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東京都議會選舉3-3】日本首都議會選舉沒人是贏家 給台灣政壇的啟示
【東京都議會選舉3-3】日本首都議會選舉沒人是贏家 給台灣政壇的啟示

前言:

日本都議會選舉由於達成多黨不過半的情況,在中央執政的自民黨為了席次成長,在選舉中不斷操作耳語和棄保,最後全面失敗不說,還讓自己在10月的眾議院選舉中陷入危機。情況與台灣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竟然有驚人的相似,到底這次選舉給台灣各政黨可以帶來什麼樣的啟示?

匯流新聞網記者雷明正/專題報導

自民黨在選舉中,一開始目標放在席次突破50席,因此大量提名60人,沒想到最後只獲得31席,在127席的都議員席次中,連3分之1都不到。反觀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所領導的地方政黨都民第一會,黨的前途依舊綁在小池一人身上,從而也影響小池領導的另一個國政型政黨希望之黨在10月眾議員選舉。

雖然日本政黨與台灣政黨因為政治環境不同,意識形態不同而難以類比,但這次選舉自民黨操作對小池棄保和耳語,最後慘敗收場。小池在與自民黨合與不合之間猶豫,最後放棄選舉合作出馬站台讓選情逆轉。與當年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柯文哲和國民黨三角督相當類似,結果也頗為相同。

執政危機四伏 民進黨與自民黨同樣困境

台灣的執政黨民進黨和自民黨一樣,面臨在野黨攻擊疫苗不足的窘境。與民進黨相同,自民黨也是派系林立。安倍晉三執政時代,派系可以團結在安倍之下,全力為保住政權而戰。然而菅義偉卻沒有像安倍這樣的魅力,其地位薄弱也難以在執政上強硬,原本被視為救援投手的菅義偉,在這一次選舉中就算為自民黨候選人站台,也難以引起任何民調上的改變。

這讓一些自民黨派系不得不考慮未來的前途,尤其是10月的眾議院選舉。在自民黨選舉慘敗後,不少黨內人士已經開始透過媒體放話批判菅義偉的領導,甚至還建議乾脆先進行眾議院選舉,再改選自民黨總裁。種種都可以視為是自民黨內對菅義偉不信任而發起的政治攻擊,還有耳語傳出自民黨內某派系暗助小池百合子。

另外,自民黨許多黨內有識人士認為應該盡快喊出奧運無觀眾的政策。但菅義偉始終沒有鬆口,在這個議題很快陷入被動。日本民調指出,有35%的民眾認為東京奧運應該禁止觀眾入場,甚至也有近5成的民眾認為要延期或是乾脆不辦。

但是安倍晉三在任時曾喊出「2021年一定要辦」,這重大的枷鎖綁在菅義偉身上,讓他施政綁手綁腳。有如民進黨執政時,不斷喊出要在幾月幾號解除警戒,但疫情卻與執政黨所預設的情況完全相反,讓執政黨陷入泥沼。

小池旋風依舊 難擺脫一人政黨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所領導的地方型政黨都民第一會及國政型政黨希望之黨,在民調中數字相當疲軟。在這次選舉中也展露無遺,沒有小池站台的情況下,選情相當不樂觀,最後還是靠小池「詐病」才得以逆轉情勢。竟然與同為首都市長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所領導的民眾黨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不過小池與柯文哲的人設完全不同,自民黨政治家出身的小池百合子,在遭遇耳語和棄保攻擊時,以退為進,甚至最後一刻再出馬逆轉,但是為了保持未來與自民黨的合作,選舉中不出惡言攻擊。與柯文哲個性上的不同,也左右了政黨的路線。

小池所領導的都民第一與希望之黨,其背景也比較複雜,除了原支持小池的自民黨人物以外,還吸納了在野黨民主黨內部的右派人士,間接讓民主黨分裂出立憲民主黨。組成模式與柯文哲的民眾黨也頗為類似。

因此小池也面臨與柯文哲一樣的困境,該如何把自己變成黨的小池而不是小池的黨,將考驗著過去曾擔任防衛大臣的都知事。

疲軟的在野黨 立憲民主黨

立憲民主黨的前身是之前執政過的民主黨,在分裂之後,右派投到小池門下,左派自己成立了立憲民主黨。讓原本就很薄弱的在野勢力更加疲軟,就算自民黨執政頻頻出錯,但立憲民主黨離執政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這次都議會選舉,雖然自民黨大敗,但立憲民主黨席次也沒有明顯成長,還比日本共產黨少一席。這代表民眾雖然對自民黨不滿,但是也投不下曾經執政過的立憲民主黨。過去立憲民主黨在2009年到2012年執政時遇到東日本大震災,為了解決財政困境首相野田佳彥提出增加消費稅,遭遇黨內強力反擊,分裂情況下在選舉中慘敗。

立憲民主黨所遇到的窘境與台灣的國民黨相當接近,都面臨執政不力,但是因為自身不斷陷入內鬥情況下,始終無法整合,難以撼動執政黨的地位。

時力之鑑 日本共產黨

台灣時代力量標榜反共,但其實日本共產黨所走的選舉路線或許才是時代力量可以參考的對象。日本共產黨現在約有38萬名的黨員,是在西方民主陣營裡面最大規模的共產黨,也是日本最古老的政黨。過去曾經高舉武裝鬥爭、暴力革命的旗幟,但1950年代放棄這樣的路線,現在的目標是在議會制民主主義下合法取得政權。

日共在國會有25名議員,在地方議會有高達2612席次。這次都議會選舉也大有斬獲,保住元氣不說還多拿下一席。

雖然同為共產黨,但日共對中共的批評是最嚴厲的。日共在新疆議題、香港人權議題、同志議題及環保議題上也大多與時代力量相同,甚至日前中共黨慶,日共拒絕發賀電,委員長志位和夫還嗆中共「他們根本沒資格叫共產黨」。

而在內政上,日共放棄暴力路線,改以小市民政黨溫和左派,在地方上的成功,使得日共在日本政壇有舉足輕重的角色。同為左派政黨的時代力量,或許可以考慮日共的發展路線,否則將會淪落到小綠大綠之爭,最後陷入泡沫化。

照片來源:日本雅虎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東京都議會選舉3-1】疫苗供給不足自民黨慘敗 執政聯盟危機四伏

【東京都議會選舉3-2】疫苗送台沒加分?自民黨席次成長卻算慘敗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