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可買房 台灣為何做不到3-1】新加坡怎麼做到的?為何台灣「做不到」 - 匯流新聞網

NEWS

【新加坡可買房 台灣為何做不到3-1】新加坡怎麼做到的?為何台灣「做不到」
【新加坡可買房 台灣為何做不到3-1】新加坡怎麼做到的?為何台灣「做不到」

【新加坡可買房 台灣為何做不到3-1】新加坡怎麼做到的?為何台灣「做不到」

CNEWS匯流新聞網記者 陳弘志 專題報導

最近網路掀起熱議旋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一支影片中談到台灣年輕人買不起房,但新加坡人卻可以,絕大多數新加坡人都是「先買房,再結婚成家」,按部就班、毫無障礙。這支影片引起台灣年輕人的重視,質疑「為何地小人稠、高物價的新加坡做得到,台灣卻做不到?」到底新加坡怎麼做到人人有屋住,台灣能不能比照?引發許多民眾的興趣。

新加坡到底怎麼做到的?首先來看新加坡的國土面積,新加坡地小人稠,有596萬人立足在728平方公里上,人口密度是世界第三,其人口與面積規模,約略小於台灣的雙北。雙北人口是648萬人,土地面積2296平方公里,雙北面積比新加坡略大3倍。根據曾在新加坡理工大學教書的黃丙喜教授實際生活經驗,新加坡的房地產平均價格只有每坪大約新台幣22萬元,這個價格在雙北都會區難以找到,宛如「天價」之夢幻。

新加坡的平價住宅,到底怎麼做到的?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黃丙喜表示,其實台灣政府可以做得到,台灣的問題就是「國民的一般住宅」沒有與「有錢人的豪宅」分開來處理,新加坡是把兩者切開,所以做得到。

為何新加坡做到年輕夫婦、35歲單身族都能輕易買房

根據新加坡建屋發展局(Housing and Development Board,簡稱HDB)的資料顯示,2021年住「組屋」的人口比例高達近80%,這在新加坡是很平常的事情,人民生活也無須為房市負擔太多,可維持正常的生活品質。

新加坡也有極盡奢華的頂級夢幻豪宅,但從1960年開始實施「組屋」政策,新加坡政府鑑於居住是人生大事,也是人權最基本的需求,因此政府回收大約90%土地做為國有地,加上實施類似我國勞保、健保等公積金制度,每名勞工、上班族須從薪水中強制儲蓄,所存下的錢,未來也可用於買房的頭期款,或是房貸。在新加坡政府介入後,積極打擊不肖炒房,讓星國「住者有其屋」能徹底落實,買不起房不再成為問題。

新加坡的組屋,由於是國家政策,因此品質控管良好,跟台灣早期的「國宅」給人破敗不堪的負面印象截然不同。新加坡的組屋還會統一管理,社區有人定期打掃、洗地、洗牆,每層樓也有專用的垃圾管道,垃圾丟下去就好,「政府每個月會自動從你公積金帳戶扣款管理費,都很方便」。

新加坡的組屋賣的是「地上權」,因此售價便宜合理,一戶能擁有99年,需住滿5年後才能轉售。根據買過組屋的家庭表示,新加坡的平均薪水是台灣的2倍,組屋價格是經過星國政府嚴謹計算所制訂出「可負擔」的價格,因此有人在新加坡只花大約新台幣690萬元就買到新組屋,這相對於台灣人如果想在雙北買新房,動輒是1、2千萬元的房價,真如夢幻一般。

另外,台灣買房資訊不透明,許多是「灌水價」,但新加坡所有房地產的交易訊息與交易價格,全都在政府的網上可以查到,交易過程透明度極高,新加坡認為居住是基本人權,不是生意人可以任意掩蓋、造假或哄抬。

新加坡也不鼓勵一個人可以擁有2套組屋,如果要買組屋,只能自住;如果要投資第二套,就必需另繳印花稅等稅賦,負擔加重。如果父母想要透過信託方式,以孩子名義提前買房給小孩,新加坡雖不禁止,但銀行不會為購買信託房產的父母提供貸款,只能直接付清,也即是透過國家整體政策介入居住正義。

呂秉怡:看看美國、新加坡經驗 是怎麼做的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台灣與新加坡最大的差別,就是新加坡土地走向「國有化」後,國有土地不再出售,政府是最大土地供給者。至於台灣是施行土地私有化,土地都在私人市場裡。因此新加坡推動住宅政策,可以把土地供給與價格控制在合理的價位內,但台灣是隨著市場運作,持續被炒,價格不斷攀升。

呂秉怡分析,其實一間房子的建物成本只占三分之一,甚至低於四分之一以下,其餘大多數是土地成本。新加坡要推一個讓年輕人擁有房子的政策,能「控制土地」的差別就非常大,更遑論新加坡有高效率的政府,以及嚴懲重罰的社會制度,因此能有效控管。例如組屋想回賣,只能賣還給政府,且只能依據物價指數來計算相對利潤,無法肆意炒房,這都是台灣「難以碰觸」的。

呂秉怡表示,先進國家例如美國,都是透過制度設計,讓民眾不願意去囤房,不願把房地產當成炒作的投機工具。因為美國人持有房屋後,其房屋稅與地價稅是非常高的。以美國為例,稅金是台灣實質稅率的10倍,台灣因為房屋稅率非常低,只有美國的十分之一,因此成為炒作的天堂。

呂秉怡說,美國房屋稅制的設計,可以抑制炒作房價,況且政府未來的工程、公眾福利與稅收,都可以從中取得,無論之後興建社會住宅,或是針對弱勢者的租金補貼,就可以「取之於不動產,用之於不動產」,這也是台灣最需要解決的結構性問題。

呂秉怡說,政府若想真正回應年輕人購屋的民怨,就不能迴避採行健全房屋市場的具體作為,這些積極性作為包含稅制改革,實施囤房稅、空屋稅,也包括金融管制等手段,讓房價回歸合理的水準。如果民意壓力不夠大,政府不會、也不敢去碰觸這一塊。

照片來源:CNEWS資料照/pixabay/記者陳弘志攝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新加坡可買房 台灣為何做不到3-2】藥方大公開!學者:台灣其實做得到

【新加坡可買房 台灣為何做不到3-3】林右昌有心解決 他想「這麼做」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