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美國大革命」會發生嗎?
【投書】「美國大革命」會發生嗎?

雁默/自由撰稿人

偶讀一篇文章,潦作一篇速記。近日美國「大西洋月刊」登載了一篇「革命已在路上」(The Revolution is under way already),作者是美國印地安納大學史學教授蕾貝卡.斯潘(Rebecca L.Spang)。

「革命」是一個挺沈重的詞,斯潘在全文裡並未明確指出「已在路上」的,具體是什麼革命?僅僅將當下疫情在美國社會造成的失控與混亂,與法國大革命做了比較,她覺得今天的美國與法國大革命前夕的情景非常相似。簡單說,就是一個看似崩解的社會,失去效能的政府,以及政治派別間無可彌合的巨大分歧。

疫情將使世界改觀,這是許多知識分子與商業菁英隱隱感到的趨勢,但是現在大家都說不準人類文明將可能被病毒帶向何方。

該文最重要的觀點,是以歷史的眼光,反駁另一種論點 —— 新冠病毒扼殺了革命。此論點認為被疫情嚇著的人們渴求常態,而非深層次的結構性變化。所謂深層次的結構性變化,就是如同法國大革命那般顛覆性的社會變革,放在今日的美國現狀,可理解為資本主義,市場主義的大翻修,工具則是社會主義。角逐總統提名,民主黨黨內初選者之一的桑德斯,就主張這樣的大變革,但頗受年輕世代支持的他,還是黯然退選了。

斯潘反駁這樣的論點,她認為任何革命年代的特點,都是對常態的渴求,人們期盼動亂迅速被消弭。換言之,斯潘主張,正因人們迫切希望生活恢復常態,才形成了革命的契機,她並舉出了一些歷史材料作為論據。

這似乎是說,天下大亂,對有辦法結束混亂局面的人而言,形勢大好,而這些人會為社會帶來革命性的改變。但斯潘卻又否定了這種推論,她認為革命甚少是由特定人群策劃與實施的結果,而是在混亂中,不同人群帶著不同目的與動機各自尋求生路,然後逐漸匯聚在一起,成為朝向一個模糊的單一目標前進的力量。

這種歷史論斷的現實意義是,人民擁有對進路的主控權,儘管他們並不清楚自己有這樣的力量與機遇。斯潘只是希望透過預警,提醒人們在革命真實到來的時候,要做對選擇,避免局勢朝向壞的一面發展。

面對短期間飆高的失業率,斯潘對社會恢復正常狀態的可能性顯得悲觀,她從歷史中找線索,認為目前的混亂以及無法恢復常態的結果,會導致代表舊秩序的權力結構將遭到挑戰,並在動盪中走消亡。

然而,斯潘又因革命之後新局面的產生感到樂觀,革命期間是會令人感到不安,但也是產生偉大創造力的時期,而且是可以有意識引導至好結果的,只要人們將這場混亂視為革命的契機,並展開正確行動。

全文若草草閱讀,會抓不太到重點,但只要把作者的意圖也一併考慮,就會豁然開朗。斯潘顯然認為,千瘡百孔的美國社會必須迎接一場大革命,而作為一個歷史學者,她有道德責任以古鑑今,描述此時此刻與歷史重大轉折時刻的相似性,並引導人們避免犯下重複的歷史錯誤。

即便,作為知識菁英,斯潘自知推倒當今的權力結構與普羅大眾的生活慣性,難如登天,但冥冥之中,氣候變化與「病毒教育」等非人力因素,可能正在幫助渴望革命的她,完成願望。

因此可說,斯潘是一個有道德感與使命感的史學者,但會不會因此而來場「美國大革命」,尚待觀察。觀察線索是,美國各階層人民是否積極尋找逃生出口,而他們最終是否將匯聚在一起,向傳統權力結構宣戰。

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川普這場「讓美國重新偉大」的運動,也是讓資本主義痼疾惡化的加速過程,而已有愈來愈多美國人承受不起了。他們手上拿著有川普署名的1200美元支票,正惶惶然不知所措。

或許正如斯潘所言,革命正在路上。

照片來源:Pexels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搶口罩、搶呼吸器,美國還想當大哥?

【投書】霸道的哀求,三大美媒講理嗎?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