由主義者。或許你可藉此機會,走離個人主義幾步,靠近集體主義幾步,重新調整自己的思想位置。

中國大陸與韓國以集體主義式的情感號召,迅速抑制疫情,無論你怎麼看,都無法否認此事實。確然,人民在自由受限時很苦,但若不能忍一時之痛,就無法度過難關。相較於崇尚個人主義的國度,年輕世代不當病毒一回事,馬照跑,舞照跳,病毒當然與之「同樂」,而會因此賠上性命的,卻是老弱。

蔣經國在1978年的講話,我又要重貼一次了:

現在的時代,不是個人主義的時代,而是人人貢獻智慧能力,人人同享幸福成果的時代;革命救國的壯舉,不是獻花紮成的牌樓,而是血汗凝聚的長城;應當把道義真理放在一切之上,應當把公眾的利益放在小我之前,應當有一個共同的行動方向,把一切觀念和作為,建立在對國家、對民族、對同胞血肉相連的責任感上面。

這段話你可將將「革命」字眼換成「抗疫」,放在今日,毫無違和感。

但我們還是可以反過來看,自由主義(個人主義)可包容多元思想,鼓勵個人創造力,提升生產積極性,若讓病毒毀滅這一切正面效應,亦非人類之福。

在集體主義與個人主義之間,怎麼平衡才是適當的?這題很難,但我們可以從簡單之處做起,就是揚棄對集體主義與國家主義的敵視與輕蔑,因為在需要的時候,它們往往最管用,也最激勵人心,歐洲各國都呼籲人民團結抗疫,現在集體主義正在挽救人命。

因此,也別再吹「自由是普世價值」了,自由很好,但不是唯一標準。

這題也是在問,管得愈少愈好的「小政府」比較好,還是干涉多一點的「大政府」比較好?如果你覺得「小政府」好,那你應該反對全民健保,因為那是「大政府」對自由市場進行干涉與限制才做得到的事。

美國沒有全民健保,民營醫療費用高昂,窮人想進行篩檢無門,富人卻有的是管道,而川普說「這就是人生」 ……… 川普說了實話,這就是崇尚自由競爭,不與民爭利的小政府主義。

你看病毒問的問題多好。

病毒的靈魂拷問三: 應該相信理性,還是直覺?

面對嚴峻的疫情,英國原本提倡「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與病毒共存,讓人體自然產生抗體。先別笑,認真審視其論述,不能不說是很具理性基礎的思維,然而,人類並非純理性的動物,甚至,理性在我們的行為裡並不具主導地位,不信嗎?

沒幾天,英國在全世界的質疑下,立刻放棄佛系想法,改採與歐洲鄰國較為一致的戰鬥路線。這髮夾彎之舉,就是恐懼輾壓理性的直接證據。人們不會拿自己生命開玩笑,去幫「菁英的理性」做人體實驗。

恐懼就是直覺,你跟著大家一起搶衛生紙,排隊結帳時就在質疑自己: 為什麼要搶衛生紙?即便滿腦問號,你會把衛生紙放回架上嗎?不會,你會說服自己,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心理學家可能會將此現象解釋為「羊群效應」,雖然這是一種基於理性爬梳出來的理論,但現實上無法改變羊群現象。

問得深入一點: 你相信政府公布的數字,還是加入了週邊人群的恐慌?其實,基於歷史經驗,基於理性,你可能下意識就拒絕相信政府說詞,但這份懷疑,到底有多少「直覺」參雜其中,你不會搞得清楚。

看起來,「直覺」大獲全勝,但我們能因此揚棄「理性」嗎?病毒就在笑這個。

病毒的靈魂拷問,題目其實很多,信手捻來這三題,不過是當下全球混亂裡較醒目的三個現象。如果你曾經站隊於人權理念,自由主義以及理性思維,那病毒正在狠狠打臉你。不是說你錯了,而是人類往往自以為得到了答案,卻在意想不到的時刻,意想不到的地方,發現以往深信不疑的答案並非確解。

病毒對人類的教導是: 答案往往在不知不覺中變遷游移,甚至,你相信的答案從來就不是標準答案。在這場病毒派對中,有一種古老的態度很值得現代人深思,人類對大自然要心存敬畏,不要以為自己掌握了很多答案,就能征服自然。事實是,人類面臨的問題並非愈來愈少,而是愈來愈多。

這話其實就是對「未知」抱持謙卑 —— 真理可能不是答案,而是問題。

照片來源: Pixabay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為「活著」找出路,重視每個「個案」傳達的訊息

【投書】 王世堅,好樣的佩服您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