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用命發電?是「用騙反核」吧!
【投書】用命發電?是「用騙反核」吧!

雁默/自由撰稿人

蔡英文在第二場政見發表會以「用命發電」對抗「用肺發電」,企圖挽回上次的失分。此舉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反核議題」是一個專業問題,庶民不容易摸得清是非利弊,在網軍醜聞開始發酵的當下,很有轉移焦點,混淆視聽的策略效果。

但如今,肺腺癌已是台灣民眾癌症頭號殺手,PM2.5空汙則是禍首,而空汙主要來自燃煤發電,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也是危害民眾健康的現在進行式,因此在上次公投多數民眾有感投票,集體否定燃煤發電。同樣的現象,全世界共鳴,對普羅大眾而言,核污染與空汙孰輕孰重,孰緩孰急,答案已浮出檯面。在更廉價穩定並高效的綠能出現以前,核能是不得不然的過渡性選擇。

核電廠問題,今天已經集中至「核廢料處理」,反核人士以及他們所附隨的政黨,如今唯一仍有威脅性的政治語言就是「你願意核廢料放你家?」,關於此,科學解答不少,但欠缺庶民化語言闢謠,致使「反智性反核」的執政黨還有空間政治化處理。尤其在傾向主張「反反核」的藍營,尚有侯友宜這類只顧少數市民不顧大局的「大咖」從中作梗,自然大為蔡英文所利用。

對於反核者撒潑式的質疑,我就想反問: 你舉家搬到燃煤發電廠旁住?

概念先釐清,沒有人毫無保留地「擁核」,因為核能本來就有風險,但全世界工業國家都不能沒有核能的原因在於,它仍是CP值最高的電能來源。重要的話說三遍: 核能仍是CP值最高的電能來源, 核能仍是CP值最高的電能來源, 核能仍是CP值最高的電能來源。

如同「民主不好,但卻是目前最好的制度」這話的邏輯,「核能不好,但卻是目前CP值最高的發電方式」。重點在於,「以核養綠」的關鍵字是「養綠」,核能發電是暫時性措施。明乎此,正反雙方才有理性討論基礎。反核者指稱對手為「擁核者」,本身就帶有情緒性惡意。

再看核廢料處理問題。

核廢料有兩種,高階與低階。絕大多數低階核廢料回復自然無害狀態的時間為100年內,而台灣處理低階核廢料的成效世所公認,因此高階核廢料處理才是問題所在。

台灣高階核廢料很多嗎?事實是: 一間30坪挑高4公尺的房間,及可容納台灣所有高階核廢料。就算加上乾儲桶內的混凝土體積,也僅需7公頃,大約十個足球場的面積。十個足球場很大嗎?沒地方放嗎?台灣四座核能廠現址就有土地1100公頃,核能再用一百年都絕對放得下核廢料。

而且,高階核廢料可處理再利用,甚至「再生核廢料」還能用來發電,最終無法再利用的核廢料才是真正的「廢料」。

沒人想住家附近有核廢料儲存場可以理解,但也不是無解,早在2000年台電就與大陸「中國核工集團」簽過意向書,馬時期也曾想針對此議題謀求善解,因為對岸地大,處理核廢料的技術也很進步,兩岸完全可以合作解決核廢料問題。不過此議題由於牽涉政治問題,無論大綠小綠都反對,最後不了了之。

結果倒霉的是蘭嶼人。

民進黨上台後有將蘭嶼核廢料移回本島嗎?沒有的。不但沒有,2017年台電規劃將蘭嶼核廢料搬回本島核電廠,反對的都是綠委。最近要選舉了,蔡英文才動念要發放蘭嶼人25.5億傷害補償,對核廢料遷出蘭嶼則毫無對策。

核廢料去不了大陸,也去不了本島,更沒有再生核廢料的機制與計畫以降低容量,蘭嶼人就是被高度政治化反核的犧牲品。而蔡英文拿清朝的劍斬明朝的官,將所有責任推到蔣經國時代,委實可笑,沒有核能發電,能有今日台灣?光是台積電,就一分鐘都不能沒電。

你可能一輩子遇不到一次車諾比事件,但分分鐘鐘都在被PM2.5毒害。庶民如我就納悶,禁菸禁到三手菸,菸品價格動輒上百,「菸害」能大於「煙害」嗎?董氏基金會對深刻危害大眾健康的燃煤空汙自始至終悶不吭聲,只會借題發揮指責吸煙者製造「室內PM2.5」,所謂「公民社會」的選擇性正義是有多可笑?提倡禁煙自己也不吸菸的孫越,不正是死於肺腺癌嗎?

高度政治化的社會,充斥理盲與反智的邏輯矛盾,真正的禍首還要以「用命發電」恐嚇庶民,用過時的,禁不起時間檢驗的「進步價值」呼隆選民,謀取政治利益,不騙不會選。

誠然,能源政策戰場是一個能有效閃避貪腐議題的避風港,但無論要選民「用肺發電」或「用命發電」的,都是當今執政黨。核廢料問題不是無解,而是蔡英文與反核者「假裝無解」,既然做不到或不願做,那就換人做。

從「用愛發電」到「用命發電」,前者是溫言哄騙,後者是厲色恐嚇,共同點是,沒一句是真話。「用騙反核」才是真相。

 

照片來源:Unsplash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罷韓」催化「挺韓」 論藍綠的策略困境

【投書】東廠之寶陳師孟 「與惡0距離」很好啊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