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蔣里專欄】該為「王的女人」做點什麼?
【蔣里專欄】該為「王的女人」做點什麼?

蔣里/資深媒體人

2006年社區組織者塔拉納·伯克使用「我也是(Me Too)」這句詞語,發起了一場草根運動,喚起被性侵犯的有色人種、特別是底層女性中推廣「用同理心實現賦權」。2017年女演員艾莉莎·米蘭諾在推特上鼓勵女性站出來揭發過去的不愉快,從此Me Too運動從好萊塢延燒到全球。

立委王定宇與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緋聞事件輿論沸沸揚揚,惟始終是王定宇一個人唱獨角戲,兩位「王的女人」連日神隱不發一語。日前,王定宇說8000元還是太貴、不租了;顏若芳與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鶴明則表示,因為私領域事件處理未慎,影響公務,表達沉潛檢討之意,深感歉意。事件似乎到此畫下句點,可是能這樣嗎?

民眾黨發言人楊寶楨點名民進黨婦女部、女權大姊大立委范雲應該出面聲援顏若芳。仔細想想,應該聲援的對象還包括王定宇太太李淑吟,因為這個事件如果真的是單純、正常的房東、房客關係,三位關係人大大方方澄清,何須躲躲藏藏、何須保持緘默、何須只聽王的一面之詞?

難道民進黨中央沒有辦法提供顏若芳一個公平的性平調查報告嗎?未來假設影響顏若芳的工作權與政治生命,甚至無法保障更多黨內的女性政治工作者權益,「Me Too」的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正因為立委王定宇權大勢大,三立新聞董事長林崑海當他靠山,民進黨派系湧言會帶頭大哥,讓兩位「王的女人」需要擔心、畏懼權勢而有難言之隱、有苦說不出,只能「被沉潛檢討」,可是一件如王定宇所說再正常不過的租房事件,究竟要顏若芳「被沉潛檢討」什麼呢?

試想,如果不是發生在政壇,而是一般工作職場上,類此遭權勢迫害、弱勢一方的女性,民進黨婦女部、立委范雲該如何保護當事人?女性在職場上的工作權又該如何被保障?還是像這樣請當事人回去「沉潛檢討」?

如果政黨發言人對於「正常」的房東、房客關係都沒有辦法說清楚、沒有話語權,事情恐怕並不如王定宇所說般的單純。民進黨中央欠顏若芳一個公平的性平調查報告,欠顏若芳一個申訴的機會。當然,假如黨中央調查真相證明王定宇所言不假,也可肯定他北漂租屋勤奮上工還他一個清白,相信酸民們就閉嘴了!

圖片提供:顏若芳臉書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蔣德綱專欄】小英怒了 誰想升官發財?

【蔣德綱專欄】逼宮江啟臣? 國民黨要繼續犯傻嗎?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