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當年兒女不想當流浪三兄妹 雖感遺憾 陳佩琪毅然斬斷博士夢
當年兒女不想當流浪三兄妹 雖感遺憾 陳佩琪毅然斬斷博士夢

匯流新聞網記者邱璽臣/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夫人陳佩琪今(25)日表示,昨天聽到最好的消息就是市長柯文哲說的「台北市已經兩星期沒有不明感染源的個案,全台也都降為零星個位數」。她回想起,五月底疫情大爆發的那段日子,台北街頭不時有救護車鳴笛呼嘯而過的景象,讓人記憶深刻。

陳佩琪提到,目前立院在吵3+11政策決議的會議紀錄,但指揮官陳時中定調疫情和調整機師隔離天數無關,其實她和柯文哲常聊這個,也認為和隔離天數調整是否真有關,尚待確定,因為中央也沒查到真有機師去過萬華的足跡,既然萬華沒港口、機場, 病毒一定從某個地方傳來的。

她說:「我們兩個醫生,可能醫院內隔離病房看多了,都認為疫情散布是和旅館的隔離、管理是否嚴謹、確實有關。」陳佩琪指出,管理不確實,病毒在機師隔離中就已經經由某個管道傳播出去了,所以當初諾富特旅館到底歸誰管,是地方還是中央?才會有人如此在意而爭執不休。

「不久前本院一位久違了的護理長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大家心照不宣。」陳佩琪說明,這時間「同仁」會突然消失不見,都是去了某個特殊的防疫機構支援,他們須長時間過著幾乎與世隔離的生活,現在任務完成,歸建醫院,護理長拿了市府贈送給防疫志工的紅色T-shirt和市長頒的獎狀,請她拿回家給市長簽名。

陳佩琪回憶,那晚柯文哲簽著名,忽然感慨起那段日子來,他指出最初捨棄蓋方倉醫院,改利用防疫旅館和加強版防疫旅館,是因為疫情突然大爆發,要建什麼都來不及,那時他每天去巡視防疫旅館、篩檢站和醫院。柯文著說,出去看才知道問題所在,他還自豪地說防疫旅館是他發明的,大量篩檢站是他下令要設的,還說有天在某篩檢站看到確診病患在大太陽下苦等去處,回家後一個晚上絞盡腦汁,訂出確診者按症狀如何後送的SOP,隔天馬上發送給北市各大篩檢站和醫院,讓第一線人員能有所依循。

她記得,有天晚上柯文哲回家跟她說,很欣慰現在病人的安置都上軌道了,他又突然冒出一句問她說,他剛送出SOP不久,幾天後中央也發布了確診者後送的SOP,他覺得很奇怪,怎麼跟他寫的一模一樣。

陳佩琪自嘲是心情好,因此像老人家一樣寫些過去的回憶和大家分享。她提到,最近有個名人的博士學位和論文又被大家掀出來熱烈討論,看了這些新聞,也勾起了她心中小小的遺憾。

「年輕時,自覺體力、記憶力和腦力都在中上之上,心中曾湧起再去唸個博士的念頭,加上我那老公不經意常在我耳邊耳語說他們家兄妹都有博士學位,更加深了我唸博士的動機。」陳佩琪透露,某天她很嚴肅地問小孩:「媽媽也去唸個博士好不好?」不料小孩全然反對,理由是不想當「流浪三兄妹」。

陳佩琪回想,其實小孩說得沒錯,爸爸幾乎在醫院,要是媽媽也整天混實驗室,不曉得這個家會變成什麼樣子。不過,她坦承:「一晃眼30年過去,現在回想起當初的決定,還真有那麼絲絲的遺憾在。」

新聞照來源:陳佩琪臉書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3+11/國會又癱瘓一天 蔡壁如:蘇貞昌的道歉既廉價且無恥

張亞中要林為洲閉嘴 網友嗆:囂張、獨裁、藍皮紅骨 你才該閉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