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數位匯流發展與問題】業者:鬆綁機制讓後匯流時代有新視野 
【數位匯流發展與問題】業者:鬆綁機制讓後匯流時代有新視野 

匯流新聞網記者胡照鑫/台北報導

數位匯流對媒體與通訊業的衝擊,伴隨著科技創新的破壞性轉變過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何吉森認為,應該發展合於目標的產業架構,透過充足彈性的架構,回應市場及科技界的變遷,同時監理機關必須調整工作習慣,採取較積極的預防做法檢視法規,並在必要時修法。

中華民國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商業同業公會秘書長陳依玫認為,廣電產業關心的是本國話語權,還有文化軟實力的外銷能力,過去台灣非常有優勢,培養出來的明星到泰國因為粉絲太多,還要出動軍機開道,曾幾何時是韓國明星到台灣機場爆滿,這十五年來的消長太令人感慨,要是數位匯流能促成內容為王的價值,可以達到業界希望的多元理性。

陳依玫表示,在數位匯流時代有三個「中立」,以內容業者來說,無線台時代只有無線平台可以露出,有線電視主導時代就在有線電視上架,現在可以平台中立、科技中立、載具中立。但是內容在不同平台或通路上露出,必須要考慮不被盜版,在全球化、數位化的洪流下,還是認為平台治理是關鍵,需要有一定的治理或管制。

陳依玫指出,從DMA數位廣告協會公布的最新數據來看,2017年台灣全年的數位廣告330億,電視廣告剩190億,距離兩年前的死亡交叉,差距急速拉開中,依然沒有看到谷底;這330億當中有80%被Google與Facebood拿走,政策開放讓很多管不到的業者進來市場搶資源,聰明的政策應該是讓台灣業者可以獲利成長,分潤給社會,然後把國家軟實力帶到海外,才是正向循環。

台灣有線寬頻協會(CBIT)理事長彭淑芬表示,後匯流時代有新的視野,但是對系統來說反而是管得更加嚴格,希望有機會朝向鬆綁機制前進,整個媒體環境面臨革命性改變,一直呼籲媒體的定義應該要重新檢視。

彭淑芬指出,網路的影響力非常龐大,建議NCC針對「媒體定義」進行普查研究,確定後才有辦法在範圍內知道未來NCC對通傳產業的標準。NCC掌管通訊及傳播,但是通訊產值遠大於傳播,近年來NCC對傳播關注的眼光遠大於通訊,對媒體會用放大鏡檢視,在比例上懸殊太多,傳統管制思維造成比例失衡的問題。

彭淑芬說,比如OTT或系統平台明明做的是同樣服務,可是卻有管制不同的情況,相較於MOD就有非常大的落差,不用換照也不用評鑑,唯一要求就是開放平台而已,期待有機會檢視這個問題,讓有線電視慢慢走向像是OTT自由開放的狀態,對國內產業稍加鬆綁才有機會走出去。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新台灣國策智庫座談會】何吉森:後匯流時代監理者角色應重新定義

【新台灣國策智庫座談會】學者:以類比思維看數位匯流 監理機制必然發生阻礙

新聞照來源:CNEWS資料照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