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張亞中專訪3-1】黨魂掏空「不忍心」張指自己有解方更義無反顧
【張亞中專訪3-1】黨魂掏空「不忍心」張指自己有解方更義無反顧

原以為平靜無波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在電視政見發表會時被張亞中一陣攪和,竟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他左批朱立倫是美國線民、右打江啟臣掉了滿地槍也不會撿。此外自己更倡議要成立伸張正義委員會,追查蔡政府的違法犯紀,衝出逾50%的民調支持度,讓人跌破眼鏡。

 

匯流新聞網記者何豪毅/專訪

胸口名牌掛著「孫文學校」四字,做為總校長的張亞中,給人的第一印象是近190公分的身高,加上修長的四肢,稍黝黑的皮膚與深藍色長袖襯衫,深鎖的眉頭,外形有些不搭。有別於歷來黨主席及其他候選人總是西裝筆挺,張亞中以如此形象參選國民黨主席,總讓人覺得好像哪裡不太一樣。

長年在台大教書,張亞中曾對黨部規定要繳1320萬元,才能取得資格一事發表反對意見。這1320萬中包括1千萬元保證金(以本票支付,當選後轉為第一年黨主席募款責任額),300萬元作業費與20萬元領表費,他對這些貴鬆鬆的定價頗有微詞,「對國民黨形象真的不好」。

鸚鵡救火寓言 強調自己:不忍心

其實在電視辯論之前,張亞中深知自己並沒有多少支持度,但為什麼還要花這筆錢投身參選?張亞中說了個故事:有隻鸚鵡見到自己住的森林著火,牠二話不說飛到河邊沾濕翅膀,再飛回森林,來來回回想用那幾滴水試圖救火,天神開口問牠,明知道沒用,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我每天都生活在這地方,我不忍心」,張亞中說,「不忍心」這三個字,正是他的心境寫照。

他說,自己曾為工程師,當過外交官,搞過社會運動,拿了兩個博士在學校教書,經歷過台灣幾十年來的變化,看到國民黨逐漸往下滑,「我看出了國家的一些問題,我們的靈魂被掏空了,我們的身份認同也不見了,這些問題都重重打擊整個中華民國立國精神」。

救黨當「槓桿」 目標是救國救兩岸

張亞中指出,整個感覺起來,台灣的這個國家的情況是越來越不好,兩岸關係災難好像越來越近,「回到我剛剛跟你講這個,我不忍心」,但他說自己試過許多方式,包括寫書演講,社會運動,甚至拍紀錄片,「我覺得如果真正要改變台灣,你可能需要一個好的槓桿,那是學者、包括社會運動是不夠的」。

於是他提出三項目標:救黨、救國、救兩岸。張亞中坦言,救國救兩岸才是他真正的目標,救黨只是他完成目標前所需要的槓桿,「就像孫中山,當時想是革命、要建立民國,他就成立興中會、同盟會,是一樣的概念」。

然而解嚴以來,台灣社會民情發展似乎與他所想的方向完全相反,這點張亞中心知肚明:「也許是我的人格特質吧,或者其實更重要的,是因為我認為我有解方,就是包括兩岸問題,當一件事情你有熱情而你又解方的時候,你好像比較更容易義無反顧」。

重蹈韓流?張:我知識強勇於辯論

假如當選黨主席,張亞中強調,他一來沒有派系包袱,二來也沒有家族企業,他會好好的把這個黨帶好,用這個黨的力量去改變國家,用這個黨的力量為兩岸的和平來做事情。

他並指出,電視辯論會之後他的民調都在50%以上,遙遙領先其他候選人,「這代表很多人當他們開始認識我,他了解我,那他一票會投給我,因為可以做出改變,投給我所代表的一個,可以改變台灣的機會、可以改變台灣的一個方法」。

對於自己所帶起來的這股風潮,被外界指如同韓國瑜的「韓流」,可能重蹈被民進黨用「亡國感」一招打死的悲劇,張亞中認為,自己與韓不同的地方在於,自己有豐厚的學識做為基礎,「我只要有鎂光燈,我願意不斷的講、不斷的辯論,我相信年輕人願意聽,年輕人是需要教育的」。

張:錯誤台灣史觀基於錯誤228認知

「我自認為我的知識非常強,我看問題看得非常清楚,面對問題我從來不迴避,我跟你正面的……不要說對決了,正面的請教。所以關鍵在於,你們有亡國感我同意,但是我們怎麼樣把這個亡國感避免,是不是更討厭中國大陸呢?還是你必須尋求解決兩岸的政治難題?」

張亞中強調,台灣年輕人被教育了錯誤的台灣史觀,錯誤的史觀是基於對228事件的錯誤認知,「這些我張老師都寫過書的」,他強調若當選黨主席,明年228他要在黨中央舉行電視辯論會,請民進黨派最強的三人來與他辯論,他認為年輕人未必能提出主張,「但年輕人會喜歡看,他們會分辨誰在說謊」。

照片、影片來源:CNEWS匯流新聞網攝影、剪輯、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張亞中專訪3-3】指朱江二人對美關係「初級班」吹哨基金有祕訣

【張亞中專訪3-2】左打朱立倫為美國線民 右批江啟臣派青年軍攻擊他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