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小文子會客室》任公職、從政都隨緣!楊弘仁無畏受檢視親爆「私生活」
小文子會客室》任公職、從政都隨緣!楊弘仁無畏受檢視親爆「私生活」

匯流新聞網記者李盛雯、王佐銘、杜亞穗、許哲綱、程子奕、陳怡潔、李文成/台北報導

楊弘仁個性隨和、被認為適合從政,而他的真正想法究竟為何?若真的有天成了檯面上的公眾人物勢必要被備受檢視,那他到底怎麼想、要怎麼面對?楊弘仁在接受CNEWS匯流新聞網Youtube節目《小文子會客室》專訪時,親自吐露出自己所有的想法,同時也自爆可能會被有心人士拿來說嘴的感情事,用坦然的態度面對觀眾與讀者。

Q:剛剛訪談大家也可以感覺到你的熱心活力,你最近曝光也很多,因為政治的關係。去年本來要不分區的話,馬上進立法院了,會有更多人忽然認識你,也好奇你跟柯P的關係之類的。所以講一下政治的,到底有沒有要選?

親友認為個性適合從政 楊弘仁:從政、任公職看機緣

不少的長輩親友跟我的同輩,都會認為我的個性好像很適合從政,我個人也並沒有否認這樣的可能性。我認為我個人的風格,或是這二十年來歷練的leadership,有一定程度的leadership在,我認為我也很樂意從事公共事務,但是不是一定要當官或擔任公職,其實這是要看機會、機緣。

我就舉例,七年前我去幫王菲、李亞鵬,也是人家找我,三年前去KKR也是人家找我,這幾年來我們這些併購整合案,其實也都很少說是我主動的,包括我去史丹佛當訪問學者,也是人家邀請我。第一個我認為這是一個肯定,你過去的努力,或是你在做的事情,是讓人家肯定、或是有期許的,所以我不排除。但是其實以我個人風格來說,我很重視個人自由,所以我不喜歡當民代,我不會去做選舉這件事情,不是因為怕狗仔或是什麼肉搜這些事情,是我個人的個性,我不喜歡這樣。

但如果有個公職是不分區,或者是以後中央部會的什麼首長之類的,如果有被想到,那我可能會願意考慮,這是一個貢獻社會、回饋社會的機緣。您剛剛也特別提到,沒有每天在運氣好的,我們經歷過這麼多風風雨雨或困難,每次都是關關難過關關過,每次都會有貴人,這就是福氣。

人家叫福哥,這不是運氣,那為什麼有這個福氣?我認為從我父親開始,我們從事的行業是非常好的行業,任何時候都在幫助病人。我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甚至是去玩,我晚上在睡覺的時候,我們都有團隊不捨晝夜在幫助病人。我現在雖然沒有真正在看病人,但我每天也在幫我的親朋好友們,他們有困難,不是只有在敏盛,在台大、在榮總、在長庚他們沒有床,我去幫忙去安排、幫他們找,甚至我也可以幫你介紹好醫師。這個我認為都在幫助人,所以是非常好的行業,只是有點辛苦。但是比來比去,福報也好,那種成就感也好,那辛苦都不算什麼。

Q:所以你剛剛提到說那公職呢?

A:公職我認為不排斥,像我父親擔任過立法委員,我非常好的一個偶像長輩,詹啟賢先生擔任過衛生署署長、總統府資政,甚至跟國家領導人擦肩而過,我都認為他們是我很好的Role Model。是不是有一天,我去當那個位置,不是我能夠去想像的,但是如果能夠被想到的話,我會義不容辭,但是叫我去做選舉,我不喜歡。

當公眾人物勢必要受檢視 楊弘仁自爆爭議感情事

Q:你要選就有人要爆你的料,你自己先爆一下好了!

A:我私生活算是多采多姿,所謂多采多姿並不是指感情生活。我很坦承跟大家講,我有一個很好的太太,但我們因為感情因素或是價值觀因素分居了。因為她是印尼華僑,在後來事情變比較複雜前,她有參與在我們醫院的經營,在裡面負責醫美的部分,但後來在想法上面,還有對小孩管教上面意見不太一樣,所以我們後來就分居了。

在十年前,那時候分居是一個很自然的結果,不是我們先分居或協議分居,沒有到那麼嚴重。而是說她是印尼華僑,剛好在十年前開始,印尼、東南亞的經濟上來了,所以她剛好有一個機會回去幫她的娘家經營事業,很自然的我們在地理上分開,這樣反而感情變好,她幫我生了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其實都很好。

兩個兒子現在也大學畢業了,都在大陸奮鬥發展,他們沒有從事醫療我完全不介意,他們喜歡什麼,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我大女兒現在在美國讀大學三年級,她讀應用心理學,我覺得非常好;小女兒現在十五歲在印尼跟著媽媽念國際學校,我覺得也非常好。

那我這十年來是怎麼過的?其實我是有一個很好的現任伴侶,因為我跟我太太是分居沒有離婚,所以我現在的這位女士、我這位伴侶,其實我們沒有正式婚姻關係。我很開心她在去年幫我生了一個兒子,我爸媽也很開心,那其實你說這叫做小三或這叫做什麼嗎?沒有,我們都很公開。兒子我們已經完成認領手續,然後我在FB、在微信上面、在公開場合裡面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認為其實沒有太大的問題。而且我很感謝這一路以來,關心我、支持我的很多同性、異性朋友以及長輩們,他們對我的關注非常感謝感恩。

不認為私生活與從政有衝突 楊弘仁親吐成熟、健康的感情心態

Q:問一個直接的問題,這位伴侶之外,花花草草紅粉知己還是會層出不窮,你自己怎麼去看待這些?

A:沒有,我不能說我是一個有潔癖的人,但是我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自律的人,就是說該有的分寸我會有分寸,我喜歡逗女孩子開心,我也認為這個我跟大家在一起不管同性、異性在一起,我們認為都開心就好,但是開心會有分寸,因為我認為我是一個負責任的人。

我在學生時代其實就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我父親是一個名人,如果我把事情搞砸的話,其實對大家都不好。我又是一個怕麻煩的人,所以我會很清楚事情的分際。跟我交往過的女孩子,或是同性、異性朋友,其實都會理解我不是一個亂七八糟的人,但是這個評價在個人,我只能這樣子說。

Q:所以你自己的生活跟從政這事情上面會不會有所衝突?

A:不會,其實我認為台灣現在正在經歷一個過渡期,我們都很清楚在歐洲,以法國來說,超過百分之五十是非婚生子女,就是婚姻這件事情是不是還是一個道德上的標準,像我們剛剛提到過醫院是不是還是公益機構、醫院的醫療品質是不是還是以道德做為無限上綱一樣?這都已經是過時的觀念。我倒過來說,有些人反而是除去婚姻形式然後什麼都不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不過不能批評、批判他們,基督說我們沒有資格批評別人,我們只能說我不是這樣子的人,我們反求諸己。

我認為我想負責任,那我原來有我法律上的家庭,如果太太現在在印尼發展,有一天她說有新的感情,她來主動跟我提離婚,我會祝福她,我很乾脆。可是只要她沒有提,我們還是維持目前這樣的關係,還是維持一個形式上跟法律上的家庭,我認為這對於任何人都是好的,沒有必要去做任何的調整。

但是這個一定會對不起現在跟我在一起、照顧我十年的這位太太跟小孩,也不公平,但看是要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如果從法律上、道德上或許是如此,可是實質上他們不但做為我的後盾,他們其實才是真正擁有現在完整家庭的一群人。我爸爸、媽媽也很開心,現在終於也是到含飴弄孫的時候,我的原任的太太幫我生四個孩子的時候,他們還年輕還在奮鬥。可以想到二十年前,他們逗孩子的時間非常短,現在能夠每個禮拜花很多時間在含飴弄孫,我自己都覺得我也很開心。我其實也是一樣,二十年多年前,那時候我事業剛起步,辛苦得要命,哪有時間去管他們?現在想起來也是覺得有點虧欠,但現在我可以有比較充裕的時間去照顧我的小孩子,我很開心也很感恩。

盼成斜槓人生典範 楊弘仁呼籲珍惜台灣多元價值

Q:你可能是中華民國史上對這件事情能夠這麼坦誠面對,而且已經完全思考過然後很坦然願意分享的第一個人,我想可能也沒有別人了。

A:我認為其實大家想的東西都差不多,只是大家會礙於很多的意識形態,這我個人經歷過,就是我的大學同學,台大醫學系的同學裡面起碼有三分之一 ,就算沒有也有百分之二十其實是因為成績好進醫學系,然後對醫學一開始都沒有興趣,就連我爸爸都是一樣。我也很佩服其中的幾位就非常有勇氣真正放棄,連醫學系都沒有念完就去從事其他的,現在也是做出一片天,甚至更好的一片天。我希望台灣年輕一代不要再被我們之上的那一代,被用一些傳統、似是而非的價值觀框住。

我認為現在的斜槓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我剛好做為一個斜槓的一個典型。不要說模範說典型,我很樂意跟後輩分享這件事情,我覺得法律、道德這些框架,已經沒有辦法在框住台灣的社會。我認為台灣現在社會最重要的價值就是多元,就是跟對岸比起來我們是多元的,但我們在對岸工作生活,我在美國接觸過大陸同胞也都很優秀。可是我認為最大的差異就是台灣已經走到今天,我們要很珍惜的去捍衛我們所得來不易的這個多元價值,那我剛剛所說的東西,其實就是多元價值的一部分。

照片來源:CNEWS資料照、楊弘仁提供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小文子會客室》世界六大馬就跑7個?楊弘仁給馬拉松初學者的建議有這些

小文子會客室》放棄行醫改學企管翻轉敏盛 揭秘楊弘仁的真實斜槓人生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