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匯流專訪】怒摔水杯的背後 鄭天財:排除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就是不正義!(上)
【匯流專訪】怒摔水杯的背後 鄭天財:排除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就是不正義!(上)

匯流新聞網記者王少筠/台北報導

12月5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看似伸張正義的法案,背後卻潛藏歧視與不公。國民黨立委鄭天財Sra Kacaw當日三度怒摔水杯的畫面於政論節目一再放送,卻無人解釋他何以如此憤慨。

【匯流新聞網】《促轉條例》三讀過 威權統治不含日據時期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挾人數優勢通過的《促轉條例》,將「威權統治時期」定義在民國34年8月15日至81年11月6日之間,言下之意,日據時期原住民族所受不平等待遇將不因此條例獲得「轉型」。

12月5日上午9時院會開始,立法院長蘇嘉全說明,因本案經朝野協商逾1個月仍未能達成共識,依《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71-1,由院會定期處理。他並宣布,針對討論事項第1案「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進行廣泛討論,每位委員有3分鐘的發言時間。

輪到鄭天財Sra Kacaw時,前已有多位朝野立委侃侃而談。他登上發言台,難掩激動情緒,高喊:「排除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就是不正義!就是不正義!」他質疑,總統蔡英文於競選期間發表的原住民族政策主張明明白白寫著:「基於尊重原住民族為台灣的原來主人地位,以及為達成保障民族權利的目標,我們提出以下政策主張:一、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積極實現轉型正義⋯⋯」因此他認為,民進黨立委將原住民族議題歸為「歷史」而不需要「轉型」,如此刻意排除原住民族的條例,是歧視,更是不正義。

未料步下發言台時,民進黨立委吳秉叡出言挑釁,大喊:「你沒資格談轉型正義啦!」鄭天財Sra Kacaw一時間失去理智,猛地抓起保溫瓶回身砸向發言台,並與吳秉叡互嗆,兩黨立委紛湧而至,台下一陣混亂。

吳秉叡毫無顧忌地講著:「你第一天當立委嗎?國民黨執政的時候怎麼沒提(轉型正義)?」並補一句,「當那麼久的立委是白當了!」鄭天財Sra Kacaw氣不過,又接連抓了兩個保溫瓶往無人的地方砸去。

此舉讓在場眾人看傻眼,一向溫和謙遜的鄭天財Sra Kacaw竟也有如此「暴走」的時刻。不過他隨即驚覺自己的失態,自動走上發言台,為方才的行為向眾人致歉。後在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的調解下,鄭天財Sra Kacaw與吳秉叡握手言和,突如其來的插曲至此告終。

20171217_01
▲由左至右為鄭天財Sra Kacaw、柯建銘、吳秉叡。

當日下午,院會仍在進行,兩黨均發布甲級動員的情況下,個別立委不太能抽身。鄭天財Sra Kacaw接受我的電話訪問,言談緩和如常,已無早上那股蒸騰煞氣,甚至略帶些許羞慚。他表示,自己最初擔任公務員時,無論哪一黨執政,都持續推動許多回復原住民族應有權利的政策;而自2012年開始擔任立委後,也提出攸關原住民族土地正義的法案,但遭民進黨團封殺,連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羅瑩雪都在行政院會予以否決,鄭天財Sra Kacaw說:「我跟高金素梅委員、簡東明委員、孔文吉委員,對她都是痛批痛罵。」

什麼是原住民族的土地正義?鄭天財Sra Kacaw解釋,1947年台灣省政府制定了一項《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其中第8條規定,原住民族在日據時期被日本政府劃為官有的土地「概不發還」,後又於1969年制定《國有財產法》,將「不屬於私有或地方所有之財產」收歸國有。講到此處,鄭天財Sra Kacaw激動了起來,「這個不是土地正義應該要處理的嗎?這個不是轉型正義應該要處理的嗎?為什麼要排除原住民族的土地正義?」他認為,如果政府繼續透過現有法律的手段,將原住民族的土地據為國有,那才是「不當國產」,才是需要轉型的正義。

今年10月中旬舉辦的第24屆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特別放映了一部紀錄片《伊努克的怒吼Angry Inuk,是加拿大伊努族女導演阿蕾希雅·阿納邱巴瑞Alethea Arnaquq-Baril為該族平反、發聲的作品。伊努族長久以來在他們的領域獵食海豹,也為了維生販賣海豹皮;但自1980年代以來,卻飽受動保團體汙名化。女性影展今年特別放映此片,係因類似的事情也正發生在台灣,關於原住民族爭取傳統領域的抗爭。

為抗議「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歌手巴奈、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等人組成的「原轉小教室」,先後駐紮於凱達格蘭大道、捷運台大醫院站至今已達298天。

【匯流新聞網】藝文界聲援原民團體 籲蔡英文「跟人民站在一起」

巴奈受邀出席10月14日《伊努克的怒吼》的映後座談,她當時也提及鄭天財Sra Kacaw一直強調的《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

1895年,日令第26號的《官有林野及樟腦製造業取締規則》第1條:「缺乏可證明所有權之地眷,或其他確證之山林原野,全部為官有。」因此,儘管原住民族在這座島上居住的時間比任何政權都來得長久,「我們沒有文字也沒有紙可以證明。」巴奈說:「122年前的執政者認為,土地沒辦法證明,就是官的。」而1947年中華民國台灣省政府訂定的《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更將這些「經前台灣總督府依據土地調查及林野調查清理結果,收歸國有之土地」,並且「概不發還」。

巴奈接著說,去年8月1日蔡英文道歉的同時,也成立了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然而,「在沒有法源、沒有預算、沒有調查權的情況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已經二讀通過,也就是我們今年看到,執政黨追討國民黨黨產速度很快,但我們的原住民轉型正義只能留在總統府開會,而且才開了3次。」

20171217_02
▲《伊努克的怒吼》劇照,圖片來源: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網站。

鄭天財Sra Kacaw後來在與我當面對談時,也提及這件事。

「我相信蔡總統她是有這個誠意,我也肯定她的政策主張。」鄭天財Sra Kacaw說:「但行政部門並沒有那麼地去配合。」

12月14日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邀請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就「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之任務及各任務編組相關預算執行情形」進行專案報告並備質詢,當日鄭天財Sra Kacaw直指:「總統府成立了歷史正義及轉型正義委員會,原住民族表示肯定,畢竟開了很多次會議,也花了很多時間,但是沒有調查權啊!而且有時候不該調查的還去調查,浪費錢!」

吳釗燮在備詢台一臉肅穆,眉頭緊皺,卻仍有些許焦躁難安從皺褶中溢出,彷彿擔憂著,鄭天財Sra Kacaw若是繼續說下去,將超出他所能為的官腔式答詢。

「舉個例子,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那個非常明確了,沒有人否認過,該賠的就趕快賠,還要去委託專家學者調查?這不是浪費錢?」鄭天財Sra Kacaw不停歇地說:「所以秘書長,你回去跟蔡總統報告,希望總統能夠支持立法賦予法定的調查權,讓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能夠早日調查,而且能夠依蔡總統的政策主張來去落實。」

對此,吳釗燮很快地做了答覆:「委員希望我們轉達的部分,我們會『盡量』來轉達。不過有關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或者是說歷史正義的部分,的確是相當的複雜,那也必須有更多的時間來調查以及做事實的釐清。」

「釗」有削去、磨損稜角的意思,「燮」則意指調和,吳釗燮這個名字當之無愧;或者說,只要是位階不低的官員,總有如此能耐,打太極般畫一個圓,仗著立委發言時間有限,給一個不應允亦不回絕的答覆,讓立委自動接續下一題。

然而此招也非每個立委都適用。鄭天財Sra Kacaw抓準了吳釗燮說「的確是相當的複雜」,回擊:「就是因為很複雜,所以絕對不是靠這個(原轉會)諮詢啦!需要有另外更大的法律的授權,法定的調查權,才能夠落實。」

訪談至此,鄭天財Sra Kacaw嘆了一口氣。他說,諸如此類的事情真的非常多,「我就不知道到底是總統府的問題,還是行政院的問題。」他請助理找來蔡英文去年發表的道歉文,其實網上就看得到,但他特地印下來。每每站上發言台,他拿的不是助理擬好的講稿,而是這張道歉文;目的不在反擊執政黨,而是希望他們能記得總統的承諾。

我們有相當進步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不過,這部法律,並沒有獲得政府機關的普遍重視。我們做得不夠快、不夠全面、不夠完善。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我要在此正式宣布,總統府將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另外,我也會要求行政院定期召開「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我們會要求相關部門,立刻著手整理,原住民族因為傳統習俗,在傳統領域內,基於非交易的需求,狩獵非保育類動物,而遭受起訴與判刑的案例。針對這些案例,我們來研議解決的方案。⋯⋯今年的111日,我們會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部落公法人的制度,我們已經推動上路,未來,原住民族自治的理想,將會一步一步落實。我們會加快腳步,將原住民族最重視的「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等法案,送請立法院審議。

20171217_03
▲總統蔡英文於2015年8月1日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結果呢?」鄭天財Sra Kacaw指出,去年9月22日,不過是蔡英文公開向原住民族道歉的一個半月後,行政院就通過修正《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1,允許原住民族可基於「傳統文化」、「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行為;但是,若依《原基法》第19規範,則還應包含「自用」一項。鄭天財Sra Kacaw說,自《原基法》制定以來,原住民族就一直呼籲政府修正《野保法》,將「非營利自用」放進條文裡,「我們一再地要求,要求了12年。」結果在有原轉會的情況下、有蔡英文的道歉下,行政院仍未依《原基法》第19條修正《野保法》第21-1條。

不僅如此,同年10月13日,行政院會還通過修正《森林法》第15條第4,規範:「森林位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者,原住民族得依其生活慣俗需要,採取森林產物。」鄭天財Sra Kacaw說,後半段沒有問題,「因為我們靠山要吃山嘛!」但條文所述「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至今仍未劃設,實際上是無法執行的。因此他主張,應依《原基法》第19條修正為「原住民族地區」,也就是行政院於2002年6月16日核定,30個山地鄉及25個平地鄉(鎮、市)。鄭天財Sra Kacaw認為,這樣不僅範圍具體明確,施行起來也才於法有據。

「所以要管制、考核,管考啊!」鄭天財Sra Kacaw表示,行政院迄今每4個月召開一次「原基本法推動會」,算是勉強落實了蔡英文部分的承諾;然而,按例開會是一回事,相關部門有無配合執行又是另一回事。鄭天財Sra Kacaw說,農委會相繼提出《野保法》、《森林法》的修正,修正內容卻未配合《原基法》;在行政院及原民會都「應注意而未注意」的情況下,照案通過的修正條文被送進立法院,結果就是原住民族的權益仍被拋著轉。

同樣地,12月5日三讀通過的《促轉條例》,「民進黨的立委說我們(原住民族)是『歷史正義』,不是『轉型正義』,但明明蔡總統的政策主張就說要積極實現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啊!」鄭天財Sra Kacaw感慨:「像這樣就是,總統做一套,行政機關做一套,民進黨的立委又做一套⋯⋯所以我必須要更強力地來質詢,我提的法案,也要更積極地去推動。」

延伸閱讀:
【匯流新聞網】蔡英文道歉滿周年 原運人士、原民立委齊痛批
【匯流新聞網】原住民族語列國家語言 鄭天財:是個感恩紀念的日子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新聞照來源:CNEWS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