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胡文琦專欄】請問陳時中部長、就教李秉穎醫師一下
【胡文琦專欄】請問陳時中部長、就教李秉穎醫師一下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坦白說,原本以為只有人文政治領域才可能會有較多、較複雜「各說各話、自成一派」的無病呻吟空間,沒想到,一個理應較具「科學」、講究「實證與數據」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普篩、彰化縣政府目前刻正進行的抗體檢測等科學議題,近日所引發的爭論會持續延燒不止,為此,「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研討會」日昨特別在台大醫學院舉行,據悉,台大醫師指揮中心專家小組諮詢委員李秉穎和台大公衛教授陳秀熙等人,分別論述此番抗體檢驗的「優缺點」。

李秉穎醫師認為,抗體檢驗的學術研究應該要等到「疫情過後再做」,否則會有「偽陽性帶來的副作用」,而且「不會對現有政策帶來改變」,因為,台灣目前本土的「案例是『零』」。他還強調,按照廠商所提供的相關數據,「抗體檢測的偽陽性比率是0.2%」,如果台灣是零陽性率,0.2%就會出現「『震撼性』的偽陽性」,1000個就會找到2個人、5000個人就會找到10個人、1萬個人就會找到20個人偽陽性,「台灣看起來就會大流行」云云。

坦白說,筆者當然不是醫師也不是公衛專家,但套句流行用語,「台灣人又不是被嚇大的」,因而,對於李醫師的論點乃至現時衛福部似乎陷入不願公佈彰化縣調查結果的「心魔」,仍然必須提出幾點「庶民的經驗與觀點」就教,首先,既然各有「優缺點」,那為何不見傳媒同時公佈優點好讓大家可以比較一下?其二,所謂「等疫情過後再做」,那應是學術儀器與醫學技術上後續的紙上研究,而不是因為此刻生命親倫無價,首應講求實效時效與即時救治人命與健康的「良善正確人性」做法。

其三,所謂偽陽性的副作用,亦即「台灣看起來就會大流行」的弔詭辯證論述,其實才是決策「輕重緩急、優先順序選擇」最為嚴重的謬誤之處,試問,既然已知0.2%是「合理」誤差範圍值,那麼果若公佈彰化的調查結果,數據是在0.2%或20人以下,那麼不就可以更加證明「順時中」的篩檢政策可以被持續信任,但果若超過0.2%或20人以上,那麼不也可以立即發出「健康警示簡訊」?換言之,數據公佈的「效果與意義」,全然端視防疫執政單位究竟是抱持何種正、反積極與否的態度。

至於所謂不會對現有政策帶來改變,那就更像是一句「像極了愛情」不負責的幹話,講白了,倘若最大可能的客觀科學的警示數據,都擺在全民與手中握有「決策權的層峰」面前了,你還是不願意從善如流、過則勿憚改的「改變決策」的話,那麼老百姓也就只能認命承受「不只天地不仁」歡喜做甘願受的選票抉擇。其實,說到底,真正讓民眾疑惑不安且違反常人經驗法則的是,不止台灣最近所「輸出」的難堪案例不說,之前磐石放假軍士兵與女友的會面情愛等,難道都真只是「想想」而已?

新聞照來源:合成畫面/資料照片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胡文琦專欄】陳佩琪果然是位「賢內助」

【胡文琦專欄】陳佩琪確實沒說錯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