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Telegram陸續遭伊朗、俄羅斯封殺 用戶隱私、國家安全如何兼得?
Telegram陸續遭伊朗、俄羅斯封殺 用戶隱私、國家安全如何兼得?

▲人們聚集在莫斯科抗議,投擲象徵著Telegram的紙飛機,反對俄羅斯當局封殺該應用程式。

匯流新聞網記者藍立晴 / 綜合報導

4月30日,上萬名俄羅斯公民上街抗議,力挺遭到自家政府封殺的加密通訊服務:Telegram。他們高舉旗幟、大聲怒吼,要求政府撤除對Telegram的封鎖,俄羅斯各地都有漫天飛舞、象徵著Telegram的紙飛機四處飄散,這是他們表達對Telegram支持的方式。

這場「紙飛機運動」不只在俄羅斯發生,在世界各國其它所在,也有大批參與者為捍衛俄羅斯人伊朗人的網路自由與隱私挺身而出,他們紛紛上傳了在矗立的大樓間上百、上千枚紙飛機隨處飄揚的影片,隨即在社群網路上迅速發酵。

在這場抗議活動中,可以見到許多年僅15至30歲的年輕民眾,他們認為,俄羅斯必須是一個沒有審查制度的民主國家,如果俄羅斯封鎖了Telegram,那就有可能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應用程式被封鎖,最終導致俄羅斯人與網路世界隔離,而非俄國當局口中是為了打擊恐怖份子,「他們不只封鎖了Telegram,更是在封鎖我們的未來!」

這起發生在21世紀的紙飛機運動意義重大,在任何人都無處可躲、可藏的網路時代裡,人們如何在國家審查下捍衛自身隱私權?

先來了解以「隱私」為賣點的Telegram

Telegram是一全球知名的加密通訊服務,雖在台灣並非主流的通訊服務,但也有不少的使用者,其全球用戶數在今年3月正式突破2億人。

由於客戶端是自由開放原始碼軟體,使用者可以相互交換加密與自解構的訊息,包括相片、影片等所有檔案類型,並在2017年新增了語音通話功能,且官方100%開放應用程式介面(API),因此擁有許多第三方用戶端可供選擇。

根據官方說法,當兩名使用者利用Telegram進行通訊時,任何第三方──包括管理人員──皆無法存取使用者的通訊內容,秘密聊天時,包括多媒體等訊息種類皆可被指定為自解構訊息,當訊息被使用者閱讀之後,即會在指定時間內自動銷毀,過期後也會消失在使用者的裝置上,這也意味著任何國家、政府都無法將官方審查的手伸進Telegram中。

▲此種以「隱私」為重的做法以及強大的通訊安全特性,吸引了全球大批使用者,日前Telegram的月活躍用戶數已達2億。/Telegram blog

為何Telegram遭俄羅斯、伊朗政府接連封鎖?

今年3月,Telegram在與俄國政府的官司中敗下陣來,被要求交出加密金鑰,然Telegram為維護用戶隱私奮力斡旋、拒交金鑰,最終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FSB)以Telegram拒不配合政府為由,立刻在俄羅斯境內封鎖該程式。

俄羅斯政府在2016年頒布了有關打擊恐怖主義的法案,要求通訊服務商須向政府當局提供可解密個人用戶訊息的方式,FSB在2017年即以此為由,要求Telegram交出金鑰,以供當局監控恐怖份子,Telegram則認為,此要求已經違反俄國憲法。

由於俄羅斯是Telegram最大市場之一,擁有1,500萬名用戶,因此Telegram與俄羅斯政府間的官司才引起國內外媒體廣泛關注,各界都在看,Telegram是否會與俄羅斯政府蠻幹到底,結果果真如此。

即使Telegran創辦人兼CEO Pavel Durov是俄羅斯人,他亦態度強硬地表示:「當局封殺Telegram的行為將會損害1,500萬名俄羅斯用戶的權益,這根本無助於強化國家安全!」,他解釋道,即使俄國當局封殺了他們,恐怖份子仍會繼續使用其他加密通訊軟體或VPN,「隱私權不該被交易,人權更不應該因恐懼或貪婪而受到損害。」

至於隨著俄羅斯封殺Telegram的伊朗,近日也以國家安全為由封鎖了該應用程式。

今年年初,伊朗民眾為抗議經濟蕭條與通貨膨脹走上街頭,當時伊朗政府即為了防止當地抗議事態持續擴大,以「維護和平」為由封鎖過Telegram、Instagram等社交軟體。

當時伊朗政府官員指出,Telegram的頻道鼓勵武裝起義、丟擲汽油彈等仇恨行為,已造成社會動盪;日前,伊朗政府以維護國安為由,正式封鎖了Telegram。

這對在當地擁有4,000萬名用戶的Telegram,無疑是繼遭俄封鎖之後又一大打擊。再加上俄羅斯近日進一步限制Telegram,當地使用者連想透過VPN都無法使用該應用程式。


▲伊朗資訊及通訊科技部長發Twitter向Telegram創始人Pavel Durov表示,該平台的一個頻道(Channel)鼓勵仇恨行為、使用汽油彈、武裝起義並引起社會動盪,敦促杜羅夫立刻「採取行動」。

雙面刃「加密通訊」:可逃過國家審查之手 也是恐怖主義溫床

隨著Telegram在全球各地迅速擴張,包括法國等國調查人員已發現,該平台已成為恐怖分子的主流溝通方式,越來越多關於「恐怖份子溫床」的批評促使Telegram刪除了ISIS使用的公共頻道,但恐怖組織仍然持續在該平台上運作,這些「頻道」是Telegram獨特的功能之一,可將消息發送給無限數量的用戶。

儘管如此,Durov與Telegram的使用者們仍認為,私人對話就理應保持應有的私密性,隱私才是最為重要的。

▲有錢、有顏值、有流亡者身分的CEO Pavel Durov堅持捍衛用戶隱私的行為受到絕大部分使用者們的支持,更曾被譽為「俄國祖克伯」(這在劍橋分析醜聞發生前可能是一個好的比喻)。/新聞照來源:Flickr/TechCrunch CC BY 2.0

Telegram保密性真的萬無一失?

不過,Telegram的安全性真的萬無一失、無可破解嗎?其它網路安全專家認為這倒未必。例如英國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艾倫伍德沃德(Alan Woodward)就認為,人們對Telegram私密程度恐怕過於樂觀了。

伍德沃德指出,Telegram使用端到端加密技術,WhasApp和Signal也是如此,但Telegram自己的安全協議MTProto,其安全性也存在爭論,一些安全分析已經顯示它並不像一些人以為的如此安全,知識淵博的安全專家有能力滲透進Telegram的弱點。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密碼學教授馬修格林(Matthew Green)也如此認為,他認為Telegram的確存在優秀的數學家,所以他們有自己的安全協議,但他們並非真正的密碼學家,「這些不是密碼學家會用的東西。」

如何平衡隱私與安全 是Telegram必須交出的答案

雖然現在並沒有西方國家像俄羅斯、伊朗一樣封鎖Telegram,但其成為恐怖主義、恐怖份子溫床的事實仍不時招致批評。

最後,儘管Durov仍堅持認為自己是一名科技企業家,而非政治家或哲學家,更反對將Telegram近日遭遇的問題歸類為政治問題,但Telegram終究要在這之中,為使用者隱私與國家安全之間,找到最大的平衡點。

消息來源:NY TimesReutersNY Times (2)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美SEC監管嚴格 Telegram放棄ICO計畫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新聞照來源:翻拍自網路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