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陪審參審之爭6-2】歷史會記載!柯建銘:司法改革是最艱鉅的工程
【陪審參審之爭6-2】歷史會記載!柯建銘:司法改革是最艱鉅的工程

匯流新聞網記者邱璽臣/專題報導

民進黨與司法院堅持推行參審制,在野三黨則力挺陪審制或兩案併行,主張6年後再來決定哪個比較好。
執政黨一反過去支持陪審制的態度,與主張陪審制更能體現讓人民作主的民間司改團體發生爭論,成為外界矚目的焦點。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提及,當年國民黨推行「可以看但不給判」,毫無意義的觀審制,遭到民進黨極力反對,而這次臨時會,應會如期通過採參審制的國民法官法。柯建銘表示,這一次民進黨傾向參審制的原因,就是在整個司法審判當中,讓國民能夠參與,和職業法官一起評議有罪無罪,融入了不同的思維,不讓職業法官獨判,可避免過去發生的,法官貪瀆或是恐龍法官的問題。

試行參審制!優缺點每年評估 有待時間的考驗

柯建銘指出:「參審制有6個國民法官,那是素人,3個職業法官,所以要有罪無罪,要3分之2,9個裡面有6個人,認為有罪就可以,但是這6個裡面至少一個是職業法官,最後要判刑期多久?這1/2就可以,也是要有一個職業法官。至少有一個職業法官在場的話,比較比較安全,因為素人完全不懂法律,要去判人生死,而且就是10年以上重罪,這個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試行6年以後,每年做效益評估檢查報告,6年以後來檢討,往下要怎麼走,是不是要擴大,或是這個不可行,有待時間的考驗。」
柯建銘進一步提到,陪審制是美國制度,美國是不成文法,法系是不一樣的,台灣是大陸法系,和德國一樣大陸法系,也就是說台灣有一個很強的很完整的刑事訴訟法的審判規定,可是美國卻沒有這個刑事訴訟法。

陪審制沒判決書不能上訴 更容易產生恐龍法官

柯建銘說,陪審制是沒有判決書的:「請問國人你能夠接受一個把你判決生死,卻沒有判決書判決主文,能不能夠接受?很難的,而且是不能上訴的!」柯建銘表示9個人決定你有罪或無罪以後,是一個獨任法官來定罪刑要多久;有罪時,法官再來說要幾年,那這樣豈不是更容易產生恐龍法官?法官量刑他就有不同的的意見、看法,可以判十年的卻判一年,也是有可能的,所以陪審制並沒有辦法解決恐龍法官的問題。
柯建銘認為由9個人來決定有罪沒罪,常常只要一票沒有罪,就沒有罪了:「台灣人是講求感情的,法官都可以收買,陪審員不可以收買嗎?陪審員不可以威脅嗎?萬一還有藍綠的問題,有一個人說無罪,那這個他就無罪了。所以是少數可以否定多數的這種制度。」

「美國大陪審團都是花大錢?財團找很多律師,然後在那邊論辯,那個是有錢人玩的遊戲,美國一般老百姓玩不起這種遊戲的,台灣只要把這個東西直接嫁接引過來,那三種制度在台灣,請問有可能嗎?請問這是一個安全的制度嗎?這個對整個訴訟制度改變,去法院這是拚生死的,這個不可以開玩笑的,不可能當實驗劇場,不可以讓他來當做一個我點A餐、B餐這樣的方式。」柯建銘說。

陪審制台灣的法學教育沒教 連教授都不懂

另外,柯建銘認為台灣有自己的刑事訴訟法,這個參審制能夠在刑事訴訟法的遊戲規則裡面並接在一起:「陪審要再寫另外一套的刑事訴訟法,因為台灣陪審制是完全當事人進行主義,他是起訴狀一本,什麼叫起訴狀一本?開庭的時候,法官才看到你的資料。現在要陪審,或是參審,都是改採起訴狀一本,事實上也有這種精神了。」
柯建銘繼續表示:「台灣對於陪審的應該如何,刑事訴訟法應該怎麼寫,他遊戲規則是怎樣?因為法官位子完全不一樣,法官在指揮訴訟而已,他在聽而已,檢察官位子和被告位子是一樣的,檢察官的強制權都不見了,這樣整個一套遊戲規則完全嫁接過來,台灣的法學教育,台大法律系有教這一套嗎?哪一個法律系有教這一套?連法律系教授都不懂。」
柯建銘解釋台灣是和日本都是大陸法系的:「日本是採用這種,他們叫做裁判員制,我們現在制度與日本是比較密合的,因為法系是一樣的。假如任何一個律師、法官、被告、檢察官面對陪審,他如何來做?如果沒有一個法律依據的時候,難道這可行嗎?」
「這要從法學教育從頭開始,台大法律系的學生他要寫一套現在我們的制度,要了解參審的制度,但是他另外要人有寫教科書出來,來教育這些學生。所以你說兩制併行開始起步走的時候,連職業法官都不知道他應該他遵守什麼遊戲規則,連一般律師都不懂。兩個觀點不同,攻防位置完全不一樣。這個可以行嗎?這可以拿來實驗嗎?」柯建銘憂心地表示。

在野黨被動員出來反對 和民進黨對立非正常心態

在柯建銘的眼中,台灣政治人物有兩個事情是最艱鉅的工程,一個是司法改革,另外一個就是修憲,其他的法案再複雜都解決了,影響幅度沒有像這麼大。這兩個議題很重要,所以他研究過所有文章,也一直思考,作為一個立法工作者,要如何的負責去面對這一刻:「每一個人都負責,不是那幾個當運動的人主張兩制併行,主張陪審的人的心情是不一樣的。」
柯建銘指出,做運動宣傳理念的是一種人,但是不能說不遵從你,就用人身攻擊,用污衊的方式,這是不對的,然後去動員國民黨,動員時代力量,動員民眾黨,三個在野黨都反對你,柯建銘強調:「那些是動員出來的,在立法院講話都不知所云,他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只是做一個交代的,表示和民進黨站在對立面,這個是正常的心態嗎?」

最後,柯建銘無奈地說:「朝野協商全部直播,請各位有空再去看,兩次朝野協商,每次都10個鐘頭以上,我們在裡面講什麼話,誰在裡面講什麼?在歷史會記載這大家講的話,所以在整個臨時會,到最後要處理國民法官法的時候,在這一刻很高興能夠有這個機會闡明,此時此刻的立場,並不是是我們民進黨、國民黨,這是沒有顏色的,闡明這國家制度,我們若進行,負責任的態度,這是一個立法工作者應該要做的。誰對,誰不對?交給大家去想。」。

新聞照/影片來源:匯流新聞網CNEWS 記者邱璽臣攝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陪審參審之爭6-3】許玉秀:陪審員只要判斷控訴被告的證據是否充分

【陪審參審之爭6-4】鄭文龍:排除陪審是否在呼應習近平修理反對人士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