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何豪毅專欄】當舵手不再耳聰目明!留意陳時中的公眾信任危機
【何豪毅專欄】當舵手不再耳聰目明!留意陳時中的公眾信任危機


何豪毅/政治線記者

知名西方哲學家柏拉圖在其著作《共和國》中,曾引用「舵手之喻」這個故事,來證明民主政治的困境。他認為,一艘船必須交由具有豐富航海技術與海洋知識的舵手來駕駛,國家亦須由接受過政治統治訓練的「哲學之王」(Philosopher King) 來管治,不可交給無知人民來做決策。

在防疫作為上,公共衛生有一定程度的專業門檻,必須有許多醫衛知識做為基礎,不能把防疫工作任意交由未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民來決定。因此,防疫作戰必須是「疫情指揮中心」獨裁決策,而非實施投票表決的民主制度。疫情危機一如航海,必須交由受過專業訓練的公衛之王來帶領,全民都在同一艘船上,一步走錯,全盤皆輸。

在抗疫作戰中,我們把統治之權(Govern)交給衛福部長陳時中,由他擔任疫情中心指揮官,因為部長具有公衛專業,又具有政府統治正當性。上半場防疫作戰一如大家認知到的,陳時中因領導抗疫有成,民意支持度一度來到93.9%的史上最高,打破了歷來所有內閣在類似民調的滿意度。

有趣的是,Govern(統治)的字源,正是來自於希臘文的掌舵者kyberrαr。在柏拉圖「舵手之喻」中,一名高大壯碩的掌舵者因年華老去,耳不聰目不明,於是水手們群起爭論,是否仍該將船隻交其掌舵,船隻自此亂轉而失去方向。當專業不再理直氣壯,統治的正當性便面臨挑戰,形成「治理危機」(Crisis in Governance)。

知識不具有獨占性,統治者的公衛專業並非無可挑戰,當陳時中以一句「國籍自己選的、自己承擔」,他便在公衛專業上開了一道政治的大門。防疫作戰成敗,與「仇中」之間繫上了一條看不見的鋼索,鋼索上還纏繞了陳時中與衛福部的公眾信任(Public Trust)。

儘管這套論述為他的民調創造了極高支持度,在最初疫情不明的狀況下,來自中國武漢的病毒也確實有必要嚴防於門外,但隨著時間推移,半年後的疫調數字清楚說明,來自中國大陸的境外移入從2月之後完全掛零,相反的,從台灣出境的民眾,近來接連被他國海關驗出病毒陽性反應。

當台灣從新冠病毒輸入國搖身一變,成為病毒的輸出國時,代表著台灣社會內部藏有沒被發現的病毒帶原者,陳時中的公眾信任自然便面臨挑戰。堅持不做入境全面普篩的政策,在彰化縣衛生局驗出一例自美返台的境外移入病例,成為國內對其公衛之王的質疑的第一道破口,逼得陳時中要動用「政風調查」來堵住這道缺口。

這第一道缺口,絕不會是唯一一道缺口,可想而知,未來陳時中將會面臨更多挑戰。當我們的公衛之王的統治正當性岌岌可危,民眾寧願哀襟勿喜,因為這代表著在防疫作戰的這艘船將要開始亂轉,台灣未來是否仍能維持防疫完美紀錄,仍在未定之天。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

陸委會大陸情勢報告:中共可能發展低當量核試及核動力航母
 再曝馬習會內幕/聽到蔡總統說馬卑躬屈膝 陳以信笑出來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