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美國社會的「囤憤」 自由派絕非無辜
【投書】美國社會的「囤憤」 自由派絕非無辜

雁默/自由撰稿人

佛洛伊德事件算新聞嗎?不,圍繞在此案的一切,都是舊聞,在美國可謂屢見不鮮。那麼為何此案燎原,所引發的社會運動甚至擴散至許多西方國家?因為佛洛伊德死前那句話歐巴馬「I can’t breathe」引起了廣泛的共鳴,未來審視2020年大事件,此言或將成為影響力最大的年度詞彙。

被觸動的人心,並不僅止於深受種族主義壓抑的族群,在疫情中感到沮喪的人,在川普政府治下累積憤怒的人,早對警方執法態度不滿的人,痛恨美國槍枝氾濫卻無力改變的人,失去工作也沒有積蓄的中下階層等等,所有不同原因的憤懟都找到了宣洩出口 …..「I can’t breathe」一句話所撐開的出口。

美國,就是一個「囤憤」的社會,這也不是新聞。

種族,槍枝,自由派與雙標

「黑豹」獲得奧斯卡獎的那一刻,許多人以為美國黑人總算獲得了較為平等的社會地位,因為就專業論專業,該片根本沒資格獲獎。然而,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白人已經連續幾次公開揶揄,只要電影夠「黑」就該得獎,要不然審鑑單位就是種族主義者。

這些看似玩笑話的背後,其實都是對自由派矯枉過正的指責,而這種諷刺是明智的,因為在種族問題上揠苗助長,只會造成部分白人族群「囤憤」,強化「川粉」的忠誠度。川普,就是一個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他的基本盤如此穩固,得益於自由派長年的進步主張,逐漸教條化的結果。

從紐約時報到CNN,主流媒體多是自由派,而這些媒體是保守派Fox的票房保證,到底要「撐警」還是「撐暴民」?自由派向來是游移不定並明顯雙標,但Fox立場鮮明,當然獲川粉青睞,哪怕是要他們往自己肺裡注射清潔劑。

覺得「I can’t breathe」的,更早恐怕是奧巴馬8年任內的反對者們,他們孵出了川普。

說到自由派雙標,中國人感受最深。去年香港事件爆發後,美國國內接連發生了重大槍擊案,根據「槍枝暴力檔案」(GVA)統計,整個2019年美國發生417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創新高(注1),尤其在後半年,美媒「今日美國」稱: 美國或已步入大規模槍擊時代。

然而,佔據大部分自由派媒體版面的,卻是香港事件,而且明顯「撐暴民」。

國內破紀錄的屠殺事件頻傳,美國自由派卻鼓譟香港暴民打砸燒搶,甚至譽為「最美的風景線」,同時妖魔化港警執法。現在中國人將「最美的風景線」還給美國,保守派甩鍋,批評中國趁機製造「虛假信息」,唯恐美國不亂(美國本來就很亂了好嗎)。

比起保守派迅速地政治化慘案,自由派內部由於雙標而產生矛盾,不能不高舉「撐價值反暴力」,卻又難以「撐警」。為了避免自我打臉,只好拿香跟拜保守派,政治掛帥,將焦點再度轉移到「港版國安法」,將氣出在美國暴動下的中國宣傳攻勢。

換言之,自由派兩面樹敵,不但無法自圓其說,還消耗了一半的彈藥在攻擊中國,這個相對虛幻的對象。那麼,在價值層面真正該關心的種族與槍枝痼疾,就變成了聊備一格的議題。

時間距離佛洛伊德事件不遠,2月,美國喬治亞州一對白人前警官父子(Gregory and Travis McMichael),槍殺一名無辜的黑人青年阿貝瑞(Ahmaud Arbery)。74天後,白人父子才被逮補,而且是因為兇嫌追殺受害者的影片在5月初曝了光,檢警才迫於輿論壓力執法。

這起事件,無疑也是佛洛伊德事件能燎原的背景之一,如果兩起事件沒有影片為證,讓人們直接目睹,恐怕激不起火花,因為遭差別對待是美國社會裡非白人種的「日常」。

試問,自由派媒體在追索美國痼疾的力度,比得上在香港問題上說三道四的力度嗎?

揠苗助長「進步價值」在先,雙重標準在後,讓川普反擊自由派簡直易如反掌。槍枝氾濫?奧巴馬任內有解決問題嗎?種族歧視?來來來,自由派跟我一起指著中國,大家就沒事 ; 社會暴動?不撐警,難道民主黨要支持暴力打砸搶燒無辜店家?

大家都還記得,在應對去年香港事件的態度上,比起自由派的煽風點火,唯恐中國不亂,川普的公開態度相對低調(雖然嘍嘍在暗中作妖),這成了他現在反擊自由派與民主黨的雄厚資本,就算揚言動用軍隊鎮壓暴動也不算違和。

於是,自由派忽然警覺,佛洛伊德事件竟可成為川普轉移疫情處理失當的政治攻防,而且贏面不小。

炒做香港議題讓自由派首尾失顧,進退無據,而且犧牲了矯正槍枝與種族問題的良機。奧巴馬舉旗反暴力,要求選民以選票討公道,但他的自由派同道卻分心在香港的小型抗議集會。

現在美國自由派選民已然分不清楚,在天秤的兩端,種族問題與香港問題孰輕孰重?只覺得心中的「囤憤」找不到政治出口,只好投入參雜暴民的街頭隊伍裡,高喊「I can’t breathe」。

暴民,革命,自由派與兩難

雙標,不是自由派獨家,美國保守派也一樣,只是在價值訴求上「律人甚嚴」又過度自我標榜的無疑還是前者。

現在他們得面對的是,如何處理「自由派暴民」?

「物極必反」是真理,一個深刻分歧的社會,只會永遠處於兩極擺盪,來回之中,深埋動盪的因子,互相對立的人們都覺得不能呼吸。美國自由派批評川普不配稱為領導者,這是實情,調和鼎鼐本來就不是他的任務,能勝出掌權的唯一原因,是因為他在幫助另一半的囤憤選民出清「庫存」。

即便民調支持度較高,拜登選情為什麼顯得欲振乏力?因為其競選團隊始終沒廓清要為哪種選民釋放囤積的憤怒。遭川普譏刺為「瞌睡喬」,「無足輕重」,拜登的存在感確實低到可笑。

因此,反川普的選民只好自立救濟,留心所有可能「倒川」的火種,火上澆油,這卻使得民主黨選情蒙上陰影。

4月份,已有自由派歷史學者以「革命正在路上」為題,將目前美國的病情判斷為法國大革命初期的等級。該文與其說是預判,不如說是慫恿一場大革命,顯示自由派的囤憤已經到了不宣洩不行的程度。只是,民主黨準備好一場大革命了嗎?

在歷史上,暴民與革命者往往是一體兩面,簡單說,贏了就是革命,輸了就是暴民。前者一切行為都將被合理化,後者就算動機正義,也不免遭「歷史監禁」。

當川普揚言這場暴動是國內恐怖份子所為,並要動用軍隊時,一場大規模鎮壓已然啟動,但是,鎮壓前鋒卻是民主黨人。只要民主黨懦於將此事件號召成革命,暴民的頭號敵人便是自由派政客。暴民隊伍裡有純粹趁亂想撈點油水的中下階級弱勢,有些是認為和平示威無用的反種族主義士兵,有些是只想「倒川」的自由派選民。成分複雜,所以讓民主黨卻步。

在大部分的例子裡,暴動造成的結果會和初衷相悖離,我很想知道當初那位寫「革命正在路上」的自由派學者,怎麼看當下的暴動。最可能的情況是,自由派菁英會觀察情勢,在暴亂足以推倒執政者時,倒向革命的一方,但若局面相反,會與暴民切割。

明智的人都知道,暴民獲勝的機率一向很低,菁英若選擇集體觀望,那輸面更大。

現在的動亂是美國弱勢階級的主場,訴求反壓迫,大量釋放囤積已久的憤怒,一向強調人權,反歧視,重視弱勢階級的自由派菁英倘若怯於加入隊伍,民主黨很容易兩面不討好。但若勇敢加入,就有被川普劃為恐怖份子的風險。

這是一個大難題,但也純屬活該,平常滿口仁義道德,在要命的關鍵時刻,人民一驗貨就知道真偽。

作為遙遠的旁觀者,標準一致,去年撐港警,今年也撐維持秩序的美國警方,因為暴民會傷害無辜的店家與民眾。至於防暴執法是否過度,那是另一個問題,釐清是非也挺簡單,對照去年港警執法尺度即可。

疫情高燒時,我去電關心住在紐約30年的母親,她說,上帝正在懲罰美國的敗壞,這是虔誠基督徒的視角。對無神論者的我而言,懲罰美國的不是上帝,而是美國人自己。

最後說一句,去年撐港搞暴力革命的蔡英文,現在對美國內亂一個屁也不敢放。

注1: 2018年337起,2017年346起,2016年382起,2015年335起,2014年269起

照片來源:WLNS.com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官員不認錯 百姓苦難受

【投書】國民法官制度架空民意 司改難以起死回生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