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何豪毅專欄】請問部長 當初承諾要優先給醫護打的疫苗呢?
【何豪毅專欄】請問部長 當初承諾要優先給醫護打的疫苗呢?

何豪毅/政治線記者

新冠疫情搞了2020年一整年,最令人擔心的一幕終於出現,桃園一醫師疑似在院內救治新冠病患時中招,連帶自己護理師女友也染疫,桃園該醫院開始清場消毒,謠言隨之散布;經指揮中心證實,確診者初步足跡展開一看,桃園幾個知名商場赫然在列,鄰近居民人人自危,一時間風聲鶴唳,疫情逼近眼前。

不少人都想起,17年前SARS疫情期間台北和平醫院封院的那段恐怖經歷。未給予完整裝備及訓練的第一線疫情戰士,與大批病患共上千人,關在醫院裡「隔離」,醫護受到疫病與心理的壓力、家屬間親情的拔河、公衛道德與人性尊嚴的拉鋸,讓許多人備受煎熬。

SARS從2003年3月爆發第一例、第二例(台商夫妻)在台大醫院確診感染後,為第二例插管治療的蔡姓醫師在N95、防護衣、護目鏡等重裝備下,也因高燒住進隔離病房,成為國內第一起醫護人員確診感染SARS的病例。

當時對這項傳染力與致死率都極高的疫病,施予插管維持呼吸道暢通是病患生存與否重要關鍵,但插管過程醫護也受病毒極大威脅。2003年4月27日,高雄長庚醫院收治一名高燒且呼吸困難婦人,2醫師與2護理師為其插管,事後4人全遭感染,其中住院醫師林永祥搶救三週後仍病逝,得年28歲。

當時被媒體稱為「本世紀最嚴重傳染病」的SARS,在國內全體醫護人員神經緊繃、全民戴口罩加緊防疫的狀態下,半年後時序入夏而趨緩。整個SARS肆虐期間,全台灣共有346名確診病例,造成73人死亡,其中10人為第一線醫護人員殉職。

如今看來,我們對「本世紀最嚴重傳染病」的命名未免太過輕忽,新冠肺炎在17年後席捲而來,無論傳染途徑、發病症狀及病程都與SARS十分類似,但不同於SARS的是,新冠病毒顯然肆虐期程比SARS要更長,整個2020年過完,警報還沒解除。

是幸也是不幸,發展新冠疫苗的各藥廠屢傳捷報,從去年11月德國BNT疫苗獲准緊急使用授權(EOA)以來,陸續有英國牛津疫苗、美國莫德納疫苗等數種疫苗獲不同國家EOA。1月11日WHO宣布,全球已有40多國開始接種新冠疫苗,就連許多人仇恨、鄙視的對岸,都已有數百萬人接種了疫苗。

我國早在去年10月就有東洋藥品宣布可獲得最早一批德國BNT疫苗,按照最初規劃,原本應在去年耶誕節前後就可取得第一批200萬劑新冠疫苗,為第一線醫護人員施打,提供最先進的病毒防禦武器,然而盛傳政治力介入,高達百億元疫苗利益橫遭攔阻,疫苗採購計劃整整被延宕半年。

如今隨著桃園某醫院清空消毒,醫護相繼確診,第一線病毒防線正式亮起紅燈,做為媒體人,聽多、看多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官方說法,我們不禁要發出這樣的疑問:「請問陳時中部長,當初承諾要優先給醫護打的疫苗,到底在哪裡呢?」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痛恨變節!保護藻礁公投發起人潘忠政表態 支持罷免王浩宇

疫情影響/罷免王浩宇週六投票照辦 3種人依規定檢疫不得投票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