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司法與人的距離
【投書】司法與人的距離

陳語芯/專案經理

法袍下ㄧ顆仁慈溫暖的心,讓美國市政法院法官卡普里歐(Frank Caprio)在網路爆紅。

無獨有偶地,雲林地院2002年一起竊盜案刑事判決書裡,林輝煌法官寫到「他有嚴重口吃,說起話來,舌頭堵在上下齒緣,久久吐不出音來,臉部扭曲,深深的紋路,就更深了。」法官當庭取得檢察官及告訴人方面的諒解,協商案件的最後處理方式,判決裡提到「上蒼悲憫,願容卑微生命在這塊土地喘息。檢察官慈愛,願為可憐小人物委屈」、「法官願意相信,除非極度、極度的不得已,他會選擇有尊嚴的方式活下去。」在判決書裡,看到這麼人性化的文字,恐怕要翻轉許多人對台灣法官的印象。

近日在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很多立委以法律白話文運動為主題,提出質詢。立委林為洲表示,自己是中文系畢業,但他想問判決書改成白話文有什麼缺點嗎?判決書是要寫給當事人看,「又不是寫給法官自己看」,卻要使用「矧」、「渠」、「綦」、「系爭」、「益徵」、「尚難謂非無理由」等詞語,民眾看不懂判決書「並非無理由」。

無法探究在甚麼特殊背景下,造就判決書讓人難懂的風氣,只要有人願意改變傳統判決書的寫法,就值得掌聲與鼓勵。如果判決書讓當事人看不懂,連中文系畢業讀起來都有點吃力,那就遑論司法的品質了。司法是為解決人與人的紛爭,倒頭來若只是ㄧ堆生澀的詞句,還得費功夫或另請高明方能釐清,真不曉得還有甚麼意義。

還是喜歡那句經典廣告,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如今套用在司法上,一樣有異曲同工之妙。卡普里歐之所以爆紅,人性化的判決書傳為美談,只要有更多法官,站在當事人的角度,就會有更多美麗的故事。當司法民調信賴度低迷,如何拉近司法與人們的距離,在ㄧ紙判決書裡,或許已給出了答案。

照片來源: Unsplash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當病毒來襲 我看見台灣最美麗的「風景」

【投書】顏澤雅的論點確實值得民進黨參考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mail protected],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