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華麗外衣下 年輕電競選手追夢的迷惘
華麗外衣下 年輕電競選手追夢的迷惘

匯流新聞網記者黃興文/台北報導

「大學是念生物工程學系出身的,現在是ahq e-Sports Club電競選手。」今年25歲的Jerry(胖胖)在大學時代就對電玩情有獨鍾,一開始在電競主持中被主播相中,因緣際會接觸主播與賽評的工作,目前是ahq《皇室戰爭》的年輕電競選手。

隨著電競產業蓬勃發展,光鮮亮麗的電競選手逐漸成為鎂光燈下的寵兒,憑藉著遊戲天賦,指間行雲流水的操作取得名利雙豐的社會地位,這讓年輕人趨之若鶩的對電競產業抱著許多夢想與願景,但在知名電競明星的光環下,一般剛投入電競產業的選手又是如何看待不為人知的焦慮與艱辛呢?

Jerry表示,在大同大學求學期間是念生物工程學系,家族中許多親友也從事相關領域的工作,但自從在中央研究院參與實習後,體驗社會現實與自己的理念不合,或許是年輕人總有一顆求新求變的心,認為工作性質與想法格格不入,因此從主持喜愛的電競活動開始發展,進而成為一位年輕的電競選手。

他說,電競職業選手是特殊的行業,體力的培養不像是一般運動選手,而是著重腦力訓練,但相對必須長時間面對電腦螢幕,自己曾有每日訓練16個小時且連續1個月的紀錄,現在較為正常約為8、9小時與一般的上班族無異。

長時間保持一個坐姿,最直接傷害的就是腰部和頸椎,有國外選手也曾發生在比賽中,因腰傷無法繼續比賽的案例。此外,頻繁使用滑鼠的手腕或手肘也是電競選手的職業傷害;傷害只有這些嗎?答案是否定的,職業選手長時間面對電腦輻射,視力普遍不好,還面臨免疫系統下降的困擾,甚至有人正值青年卻已童山濯濯。

網路也有人不斷拿歐美、中國大陸或是南韓電競選手的薪資與台灣作比較。Jerry說,若非一級選手,其實各國的薪資不會差異太大,普遍不高,因此不需太過強調高薪。同時選手選擇遊戲類別也是看個人天賦,麥克喬登是籃球之神,但轉行打棒球或高爾夫球,成績卻與籃球功力相去甚遠。

再著,電競選手的黃金期短,甚至不如遊戲壽命,當一款遊戲結束後,選擇轉型?若轉型失敗戰績不好又如何? LOL打得好不代表其他遊戲玩得好?轉型失敗或遊戲商壽命不長都是電競選手要仔細考量的。

台灣的電競運動雖然成長快速,也擁有許多傑出的選手,但Jerry認為目前台灣電競產業要達到像是南韓等電競大國的水準,必須仰賴政府的支持,以南韓政府來說,該國政府大力支持電競產業,並出資舉辦世界比賽,扶植電競產業不遺餘力,一到台灣就變了調。

Jerry坦言,自己雖然是年輕的電競選手,卻已被台灣的電競環境逐漸澆熄了熱情,就算是去年三讀通過,將電子競技業納入運動產業,看似「正名」的成效顯著,未來選手能成為國手,收入可望高於一般人,明星之路不遠。事實上,他說,政策面包括電競產業定位不明,選手出國比賽主管機關的協助為何、年輕選手面臨兵役問題時,替代役的規畫等都是懸而未決的問題。

誘人獎金,為數不多的明星選手效應,讓許多懷抱夢想的年輕人找到一條成功捷徑,認為電競產業充滿了機會。但,電競產業要保持在金字塔頂端的人,才是常人看到的光鮮亮麗。Jerry感嘆指出,以台灣目前的環境來看似乎還有一條遠路要走。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新聞照來源:CNEWS資料照/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