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失去行政權已成定局,但立法權我們必須拿回
【投書】失去行政權已成定局,但立法權我們必須拿回

王襄君/獨立政治評論員

2020總統大選,雖還沒投票、開票完成,但我相信認為這場總統選戰已經提前結束的名嘴或長期研究台灣政壇選舉的學者專家們應是多數。除了韓粉或是部份不滿意韓、”我心已死”但仍不甘願讓蔡英文當選、而打算含淚含恨投票的藍友以外,絕大多數無分藍綠、有選舉權的人都毫無懸念的認為蔡英文勢必連任了!

長期支持國民黨的人自然是不會希望國民黨敗選,然而,有鑑於他們都很清楚的認知到韓國瑜幾乎已經自行放棄選戰了,而且他們也不願意把自己珍貴的選票浪費在一個他不認為是適當總統人選的韓國瑜身上,所以,他們也不能不思考該怎麼在行政權勢必拿不回來的情況下避免全輸,那就是 「立法權」一定、必須、絕對要搶回來,免得蔡政府全拿、一黨獨大、為所欲為。

為什麼說韓國瑜已自行放棄選戰了?其實,我們仔細觀察這一、兩個月韓國瑜的行徑便可看瞧出端倪。

我想,他一選上市長後就立刻認知到自己是沒有能力當個稱職的好市長的。說得實在的,他坐不住。你要他開開心心的喝酒聊天打屁說笑話,這他很願意,這是他最喜歡做的事,也是他失業十幾年以來最常做的事。但是,你要他乖乖地坐在辦公桌前看公文、批公文,這對他而言實在是件苦差事。

我們也許不能用「過動兒」這個名詞套在他身上,畢竟,這必須要有專業醫師的確診及診斷報告,但我們可以確定韓國瑜是一個好動者,他坐不住的,他也怕被人管。但是,身為市長,他不能逃避被議會質詢的責任,從第一次的回應跳針 「高雄發大財」開始,他就很想遠離或逃避 “當市長” 這件事了。

有人會說,都不想當市長了,怎會想當總統 ? 總統的責任更重。

問題是,他選總統的初衷根本不是想擔下重責大任,他純粹只是想賺選舉補助款,就算真的不小心僥倖被他選上了,反正還有行政院長會幫他處理國政、幫他去立法院接受審議和質詢,他只要偶爾見見外賓喊喊口號說些幹話出國訪問 (就跟現在的蔡英文一樣) 即可。

但是,他後來發現到選舉補助款不是給他這個總統候選人的,而是由所屬政黨取回。更讓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的黑資料越爆越多、一年前的媒體寵兒變成現在的票房毒藥、每一次的政見發表都會為他帶來更多的罵聲。他赫然發現,選總統這件事越來越不好玩了。他從一開始的欲拒還迎,到後來的Yes I do,現在則是想下也下不了轎,因為環繞在他四周圍、為了自身利益不讓他下轎的人太多。弄到最後,他索性來個「擺爛、裝聾」策略。

面對民進黨提出的所有質疑,他幾乎都是用四兩撥千斤、丟給發言人處理的方式來因應,公開行程少得可憐,放任其張姓副手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他可以擺爛,他可以選後去搖飲料,但是,國民黨不行。為了全國百姓的未來,身為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必須擔起制衡的角色。

失去行政權已成為定局,但是,立法權我們不能再失去了。這回大選,立委席次一定要過半,不管是區域立委選舉或是不分區立委部份(政黨票),國民黨支持者絕對不能缺席。

我們在此呼籲,立委的部份,棄小黨保國民黨,不要浪費票源給其他小黨,你也許不滿韓國瑜,不想投給他,但請理智的斟酌利弊得失,不要將對韓國瑜的怨氣延伸到其他無辜的立委參選人身上。請立委票、政黨票一定要盡可能的集中選票給最大在野黨國民黨及其人選,這樣才能發揮最大的 「制衡蔡政府」 功能,才不至於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保送了民進黨邁向更集權更獨裁的東廠化之路,若真如此,絕非中華民國百姓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