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有影】雞排妹灑淚訴性騷擾 不提告訴:這一切過程太噁心
【有影】雞排妹灑淚訴性騷擾   不提告訴:這一切過程太噁心

匯流新聞網記者李映萱 、呂怡潔/ 台北報導

鄭家純(雞排妹)今(3)日出席投資的影集《和平歸來》記者會,談到尾牙性騷擾事件,情緒潰堤地說:「每講一次我就會難過一次,我到底要做到哪裡才夠,我到底要示範到哪裡,才能符合大家的期待?」為何不想提出告訴?鄭家純說,「我曾在多年前,我已告過人,這一切過程太噁心,不想要在這麼痛苦的事情上面,我還要再走一次荊棘之路。」

她坦言在事發當晚哭到半夜,隔天眼睛發腫,只好婉拒推掉與總統蔡英文的聚餐。雞排妹表示她在第一時間po時沒指名道姓,都未收到翁立友及「強勝有限公司」的道歉,當下就知道未來也不會收到他們的道歉。看到網友的批評與攻擊,鄭家純激動地說:「這就是在告訴大家,在台灣如果你被騷擾了,你說出來了就會被這樣對待!不管告贏、告輸,就算我自殺了,不相信我的人就是不會相信我。」

她無奈地說,雖然自己身為公眾人物,出道多年,「遇到這事情,我也會害怕、也會無助,現場那麼多黑道,公關公司也不會救我,也不怪他們,為什麼說出來就變成罪人?」對於翁立友的提告,鄭家純表示:「我就是把當天發生的事情如實陳述,對方想做什麼不關我的事。」自己不會提出告訴,若翁立友有覺得名譽受損,對方可以來告:「我既然都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就不會怕對方來告。」

事情公開以後會擔心接不到工作?鄭家純說,「有人說我怎麼開不起玩笑,以後沒有人要找我主持尾牙,但從另個角度想,也有其他想法乾淨的業主會來找我。」經紀人在旁附和,表明有尾牙主持找上門。

最後,鄭家純要大家去看新聞底下的留言,「那真是一面照妖鏡,許多網友留了很多噁心奇怪的話,建議大家有空去看一看,有些也許就是你認識的朋友。」

談到《和平歸來》,鄭家純說出生於1993年,對SARS爆發沒什麼記憶,只有聽聞片段的故事,對於這次台灣防疫的成功,要歸功於過去的抗疫經驗。她以企業主的身份,從做公益的角度支持SARS外傳《和平歸來》,影集預計在八月開拍,須在7月份以前募集到2500萬,目前已募得780萬。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永慶加盟三品牌中台灣市佔突破4成 搭配深度聯賣帶動總成交金額近千億

出新版Swtich有譜?任天堂社長親自回應這麼說!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