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匯流會客室】馮建三:政府可開放投資媒體 管理要民主化與透明化
  • 字級
【匯流會客室】馮建三:政府可開放投資媒體 管理要民主化與透明化

匯流新聞網記者蘇元和/台北報導

【匯流會客室】這次訪談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在媒體改造與公共媒體研究議題上,甚至是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議題,教授馮建三深入淺出的精闢見解,本文要帶給讀者不一樣的觀點。

【前言】

台灣有線電視受有線廣播電視法與廣播電視法的規管;中華電信MOD則受電信法管轄;網路影音則無法可管。

因應數位匯流趨勢與發展,牽動國內電信、有線電視、頻道、OTT、內容產業以及整體匯流產業發展的「新匯流五法」,其中,在媒體交易案屢備受爭議,掀起檢討聲浪不斷的黨政軍條款,以及引關注的反媒體壟斷法,在NCC已啟動的廣電三法修法工作小組運作後,能否順利達成共識,加速推動立法制定,將是今年下半年與明年立院上會期的重頭戲。

數位匯流趨勢不可擋,無法與時俱進的黨政軍條款持續阻擋台灣電信業者、廣播電視、媒體公司的資金挹注,導致無法轉型成為數位匯流整合性平台,台灣的電信、網路、與廣播電視不但匯流不成,不能迎頭趕上國際趨勢,最後只能等著被跨境與跨產業競爭的國際OTT業者殲滅。

在數位匯流相關產業發展及動向上,「匯流會客室」系列專題報導將針對重要的議題,透過訪談專家學者以及產業人士並進行深度對話與探討,為台灣數位匯流產業發展把脈。

以下是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接受《匯流新聞網》訪談的摘要內容:

中華電領軍其他業者共同投資製作本地節目

備受關注的「廣電三法」之中的黨政軍條款應鬆綁的程度與面向為何?方能有助台灣數位匯流的產業發展?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分析,三台早就退到後段班,而台灣電視在內的各種傳媒,疑難雜症不但叢生,應說更已變本加厲。只是,病情惡化的根源,偏偏不是黨政軍。

他認為,黨、政、軍三者不同。若三字連用而不肯分辨就是別有緣故。一是昧於歷史變化、固守僵化的意識形態,此可以諒解,溝通後或許能廓清。另一是想要混水摸魚,以「軍政」掩護「黨」私的利益。

他也指出,所謂私人的利益意旨:投資政府擁有股份的公司,那怕政府只是擁有區區的百分之一股份,依照現行法規,卻會注定無法投資廣電產業。而這類公司卻如同遭致歧視,他類公司在購買廣電產業時,自動就有優勢,得到了減少競爭者的利益。另一面向意指,無論是行政機關如國家通訊委員會(NCC)或是立法委員,在制訂法規時假使仍然固執將三者視同看待,那麼,背後必有私心見不得人,要圖利特定政黨。

馮建三表示,黨、政、軍不同,要分開看,黨可禁止投資媒體,但政府可以開放投資媒體,且管理要民主化與透明化。

此外,擁有交通部持股3成股權、有官股色彩的中華電信MOD如何在黨政軍條款的鬆綁下提高競爭力?馮建三表示,由中華電信領軍,提攜其他業者,聯合一年投資新台幣50至100億製作本地節目,彼此另定據此製作完成的節目(在無線/衛星/OTT等方式)流通與使用程序以及辦法,依據各自出資比例或其他方式,分享可能有的利潤,也分攤可能有的風險。

「沒有人要做,市場就是失靈,政府也不可能帶頭做,買國外的內容又那麼多錢。」馮建三認為,中華電夠大,不只是為股東利益,而是為國家利益思維前進。

政府速修法 不宜使台灣電信與傳媒集團少於3至5個。

近來有關於反媒體壟斷呼聲再起,馮建三直指,反壟斷名稱不對,應改為「垂直整合壟斷防制」,法律名稱可以改為「多元維護與垂直整合壟斷防制法」,不是完全防止垂直整合,而是要讓台灣區分作為4至5個集團,其中一個必須是公共廣播電視集團,或公共服務媒體集團,他進一步說,可以評估中華電信與這個集團可以產生的關係。

馮建三表示,依據各集團的市場壟斷地位與市佔率,規定其對於台灣影音圖文產製的責任,可以考慮以營收額度為准,課徵特別捐,營收愈多則課徵愈高,如同個人所得稅不同收入水平,課徵6%至50%或更高的捐,匯集此捐,舉例可作為「台灣影音圖文多元基金」或「台灣媒體多元基金」等收入來源之一,名稱可再思考,重點是捐可用來支持在這些集團以外,以縣市或特定人口規模,或特定傳媒類型的獨立與小型傳媒,辦法必須另外制訂。

此外,針對外界關注台灣現行法規妨礙匯流發展,馮建三表示,若指規範不一,那麼,在台灣影音產業還不健全之前,政府最好要有積極的態度,研擬對於不同影音平台有不同比例的台灣自製節目之規範。

面對近年來媒體併購案,牽動著台灣數位匯流發展的環境與新局勢,馮建三呼籲,政府要趕快修法,放寬黨政軍,但任何併購都不宜使台灣電信與傳媒集團少於3至5個。

延伸閱讀:
【匯流會客室】劉柏立:黨政軍條款阻礙匯流發展 形式意義高於實質意義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新聞照來源:翻拍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