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名家論壇】蕭乃彰 / 新聞自由 vs. 人民的敵人 (Freedom of Press vs. Enemies of the People)
【名家論壇】蕭乃彰 / 新聞自由 vs. 人民的敵人 (Freedom of Press vs. Enemies of the People)

蕭乃彰/蕭中正醫療體系營運長、美國波士頓大學M.D., Ph.D.

在2010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總統簽署了“丹尼爾·珀爾新聞出版自由法案” (Daniel Pearl Freedom of the Press Act), 旨在促進世界各地的新聞自由. 尼爾·珀爾(Daniel Pearl) 是華爾街日報駐巴基斯坦的記者, 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不久, 他在巴基斯坦採訪蓋達組織時遭到綁架並被謀殺. 在敏感的時刻引發震撼,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共同合作通過了此項重要法案, 現任美國副總統時任聯邦眾議員的Mike Pence也是提案人之一. 在丹尼爾·珀爾的遺孀與子女見證下, 歐巴馬於白宮特別舉行簽署儀式, 並且指出Daniel Pearl Freedom of the Press Act 的歷史重大意義: “美國政府和國務院將發出強烈訊息, 顯示我們會密切注視外國政府怎樣對待新聞自由, 以及美國對在全球不惜安危採訪的記者們的支持. 世界上有許多非常勇敢的記者, 他們冒險揭露民眾所面對和遭遇的問題, 堅定的站在對抗暴政和鎮壓的最前線.” 根據該法案, 美國國務院的年度人權報告將指出哪些國家參與或姑息對新聞從業人員的攻擊, 以及有無其他違反新聞自由的行為. 美國國務院也將監察各國政府是否保障傳播媒體的獨立與安全, 是否有將攻擊記者的兇徒繩之於法。

不過, 時間推進到了2018年, 全球被監禁或被殺害的新聞工作卻連續兩年向上攀升. 根據總部位於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統計, 全球在2017共有262名新聞工作者因履行工作職責而入獄, 打破了2016年259人的歷史紀錄, 在2018年更有高達46位新聞工作者被殺害或謀殺, 還有60位是處於失蹤的狀況. 以土耳其為例, 雖然在2017年該國釋放了一些新聞工作者, 土耳其依然是近年來世界上監禁記者記錄最差的國家之一: 土耳其在2017監禁了73名新聞從業人員, 2016則是81人, 另外還有數十人正面臨審判, 且新的逮捕事件仍層出不窮. 甚至在伊斯坦堡發生法院下令釋放待審的19名新聞工作者後, 這些記者還未離開法院就被重新逮捕, 下令釋放他們的法官們也遭到了停職。

CPJ也公佈了下列對新聞自由戕害的數據: 97%的被監禁記者都是報導當地新聞的本國人, 全世界被監禁的記者中有8%是女性, 被監禁記者中有29%是自由撰稿人, 而報導政治性的題材是最危險的, 有87%被監禁記者都是因為報導了政治相關的議題。

對新聞自由壓制的國家對記者們最常用的指控是顛覆政權罪. 為了增加面對恐怖事件的處理空間, 各國制定的反恐怖法與類似國內安全法令常採用較為彈性或模糊的規定, 然而CPJ在世界各地調查後發現, 這也造成某些政府可以利用這種概念性或語義模糊的反恐怖法來威懾境內的新聞工作者, 使其噤若寒蟬, 例如故意將報導恐怖主義活動與容忍恐怖主義混為一談, 視為同路人. 更值得注意的是, 有些國家包括馬來西亞, 印度, 美國, 甚至一些歐盟國家, 對新聞媒體監督政府的評論與報導開始冠以 “假新聞” (fake news / disinformation) 的標籤, 為其可以合法指控記者的動作, 逐漸提供了理論框架甚至是法律基礎, 讓這些政府領導人能夠蓄意指控和監禁新聞工作者。

不幸的是, 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 非但未能譴責這些壓迫新聞自由及記者的行為, 美國總統川普更以美國優先的國家民族主義言論, 強調伊斯蘭極端主義與移民和邊境安全的關聯性, 對主流媒體的苛評一律冠以假新聞的標籤, 不僅讓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對新聞自由保障的違規事件頻繁發生, 美國連在“無國界記者組織”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新聞自由排名也下降至45名, 落後第44名的羅馬尼亞, 不但已落後大部分的開發國家像挪威, 瑞典, 荷蘭, 法國, 加拿大, 澳洲等, 甚至比起一些曾經有新聞自由壓迫歷史的國家像智利, 烏拉圭, 塞浦路斯, 南非, 迦納等都還要糟糕. 但美國新聞自由的下降不僅是美國國內新聞工作者的壞消息, 下降趨勢在國際層面也產生了嚴重後果, “假新聞“成為政府鎮壓媒體的最佳藉口. 來自東加勒比國家組織(OECS)幾個國家在批評記者的工作時就常採用川普總統這個最喜歡的詞語, 鑑於許多加勒比國家對言論誹謗多採取刑事調查的法律訴求, 美國總統的反媒體言論蔓延, 就可能對當地媒體報導的自由度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

美國在1787年增修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所保障的新聞自由, 在過去幾年中受到越來越多扭曲與攻擊, 川普總統對記者的一系列口頭攻擊宣稱媒體是 “人民的敵人” (enemies of the people), 並試圖撤銷某些媒體在白宮的採訪權. 這種來自美國政府最高層的反新聞媒體言論, 讓一些地方上的新聞自由違規行為也明顯的增加, 記者可能因在抗議活動中僅僅試圖向公職人員提出問題而面臨被逮捕的風險. 美國國內記者在工作中甚至遭受過多起身體上的攻擊, 例如今年六月在馬里蘭州的首府就有五位新聞人員在報社內被槍擊身亡. 當然很多人認為川普總統攻擊主流媒體 “假新聞”或 “人民的敵人”, 甚至在期中選舉後的白宮記者會槓上CNN記者Jim Acosta, 比起在沙烏地阿拉伯駐土耳其中被殘忍謀殺的新聞評論記者Jamal Khashoggi, 一點都不算甚麼。

但是川普總統對媒體的攻擊, 可能最為岌岌可危的就是那些在美國境外的記者, 專制國家的記者傳統上以美國為榜樣並尋求其政府或民間組織的支持. 多數人相信美國是一個記者可以摧毀總統的國家, 記者的忠實報導與挖掘真相會獲得讚揚而不是被監禁. 美國是一個強大的國家, 而且其政府代表著捍衛言論的自由. 有著Daniel Pearl Freedom of the Press Act新聞出版自由法案的美國, 現在和川普總統本人發出截然不同的矛盾訊息: 如果美國總統可以在正式的記者會, 或是在私人的Twitter上不斷地稱新聞記者為”人民的敵人”, 那為什麼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統治者會不同意? 川普總統在無意中為獨裁型政府及民粹主義者提供了與媒體打交道的新詞彙, 面對一個不想被公開的事實或一個被質疑的謊言, 現在他們都知道將它稱做“假新聞”即可。

其實許多獨裁政府早在川普就任總統前就開始謀殺和監禁記者, 但CPJ指出全球對新聞業的攻擊似乎正在加劇中: 在匈牙利和菲律賓, 這兩個目前擁有民粹主義影子的民主國家, 分別遭到CPJ指控將其境內著名的記者以滅聲為目的來進行司法起訴, 其中在菲律賓少數對官員和政府具有批判能力的新聞機構 Rappler, 因為深入報導了由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特發動的鐵血掃毒行動, 並批評行動有濫殺無辜之嫌, 該機構和曾擔任過CNN記者的總編輯 Maria Ressa, 就被以逃稅等罪名起訴. 而歐盟內部也發生兩起重大的記者謀殺案件, 馬爾他的調查記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被汽車炸彈炸死, 斯洛伐克的調查記者Jan Kuciak與未婚妻一起被人槍殺。

或許當川普總統在賓州的競選集會上大發怨言, 將新聞記者視為其真正的政治對手, 指媒體製造“虛假、假得令人作嘔的新聞”時, 前總統歐巴馬於2010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對丹尼爾·珀爾的家人說: “我們將明確的站在新聞自由的這一邊, 報導真相的正義感, 直言不諱且勇敢無畏的精神, 將永久長存” 的鏗鏘言詞已不復見。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新聞照來源:翻拍自網路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