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年少同樣報國 晚年境遇相異
【投書】年少同樣報國 晚年境遇相異

郭克勇 / 前國安局空軍退役上校

美國海軍飛行員出身的共和黨參議員麥肯(John Sidney McCain III),於8月25日美國東部時間傍晚,在家鄉亞歷桑那州鳳凰城辭世,享年81歲。我雖然同為軍人,也派任美國工作七年,出席過若干官式場合,但始終沒見過他。

去年6月在台北一個座談會上,碰到麥肯參議員女性助理,我趨前向這位女士自我介紹,同時簡報800壯士陳抗活動的背景現況,請求軍人出身的麥肯參議員,能夠在國會為中華民國退伍軍人發聲,該助理得知我軍人為國奉獻退伍後,遭到政府汙名化稱為「米蟲」表示不可思議,同意我寫封正式信函,她一定會轉達,當晚即致函該助理,雖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但總是把退軍的心聲送至美國會議員的辦公室,留下了歷史紀錄。

我今年三月800指揮部派我至華府,拜會了美國參議員范霍倫(Chris Van Hollen Jr.)後,我也透過管道嘗試安排拜會麥肯參議員,但得到回應是他的健康狀況惡化,平日都在西部家中養病,只好作罷。當時麥肯是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我想如果能會面,說服他支持我國退伍軍人,因遭到不公而與政府對立的抗議行動,應對當今執政黨產生一定的壓力。

麥肯參議員是美國海軍官校1958年畢業生,相當於我們海官47年班,他在校成績不是很好,899名畢業同學中排名895,然而畢業後選擇飛行兵科,在嚴格訓練中,讓這位出身名門,背負家庭榮譽的年輕人,從此脫胎換骨,終其成為家戶喻曉的知名人物,成就甚至超過他兩位海軍上將的父親與祖父。

麥肯參議員飛行生涯非常不順利,他總共只有七年的飛行紀錄,卻歷經兩次飛機墜毀,一次迫降航母及火災,雖然都化險為夷,死裡逃生,但終究還是逃不過越戰期間,在河內綿密布防,號稱世界第一地面防空火網。

麥肯是在1967年5月,派到隸屬太平洋艦隊Forrestal航母,擔任A4天鷹式攻擊機飛行員,駐防東京灣,當時他已是少校,具備四機領隊資格,他的父親在同月被任命為該艦隊司令。

F號航母在5月發生幽靈戰機上的火箭,意外在飛行甲板發射,造成人員飛機巨大傷亡與損失,麥肯因而轉至Oriskany號航母,這個轉調改變他的一生。

根據資料顯示,麥肯參議員真正擔任越戰作戰時間是1967年7到10月,整整3個月共執行23次轟炸任務,幾乎每天都要升空作戰,真是了不起,這也讓我想起823砲戰期間,我空軍飛行員也是如此,每天24小時輪番待命,第一線警戒的飛行員,頂著炎熱的高溫,坐在跑道頭待命飛機內,等候塔台指令升空接敵,離地後能不能回來落地沒人知道,這就是那個年代軍人生活的寫照。

麥肯是在1967年10月26日,駕駛A4E轟炸河內一家電廠時,在俯衝投彈後拉昇時,遭到由蘇俄顧問從旁指導北越兩名防空人員,使用薩姆二式地對空飛彈擊落,麥肯跳傘落到湖中被俘,送到惡名昭彰的希爾頓旅館監禁,期間備受折磨虐待,導致身體終身難脫疼痛。1968年麥肯父親晉升為太平洋司令部總司令,北越為了拉攏示好,決定提前釋放麥肯,但遭到他的拒絕,這種與袍澤同生死共患難精神,成為日後擠身政界,受到選民支持的關鍵因素。

1973年3月,美越達成和平協議,麥肯隨著最後一批戰俘釋放回國,他被俘時已是少校軍階,關押5年多,美國軍方沒有忘記他,年資及薪水照算,釋放二個月後,麥肯停階屆滿,順利晉升中校,並進入海軍戰院,畢業後擔任飛行中隊長,1981年以海軍上校國會聯絡室主任職務,結束24年軍旅生涯,進入政界開始他人生另一段輝煌歲月。

如此介紹麥肯從軍背景,乃是有感冷戰年代,全球各地軍事衝突不斷,麥肯參議員畢業那年,台海爆發第二次危機823炮戰,當時同為軍事同盟中美兩國軍人,都曾並肩作戰過,麥肯參議員參與越戰時,國軍曾在空中及地面支援美軍,對此也付出沈重的代價。當時兩國軍人都是不問理由,只講服從,為國效忠賣命,但多年征戰疆場任務結束後,晚年境遇卻大不相同,美國對不管是被俘或退伍軍人,總是抱著感恩甚至虧欠的心情,一肩挑起責任,給予最好的回報及崇高的尊敬,然而回頭看我們現在執政黨,又是如何對待自己退伍軍人,800壯士那句「有事軍人幹,沒事幹軍人」口號,最能描寫執政黨的心態。

其實美國人對當今綠色政府如此無情無義對待退伍軍人,都看在眼裡,只是基於政治考量,不願公開批評。面對兩岸局勢在執政者民粹的操弄下,瞬間危機四伏,將國家帶入戰爭的邊緣。過去美好的仗,我們這群老兵已經打過,現在也只能祈求上蒼,天祐中華民國。

圖片翻拍自網路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