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 比狠嗎?見識一下真正的財稅黑手
【投書】 比狠嗎?見識一下真正的財稅黑手

陳明穎/IC設計專案經理

「校園驚傳集體霸凌!少女慘遭狂呼巴掌」啪啪啪,每一巴掌都紮紮實實印入心坎,不捨,震撼,無法理解校園霸凌會以如此激烈的方式呈現。是多大的不平?或深仇大恨,還只是為了氣憤?施虐者在眾人的簇擁下,無所忌憚,受虐者,猶如受困的小綿羊,一點也不敢反抗。

每遇到霸凌事件,心中總有許多感慨,看不慣施暴者頤指氣使的行徑,總希望當下有人挺身而出以暴制暴,讓施暴者亦受到同樣的對待,這也是很多電影情節裡,慣用的手法之一。但我們更習慣成為旁觀者,無形中成了加害者的一員。滋事者,最多的是圍觀的角色,或許有人不忍為之,卻也礙於情勢,間接成了幫兇。

集體霸凌的方式太多樣化了,有的看似斯文,然而殺傷力卻遠遠過之而無不及。公益律師黃文皇曾語帶哽咽地說「好幾次都想跳樓一了百了⋯⋯但每回經過孩子的房間⋯⋯」。原來受法院委託,幫忙張先生處理遺產,也會莫名成為代罪羔羊。因為國稅局查到遺產人張先生過去有漏稅約5千多萬元,加罰一倍因此張先生需補繳高達1億1200萬的稅!這張天價稅單就這樣直接轉嫁到黃文皇身上。「有沒有搞錯?欠稅的又不是我,我一毛錢都沒有拿到,還代墊3000元,居然要罰我1億多?」黃文皇氣到發抖。經過多次斡旋,當時財政部次長張盛和的理由與回答居然是「不罰的話,我們怕他會跟繼承人勾串!」

會有跳樓的念頭,可想而知,心裡承受的壓力有多大。烏龍稅單的霸凌,沒有校園霸凌的直接,引起的關注自然也不是那麼強烈,但想想差點釀成悲劇的力道與程度,在未達媒體聚焦青睞之時,是不是也常被我們選擇性地忽視。

國稅局的狠心,不亞於施暴甩巴掌者,縱容國稅局的政府機關更像滋事圍觀者。打人者,永遠無法體會被傷害者的心境,就像憑空而降1億1200萬的稅,對一個人的衝擊,居然也能無感,這就是我們的財政部國稅局。

「不罰的話,我們怕他會跟繼承人勾串!」當這樣的話都能說出口,就不難理解,為何霸凌的發生,都是微乎其微的理由,有時甚至無厘頭。若連這樣的霸凌情事相關單位都能無視,那又有何立場糾正那些,只因為不爽就要聚眾打人的年輕人。若只因為擔心懷疑律師跟繼承人勾串,就能構成處罰的理由,這還算是法治的社會嗎?有誰能夠告訴我。

一個社會案件,忍不住讓人想了解諸多霸凌者的心境與行為。眾多的圍觀者,是造成霸凌事件層出不窮的源頭,可怕的是沒有反省能力的霸凌者,就在許許多多的公權力裏頭。

照片來源:Unsplash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抗議「球員兼裁判」,遏止「稅官說了算」

【投書】台灣私菸有多猖獗,蔡英文就有多丟人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