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雁默專欄】美國整形失敗,卻嫌中國醜
【雁默專欄】美國整形失敗,卻嫌中國醜

雁默/自由撰稿人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Loren Friedman)近期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中國不再尊重美國,他們有理由這樣做」。

該文的觀點簡言之,就是批評當代美國「不夠力」對抗中國,光是抨擊中國邪惡沒用,應該重拾美國過去成功的秘訣,吸引全球精英打造新的美國硬實力。

佛里曼的自由派論點與國際觀,全世界精英應該都很熟悉了,該文老調重彈,也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引起我興趣的是,文章內容引述一段來自安可顧問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華區董事長麥健陸(James McGregor)的話:

中國領導人是凶狠而脆弱的,正因為他們不是由選民選出的,他們每天醒來都害怕他們的人民,這使他們特別注重業績 —— 尤其是圍繞就業,住房和空氣品質。

佛里曼藉這段話回頭批評美國政治精英 ——「是從安全的,操縱劃分選舉版圖的選區選出來的,他們僅僅是通過為選民“表演”民粹主義橋段來尋求繼續執政」。

而我呢,讀到文章結尾,忍不住點開文章下方一則駭人的新聞連結 —— 27個被整形手術徹底毀掉的名人。

27個名人的過去與現在的照片對照,「前美女」名人佔多數。每一則對照都慘不忍睹,巨大的香腸嘴,或腫大的下巴,或吊睛,或不對稱的臉頰,或像是裡面塞了珍珠奶茶吸管的鼻子,有些人只能用面目全非來形容,他們的臉像是融化了,或像是由大小不一的氣球所組成。

是,我想說的就是,這就是美國之今昔對照,27個名人的臉,非常具象化地勾了出佛里曼的觀點。今天的美國,就是整形失敗的「前俊男美女」。

綜觀歷史,外部因素從來不是一個大帝國崩塌的主因,而是因為內部腐敗不可控地擴大。

麥健陸的那段話,表面上看似是對中國政治的嘲諷,實質上是一種恭維,從人民的角度來看,政治領導階層,不就該因為害怕人民造反,而集中專注於業績(政績)嗎?而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美國政客專注於「表演」的?

答案不是別的,問題正出於佛里曼的信仰 —— 新自由主義:一個過度強調自由,反對政府干預經濟,商業活動與私有制,又主張透過外交壓力與軍事手段向全球擴張市場,建構國際分工的一種危險論調。

新自由主義理念,很容易滋長社會達爾文主義,在優勝劣敗的文化裡,搗毀社會公平。而透過霸權手段擴張國際商業版圖,則是19世紀殖民主義的一種延伸,本質還是搶奪他國資源,只是在手段上加以精緻包裝,從金融,國際法規,政治體制等等面向,擴張利益。

現在我們知道,蘇聯的垮台,如何助長了西方資本主義體系對弱勢的剝削,而在中國崛起後,西方的理念與實踐,已是千瘡百孔,政商共生的腐敗根深蒂固。

所以中國有理由不再尊重美國。只是,佛里曼的這個論調,也是新自由主義式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式的,好似成功者不需要尊重失敗者,事實上卻不然。中國還是很尊重美國,只是在被美國極限施壓後,沒有舉白旗投降而已,而光是「不降」,就已經很震撼俾倪世界久矣的美國人了。

中國有句諺語,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當美國政客勤於表演而非專注政績,社會不公的現象只會持續惡化。美國自家的亂局愈演愈烈,卻仍愛管別人家的事,就是自侮而後人侮。

在猶太裔的佛里曼,再次呼籲美國吸引全球人才時,全美亞裔正在60個城市,高舉「種族主義是病毒」(Ragism is a virus),「亞洲人命也是命」(Asian lives matter),「停止暴力攻擊亞裔」(End the violence against Asians)的標語,悲憤指責美國社會日益加劇的種族歧視與處處可見的暴力攻擊。

因為不久前,亞特蘭大才發生了槍擊事件,8人喪命,其中6人是亞裔女性,現在美國亞裔正以空前大團結的示威,反擊種族歧視。

這樣排外的美國,到底拿什麼吸引全球人才?

曾經妖嬌美麗的美國,曾經讓全世界都嚮往的美國生活,在新自由主義整形手術後,面目全非,連一個像樣的全民健保都沒有,因為「自由市場」不會自動產生「公平」,而社會公平,就是需要政府干涉,抑制商業利益導向。

香腸嘴,肥下巴,歪鼻子,美國整形失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卻嫌中國醜,難怪被嗆「管好自己的事兒」。

新聞照來源:Unsplash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雁默專欄】中美2+2,摸著石頭過河的美國,摸到大白鯊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