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SOGO案/徐永明辯無罪 嘆遭立院政治金光黨設計
  • 字級
SOGO案/徐永明辯無罪 嘆遭立院政治金光黨設計

 

台北地院11 7

CNEWS匯流新聞網記者謝東明/台北報導

2019年在立法院紅樓會議室,針對公司法修正案舉辦的一場公聽會,扯出立委疑收賄案。時代力量黨前主席、前立委徐永明,被控透過趨勢民調公司總經理吳世昌為收賄窗口,連繫是知公司總經理郭克銘,與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恆隆達成期約收賄協議。台北地院今(23)天召開辯論庭,徐永明喊冤,只是幫忙借場地、列名邀請函、出席5分鐘而已,沒拿任何錢卻被起訴,堅持自己無罪。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涉收賄案召開辯論庭,檢方指控李恆隆委託郭克銘,為了SOGO經營權之爭,以新加坡天義公司名義申辦公聽會,期間則行賄多名立委,要求經濟部官員列席,以達到施壓目的。其中前立委徐永明就透過吳世昌當索賄窗口,連繫郭克銘,要求李恆隆捐贈政治獻金200萬元。但因雙方連繫、理解上的錯誤,未完成期約行收賄協議。

徐永明答辯表示無罪,強調公聽會是東吳大學主辦,他只是幫忙借場地,而徐的辯護律師也拿出經濟部官員的調查證詞證明,徐永明會出席公聽會,也是東吳大學的同事請託的。當時徐永明出席時,雖然致詞5分鐘,但內容全是礦業法議題,完全與SOGO案爭議無關,更不要說沒拿任何錢,根本沒有檢方指控的所謂「期約協議」。

徐永明還暗指,有人利用他的名義在立法院招搖撞騙,是「政治金光黨」,會被起訴也是被「政治金光黨」詐騙,相信直到現在「政治金光黨」還在立法院橫行。他只是因為名字列在公聽會邀請函的正本,幫忙借了場地,出席了5分鐘就要論以7年以上的重罪,而那些「政治金光黨」卻認罪脫身,協商條件還是全中華民國最好的,實在難以令人接受。

徐永明說,除了嚴守分際,職務上的紅線也畫得很清楚。針對檢方指控吳世昌於2019年12月2日帶郭克銘、李恆隆到辦公室找他一事,徐永明強調,一開始就拒絕了郭克銘提出的立院公聽會規劃,而跟李恆隆首度見面,所談的也全都與SOGO案無關,李恆隆則自稱非常欣賞前主席黃國昌,是標準的「昌粉」,完全沒提到公聽會。單純的會面,竟被檢方指控成達成期約行收賄的協議。

徐永明強調,公聽會之前,他沒有打電話給經濟部官員,遑論施壓之說。至於洽借立法院紅樓會議室,不過就是平常的選民服務,立院會議室經常有民眾、學生參訪。徐的辯護律師指出,徐永明4年立委期間,光是幫各種民間團體洽借立院場地就有130次,平均每兩週就有一到兩次,有時水果價格低,還會有立委在紅樓辦活動、吃水果。

被指控為索賄窗口的吳世昌則質疑,檢方早就決定非要起訴立委徐永明,而起訴根本未曾收賄的徐永明,又必然缺不了一個所謂的「賄賂窗口」,於是為了彌補這個漏洞,自己就由證人轉成被告,其他包括搜索、偵訊等過程,都只是走個過場而已。

吳世昌說,難道檢方作法就是落實政治圈內所傳,明明知道徐永明沒收錢,卻要硬掛以「期約」這種莫須有的罪名起訴,以平衡民進黨、國民黨立法委員涉案後,時代力量也非清高,塑造「天下烏鴉一般黑」的假象,因此硬把他拉進來陪葬?

吳世昌強調,從每次偵訊卷證、審理過程中,幾位關鍵證人,即便是已轉污點證人的李恆隆和郭克銘,說法都相當一致,根本就沒有檢方誣指的「期約賄賂」以及「吳世昌是收賄窗口」的相關事宜。

吳世昌強調,從頭到尾都是無償幫朋友的忙,未作任何非法的事。當郭克銘想認識徐永明時,就幫忙引薦了一下而已,只是舉手之勞,完全沒有想向李恆隆跟郭克銘要一塊錢;至於幫時代力量政黨募款,更純粹因徐永明曾是他的老師,希望幫忙度過黨的難關。

吳世昌說,在那個時代力量近乎滅黨時期,他到處去問企業界的朋友,能否合法捐點款,捐款都是直接進入時代力量政治獻金帳戶,沒有一塊錢是透過他轉交或進到他個人帳戶,更沒有要求任何的退佣跟好處,純粹是理念的支持。

吳世昌指出,就算李恆隆事後想送錢給時代力量,也是透過一名律師助理陳虹羽,接觸當時的徐永明辦公室主任林鈺傑。雙方接觸過程中,李恆隆還詢問「看時代力量需要多少幫忙」,明確證明根本沒有檢方所說「民國108年12月2日,4人就約定好賄款金額200萬元的期約協議,而且由吳世昌擔任收賄窗口一事」。

吳世昌說,他認識徐永明多年了,深知徐的人品、操守與法律底線,即使面臨再大困難,徐都不可能做出憑仗職權與賄賂掛鉤的事,從開辦公聽會的波折過程、徐永明短短的到場時間、以及公聽會上徐理性不偏頗的發言內容等等來看,已經鐵鐵證明絕對不存在任何「拿錢辦事」的期約賄賂行為存在。

吳世昌強調,舉辦公聽會過程中,沒有扮演任何角色或參與任何作業。事後,郭克銘沒有表達捐款意願後,再也沒有向郭克銘或李恆隆問過任何捐款的事。檢方偵辦過程,迫使李恆隆、郭克銘轉為污點證人,再引用法條為兩人減刑,只要認罪協商就能脱身。當初檢察官也曾誘使他自己認罪協商,但因他堅持無罪而未答應,如今明明沒有的事,竟能誣指清白的人,根本就是司法不公。

吳世昌感嘆,只是單純幫朋友忙,竟被檢方構陷起訴,對個人身心狀況、個人名譽與公司經營都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害,一度得了恐慌症,公司股東也一度產生不信任感,引發經營權危機,差點連一手創立打造的公司都保不住。

照片來源:匯流新聞網記者謝東明攝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SOGO案/吳世昌痛批遭受司法不公待遇 被檢方構陷起訴

懷疑鄰居監視器涉妨害隱私 爆口角再告恐嚇妨礙名譽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