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性暴力與稅暴力 - 匯流新聞網

VIEWPOINT

【投書】性暴力與稅暴力
【投書】性暴力與稅暴力

簡樸/退休人員

最近,台灣掀起了一股MeToo風暴,引起了國人對性騷擾事件的關注。日本放送協會(NHK)於2022年針對曾遭受性被害(包括性騷擾和性侵害)的受害者及其家屬進行了一項調查問卷,其中有24.3%的受訪者回答表示他們完全無法繼續上班並被迫辭職。根據估算,放任職場性暴力造成了超過2兆5千億日圓(約5501億元台幣)的經濟損失。

筆者觀察到,「稅暴力」也存在著相似的問題,即上位者利用稅與法的權力對民眾進行財產與身心的侵犯與壓迫。在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下,大多數民眾選擇忍受,因為即使他們舉報,可能無法獲得正義,甚至可能遭到報復。

台灣的稅務機關在追求稅收的渴望下,長期容忍稅務官員無理由無證據地開出錯誤的稅單。這些收到錯誤稅單的民眾,就像遭受性暴力的受害者一樣,處於極不利的處境。其中不敢得罪國稅局者,通常選擇忍痛繳稅或協商,以免招致報復性的查稅騷擾。而那些想要反抗錯誤稅的人,卻面臨著自行提供證據的困難。他們若想要提出申訴救濟,面臨名存實亡救濟制度,除了無法獲得正義,他們還可能遭受更大的痛苦和傷害。

以張小姐為例,她在2000年父親去世後收到了一份父親被認定為納稅人的地價稅單,但在處理父親遺產繼承時並沒有這塊土地的相關資訊。當她去稽徵機關解釋情況時,處理人員要求她自行提供證據證明這塊土地不屬於她父親的。同時,他們還以拒絕繳納稅金和滯納金為要脅,威脅將她的案件移送給主管機關以限制她的出境。張小姐無法提供相應的證據,且由於工作需求常常需要在國內外差旅,她非常擔心被限制出境後無法出國。因此,她只能妥協,繳納了20多萬元的稅款。直到2011年,最終才證明該塊土地並非張小姐父親的,而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人的土地,並且願意退還稅款。

張國雄是大羅建設公司的前負責人,由於行政執行署台南行政執行處追不到大羅建設公司的欠稅,轉將他這位「前負責人」限制出境,還傳喚他的老婆到案說明,張國雄說:「我太太明明是監察人,卻被要求以董事的身分去說明,簡直張冠李戴,違法濫權。」稅務陰霾籠罩,全家人心情受到嚴重影響,最後導致張國雄妻子敗血症猝死,兒子也跳樓自殺。此案延宕9年,直到2011年張國雄才被解除限制出境。

以上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那些承受稅暴力的人,有些人只是花費了金錢和青春,而更嚴重的,甚至導致家破人亡。台灣每年新增超過千萬件」,等待強制執行的欠稅欠費案件數量,這足以證明受稅暴力影響的人數絕不亞於性暴力的受害者人數,其對國家整體經濟的影響巨大更是難以估計。令人遺憾的是,性暴力的受害者,隨著MeToo運動,陸續勇敢挺身而出,揪出傷害自己與社會的狼但迄今為止,稅暴力受害者,面對強大公權力而更畏懼對抗,而執政者也選擇沉默,因而,放任這股黑暗力量持續地傷害人民和國家。

照片來源:Unsplash示意圖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張峻綁架議會以權謀私?花蓮鄉親拒絕被操弄!

【投書】從柯文哲在台北市的財政紀律檢視個人能力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