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數位匯流發展與問題】何吉森:後匯流時代監理者角色應重新定義 
【數位匯流發展與問題】何吉森:後匯流時代監理者角色應重新定義 

▲新台灣國策智庫座談會,邀請NCC委員何吉森進行分享,並邀集產業與學界代表討論。(記者胡照鑫拍攝)

匯流新聞網記者胡照鑫/台北報導

新台灣國策智庫以「數位匯流發展與問題」為主題,邀集產官學專家,探討當前受到網路衝擊的通訊傳播環境,主管機關應該以什麼角監管?NCC又應該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台灣數位匯流發展協會理事長吳世昌認為,台灣十幾年來數位匯流產業進步相當緩慢,「後匯流時代的通傳監理作為與省思」這個議題在當下很重要,攸關台灣未來數位通信傳播環境的未來。

NCC委員何吉森表示,NCC成立就是為了因應數位匯流,但是產業發展太快,法規落後太多,所以才會出現數位通信傳播法的概念,希望跟上時代腳步。至於以前稱為中度匯流或高度匯流,現在都以「後匯流時代」作為統稱。

何吉森表示,台灣已經在中度匯流的狀態往前走了,現在談匯流,很多問題都會跟寬頻社會跟數位經濟的議題相關,包括經濟、商業模式典範都在轉移,各個國家都已經在進行未來十年的數位基礎建設,像是寬頻網路建設,結合電子資通訊和行動網路,台灣的前瞻計畫當中也有這個部分。

吳世昌認為,很多國家的監理新思維值得台灣思考,網路數位匯流時代變化太大,舊的問題還沒解決,新的問題已經產生,以舊思維會跟不上因應速度,網路改變整個通訊傳播匯流產業,政府如何面對,引領產業發展非常關鍵。

台灣通訊協會理事長,台灣經濟研究院研四所所長劉柏立表示,監理是為了建立健全的事業發展環境,同時兼顧消費者權益,數位經濟時代價值就是資訊,大家都在說AI、IoT,可是國內沒有真正的服務出現,就是因為個資問題沒有得到妥善處理。5G時代到來,監理制度要向前看,4G之前都是說電信事業的發展,可是到了5G,會開創出新的事業與產業,產業新經濟完全要看台灣的監理機制能不能跟時代接軌。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認為,相較歐盟資安法GDPR,可以看出政治進程不一樣的國家,在政治監理及傳播監理的優先順序不一樣,歐盟透過GDPR標示平台在資訊迅速跨界流通時代,平台要成為關鍵性的角色跟責任,是非常重要的訊息跟里程碑,台灣的規管或監理單位值得效法或學習。

世新大學廣電學系助理教授林佳欣表示,台灣狀況比較尷尬,內容產製這一塊處於三不管地帶,NCC匯流法案調整部分,不管黨政軍、必載頻道、分組付費、媒體壟斷、廣電三法整併,整體看來還是偏向傳統電視的收視習慣出發,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看電視,如果匯流法案可以跟數位通訊傳播法整合,才像是一個完整的法規。

銘傳大學廣電系教授陳光毅表示,新科技平台如何管理很重要,主管機關不要想禁止OTT,不然有線電視業者也受害,但退一步看,其實臉書也是廣義的OTT,「禁不如導」是很重要的想法,科技帶來的改變,不要以傳統思維阻止進步,應該學著接受擁抱。

台北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黃銘輝指出,在NCC修法上看到一些問題,例如數位通傳法草案要求網路透明性,但是法條內容太過空泛,應該說得更明白清楚,才能讓大家覺得這個法律有監理力度,不像現在有些規定就是重複民法上的責任,有些要行政管制的部分又規定得不夠明確,變成打出一把鈍的刀,失去立法意義。

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秘書長陳依玫表示,很高興大家意識到現在就是一個創世記,在法規命令政策、甚至產業發展上都要有心理準備,可能要面對完全不同的想像,所以產業發展策略或在政策規管上,其實應該要有創世紀的心情跟心態。「平台治理是關鍵,內容為王是價值」,在數位匯流時代,內容業者屬於國家戰略及的產業,不是單一電視台的興衰榮枯而已。

台灣有線寬頻協會(CBIT)理事長彭淑芬認為,後匯流時代希望NCC體認到監理政策要有典範移轉,隨著時代進行改變,對於NCC揭示出來的願景、想法都很認同,但是在執行面上,希望主管機關的實際執行跟願景要吻合,以有線電視系統來看目前的規管現狀,比較看不到相對前瞻、進入新時代匯流的思維。

輔仁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姚孟昌表示,NCC的角色只是像世足賽裁判,負責吹哨、有問題再以VAR係輔助判斷,但總是要有一些管制作為,如果有更強的概念,透過頻道分配、科技整合、產業結合,以更完整想法達到目標就很棒。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新台灣國策智庫座談會】學者:以類比思維看數位匯流 監理機制必然發生阻礙

【新台灣國策智庫座談會】業者:鬆綁機制讓後匯流時代有新視野

新聞照來源:CNEWS資料照/記者胡照鑫拍攝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