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選賢與能 翻轉台灣未來
【投書】選賢與能 翻轉台灣未來

姜義揚/醫生

民主最可貴的地方,就是人民可以透過,選出賢能之士為民服務。但民主不是只有投票而已,還須了解候選人的政見、價值觀及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免選到政客,後悔莫及。被學者稱為台灣司法、稅法的照妖鏡、法稅228的太極門冤案延宕23年,歷經六任總統,三次政黨輪替,政府仍無法解決問題,平反冤案,到底是執政者治國無方?抑或是政客無能,只會騙人民選票?

太極門案件發生在1996年12月19日,台灣第一次總統大選後,執政者針對不表態團體進行所謂的宗教掃黒,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不幸被無辜波及,當時檢察官和稅務官聯手,汙衊栽贓、製造假案,用罪與罰,企圖毀滅太極門這個古老的氣功武術修行門派。2007年7月13日司法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稅,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根本沒有任何課稅問題,且獲得國家冤獄賠償。

挪威「國際和平研究所」的創始人,社會學家Johan Galtung曾經於1974年出版《和平,暴力與帝國主義》(Peace, Violence and Imperialism)一書,將暴力分為「直接性暴力」、「結構性暴力」和「文化暴力」三種形式,筆者認為太極門同時遭受到這三種政府暴力的霸凌。侯寬仁檢察官違法濫權以養小鬼為由起訴,先收押太極門掌門人再找證據,屬「直接性暴力」。侯檢察官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於偵查期間放任媒體大肆跟拍報導,誣指太極門為補習班及弟子致贈給 師父的敬師禮(束脩),為補習班學費,屬詐欺所得,一方面凍結掌門人名下所有資產,請求法院依法沒收,一方面又移送國稅局,要求掌門人繳稅等不合理的情事,屬「結構性暴力」,「結構性暴力」屬體制性共犯結構,官官相護,互推責任,無加害人願意承擔責任。而「文化暴力」則是透過媒體包裝來掩護直接性暴力和結構性暴力。

「有所得,就要繳稅!」是財政部灌輸民眾錯誤觀念的宣傳伎倆,所有懂稅法的人都知道有所得不一定要繳稅,依法繳稅才是正當法律程序。侯寬仁檢察官偵辦太極門案件,雖經監察院調查,涉犯八大項違反,函請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法務部卻以追訴權期限已過為由,不再追究,侯檢察官反被拔擢為廉政署副署長,甚至過去侯寬仁偵辦周人蔘案,起訴26個警察結果無罪卻害人丟官,有檢察官看不過去曾私下形容侯寬仁喪心病狂,但在政府體制中沒有被淘汰反而高升,這種是非不明,社會價值觀錯亂的現象,即是一種可怕的「文化暴力」。

政府雖自1987年7月15日起宣告解嚴,「名義上」白色恐怖已經結束,但大部分台灣民眾對國家暴力仍存有恐懼感,寧願選擇沉默。台灣不合理的稅制,雖長期遭人詬病,百姓卻敢怒不敢言,唯恐被不肖稅官再無限上綱的查稅,得不償失。但人民可透過選舉,發揮寧靜革命的力量,支持認同法稅改革理念的候選人,真正為人民解決問題,台灣才有美好的未來。全民團結起來,大家一起加油!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