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雁默專欄】「中天牛肉麵」少了哪一味?
【雁默專欄】「中天牛肉麵」少了哪一味?

雁默/自由撰稿人

因丁怡銘甩鍋事件而聲名大噪的「皇家傳承」牛肉麵店,因禍得福,饕客絡繹不絕:卻又因福得禍,先遭綠營側翼名嘴抨擊「落井下石」,後遭「民眾」檢舉其調理包來自地下工廠,疑遭「查水表」,這是假新聞還是真黑幕?

鏡頭轉向「關中天」一案,旺中集團與藍營以「新聞自由」為槓桿,欲撐起「黨國之禍」的歷史控訴,撰稿當天,「秋鬥」正在街頭爭食安正義與言論自由。自由主義加身,在台灣民主化後,向來無敵,但這次橫遭綠營搭「反紅媒」便車予以「國安打壓」,這圈自由光環正在快速減弱。

以上兩事混搭起來,我們看到了什麼景色?

「民眾檢舉」搭配「媒體獨家」,早已是台灣新聞景觀的一隅,甚至是新聞自由的象徵之一。但當新聞自由背後包藏「政治設計」時,自由主義者該怎麼面對?

誰是「民眾」?媒體的可貴與腐敗之處,就是它有保護吹哨者之權,不告訴讀者誰是消息來源。既如此,「民眾檢舉」與「官府查水表」就無法切割清楚。或曰,「查水表」的單位是侯友宜的新北衙門,這是睜眼說瞎話,民眾檢舉,官府就得依法調查,癥結在於「政治性查水表」的源頭是誰,手法又是什麼?

要說檢舉之「民眾」無綠色政治立場,鬼信。

我們應該在意的是,若「皇家傳承」查無不法,挑事的媒體與「民眾」有沒有法律責任?簡單說: 沒有。除非「皇家傳承」遭查出違反食品安全,情節嚴重到危害消費者健康,涉及刑責。檢舉內容若涉及刑責,那遭檢舉對象若查無不法,可對檢舉者提出「誣告」。

換言之,檢舉之真實目的,若只是要打擊對象的商譽,製造困擾,並不涉及刑責,原則上檢舉人就算有「誣舉」之嫌,也不容易被追究法律責任。但若檢舉之目的在於讓對象關門大吉,將老闆打入大牢,那這種檢舉才會自帶風險。一般而言,無論是政治性民眾檢舉,或是政治性查水表,都意不在置對方於死,而在於達到恐嚇目的,以免出拳未中,反傷自身。

此案的檢舉內容,針對的不是食安問題,而是未登記之地下工廠,處理的衙門是「經發局」而非掌管食安的「衛生局」,可見檢舉人的「分寸拿捏」十分精準,就算出拳未中,也不至於傷及自身。

一般民眾對法規的了解有沒有這麼精準,很難說,畢竟台灣社會「檢舉達人」滿坑滿谷,但利益對價關係值得注意。「檢舉達人」的土壤在於實質獲利,政治性檢舉有可能出自個人情緒,也有可能源於政治利益,而類似此案的情況通常只有兩種結果: 其一,查出違法,抵消了執政當局的政治責任。其二,查無違法,事件不了了之,無人受罰,但不利消息的繪聲繪影已造成商家困擾,應負政治責任的執政當局,一定程度轉移了焦點。

以上無論哪一種結果,都有利於政治失分的執政黨。這便是為何「潑糞」是民進黨最重要的奪權手段,無論潑糞者是自黨,或側翼,或選民支持者。

難怪藍營名嘴評論此案,譏酸「皇家傳承」是「牛肉麵界的中天」,此案要說不是政治案件,不信者恆不信。沒人能說是民進黨幹的,只是老闆想幹壞事,還需要自己動手嗎?這次秋鬥的主題之一,就是「反黨國」,所謂黨國體制,就是側翼滿天下,政治黑手到處摸。

只要經過計算,檢舉者不難避開「誣舉」之責,那報導者就更不用說了,「檢舉民眾+媒體」是政治側翼結構裡的重要一環,而此惡劣結構的保護傘正是「新聞自由」。

從「第四權」的角度觀之,設使這個結構針對的是當權者,容或有其正當性,但針對民間店家,何來正義?不過是媒體濫權的寫照,而此現象在台灣社會存在已久,背後不是政治利益就是商業利益。

因此,早在「關中天」消息一出,我的觀點就不放在言論自由的爭議,而放在「標準不清」。這碗「中天牛肉麵」加了重鹹的「言論自由味」,也不是不行,但少了「標準不清」這一味,在策略上就難以漂亮達標,也難以持續發酵 : 秋鬥了,然後呢?

當重點放在言論自由時,中天與藍營發出不平之鳴的同時,也保護了上述的政治側翼結構;但若主要訴求改為「標準不清」,那麼該被秋鬥的對象就包含了執政黨與其媒體側翼結構,此事就可以沒完沒了。

按照關中天的標準,沒有任何一家綠媒可以過關。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表示NCC此舉「不涉及侵害新聞自由」,本是「教條左派」的政治見解,查一查這個NGO與台灣執政當局的交流與其政治立場,就不會意外。然而,就算是RSF也不忘提醒,「對於未來其他媒體的執照審查,NCC也該秉持相同標準」。

標準,才是問題的核心,牛肉麵裡的牛肉,NCC公審一家綠媒我看看。

政治與媒體真能劃清界線嗎?其實全世界沒有這種例子,因為所謂民主國家,都容許媒體有其政治立場,有政治立場就有政黨傾向,有政黨傾向就有「側翼基因」,這是現實,是理想主義者永難跨越的障礙。

只要媒體有「側翼基因」,新聞自由往往就是政治保護傘,對一般小民而言,自由主義陳義過高,對政治玩者而言,它是在自己利益受損時的反擊武器,自由主義者,則是永恆的政治利用對象。台灣的媒體環境,標準曾經是自由主義,現在是極右主義,自由主義者想翻案,沒有可能不顧及現實。

以現實論,藍媒之中,也只有中時旺旺系統徹悟「中間路線是虛線」,大眾媒體是歷史特例,早早走入完全反綠的光譜,尋求小眾極大化以存活於市場。「韓流」便是這種思維下的產物,並確實取得可觀的商業利益。

而後被政治搓掉,蔡衍明應早有覺悟,那一場政治對賭就是輸了,贏者抄家才符合鬥爭常態。想再起,只訴求自由主義完全不夠,訴諸司法也只是走過場,還需要更有具體實效的策略組合拳。

輸掉上一場總統選舉戰役,蔡老闆對韓流的揠苗助長完全失策,在藍營系統裡內鬥郭台銘更是愚蠢,若此時無法團結所有可以團結的力量,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傳播平台謀求反敗為勝,空喊新聞自由的結局就是再一次敗給現實。

「皇家傳承」遭檢舉與鬥臭,看起來只是小小的社會事件,但它絕不是孤例,而是愈演愈烈,其背後暗藏極右肆虐的社會危機。旺中應本著媒體良心,追究類似事件的來龍去脈,揪出那個到處政治檢舉的病根。

自由別談太多,請曬弊案,重新找回是非標準。

新聞照來源:資料照片合成

《更多匯流新聞網CNEWS報導》

【雁默專欄】「亞洲北約」為何成不了局?

【雁默專欄】「兩岸川粉大本營」的惡趣味與真議題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