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戲說從頭】慶富之亂大事記 始末轉折一次懂
【戲說從頭】慶富之亂大事記 始末轉折一次懂

匯流新聞網記者王少筠/綜合報導

(原發稿時間:11月16日22:00,最後更新:11月17日08:50)

慶富案愈演愈烈,原在綠營操作下直攻當時執政的馬英九團隊,沒想到峰迴路轉,火燒自己人。

在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請辭後,更有周刊爆料,2014年慶富公司與海軍簽約建獵雷艦之初,若非高雄銀行「背書」,聯貸主辦行一銀原因慶富無足夠財力證明不願借貸;而高銀最大股東正為高雄市政府,包括副市長許立明、前金管會主委李瑞倉(時任高市府祕書長)等均曾擔任常務董事。

去年9月底,慶富少東陳偉志與時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在總統府會面後,海軍隨即同意,提前給付獵雷艦第3期款項24億元。儘管提前撥款與流用其他項目款項並未違法,但依據造艦合約,軍方並沒有義務配合。因此消息傳出,頓時浪潮反噬綠營,認為必定如同陳偉志所云(曝光錄音檔),係總統府「出力」讓軍方提前付款。

對此,國防部昨(16)日下午再發新聞稿,宣稱絕非受到高層指示;而部長馮世寬原承諾於今(17)日提出懲處名單,也臨時喊卡,表示要等全案釐清後再說。


10月25日深夜,第一銀行緊急發出新聞稿宣布,因慶富資金遲未到位,認定聯貸案違約,將召開聯貸銀行團會議,展開法催程序;一銀同時也向高雄地檢署提出刑事告訴,並請檢調加速偵辦慶富是否涉及詐貸。

目前9家公股行庫對慶富已撥款新台幣154.1億元,其中國防部的預付款保證金含利息約79億元,備償存款29.1億元。若國防部停止執行獵雷艦專案,約得認列損失125億元;而這還不包括慶富其他債務,初步研判,慶富債留台灣銀行界應超過200億元。

整起詐貸弊案首先得從國軍「康平專案」談起。

➤ 何謂康平專案

2009年1月29日,美國宣布對台軍售案,其中包含兩艘鶚級(Osprey class)獵雷艦,價值1億500萬美元。同年9月28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院會,分別通過出售1艘鶚級獵雷艦給台灣的法案,並送總統簽署生效;除了購入2艘鶚級獵雷艦外,我國海軍欲以國外原廠授權方式,在台自建6艘獵雷艦,整個計畫稱為「康平專案」,自2010年至2024年分2階段執行。

第一階段:2009年向美國購入2艘鶚級獵雷艦,2012年返國成軍,命名「永靖級獵雷艦」。

第二階段:鑒於現役掃雷、獵雷艦船隻老舊,海軍自2013年推動「康平專案第2階段」,於國內自行建造6艘獵雷艦,亦即所謂「國艦國造」。該案於2013年8、9月公開招標,總預算為358億5185萬9000元。

慶富意外得標

直至2013年11月底,都未見國造獵雷艦計畫招標公告;同年12月26日首度開標,因僅1家廠商參與而流標。

2014年3月27日舉行第2次公開招標,由「台船團隊」與「慶富團隊」2組人馬參與競標。台船團隊係由台灣國際造船股份有限公司義大利Marconi美國Raytheon組成;慶富團隊則是慶富造船股份有限公司義大利Intermarine美國Lockheed Martin結盟。

2014年10月21日,經評審委員會投票,慶富和台船評比同分,最後由慶富團隊抽籤勝出。海軍官員指出,當時雙方在評比中2度平手,依法進行抽籤;慶富因總分略高於台船(但在評比制度中仍屬平手),一度不願抽籤,最後卻一舉抽中,以352億9318萬2000元得標。同年11月3日,海軍正式與慶富簽署獵雷艦案合約,慶富並繳交17.5億元履約保證金及15.2億契約生效預付款還款保證。

不實增資詐貸

2014年11月,慶富為了籌措國造獵雷艦案所需資金,與一銀、合庫、華銀、台企銀、台銀、土銀、彰銀、農業金庫以及中國輸出入銀行等9家金融機構進行聯合貸款,並由一銀擔任主辦銀行,以2%以上的利率貸款205億新台幣。

2015年10月,由董事長陳慶男之子陳偉志接手擔任獵雷艦專案計畫主持人,並重組該專案團隊,最後在2016年2月4日簽約。此案為台灣近年少見、規模超過100億元的大型聯合貸款案。

2016年5月底,慶富前執行長簡良鑑與陳慶男因債務問題鬧翻,簡遂向高雄地檢署提出檢舉,指稱慶富為取得參與海軍獵雷艦的資格,以假債權、關係企業借款等方式,先後4次增資,讓慶富資本額從5億3000萬元暴增到40億元,藉此取得聯貸總授信餘額約220億元。

2016年7月為止,由於慶富貸款抵押品就只有獵雷艦案這紙合約,加上首艘獵雷艦位於義大利原廠建造、屬於國軍,並沒有實質抵押,一銀始終未撥款給慶富。此情況遭外界質疑,慶富是否採取金融犯罪手法不實增資,欺騙9大官股行庫聯貸案。

檢調著手偵辦

檢方懷疑慶富造船涉嫌用假文件向多家銀行詐貸,不法金額恐破千萬元,檢方認為涉及詐欺、偽造文書及背信等罪嫌;2017年8月9日,高雄地檢署指揮調查局南機組等單位,同步搜索慶富造船公司總部、公司負責人辦公室及住家等14個處所,並傳喚公司負責人陳氏父子及獵雷艦標案相關業務承辦人員共19人到案說明。

根據專案小組調查,除不實增資一事外,檢調另查出,陳氏父子與顧問李維峰共同涉嫌自2015年3月至2016年11月間止,推由陳偉志設立多間境外紙上公司並擔任實際負責人,再以慶富造船公司向多間境外「紙上公司」購買建造艦艇所需設備的虛偽合約或商業發票,先後4度向聯貸銀行團詐取貸款,初估詐貸總金額達6733萬美元。此外,2015年間,陳氏父子亦涉嫌以「紙上公司」所開立向慶富造船公司請領艦艇建造案款項的不實發票及合約,先後2度向銀行詐貸過渡性融資貸款,此部分則估有710萬美元。

2017年8月10日凌晨4時許,檢方諭令陳氏父子分別以800萬元、500萬元交保候傳,陳慶男妻子陳盧昭霞、李維峰也各以10萬元、50萬元交保,其餘人等則請回。隨後慶富發表聲明,表示將全力配合檢調偵查,且公司運作正常,不會影響獵雷艦執行進度。

慶富驚傳破產

9月中旬,慶富再次發聲明稿,強調「首艘獵雷艦預計於明年上半年下水之計畫從未變更」;然而不到1個月,就傳出慶富造船10月初發函給總統府等單位,要求提供紓困方案,否則將提出破產聲請。

10月12日,負責主辦慶富造船聯貸案的第一銀行證實,慶富確實已有2個月未繳利息,銀行團開出2大條件:(1)要求慶富儘速增資,補齊資金缺口;(2)提出具體解決方案。

第一銀行表示,慶富向9家行庫聯貸205億元,已經動撥154億元,扣除29億餘元銀行團可控制的備償專戶款項,聯貸部分最大損失為125億元。

10月18日,為了調查慶富造船承攬獵雷造艦案,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民進黨立委江永昌、國民黨立委盧秀燕與羅明才等人提案,擬成立獵雷艦採購案財政部所屬公股行庫聯貸案真相調閱專案小組,了解籌組聯貸案過程中,是否有涉及人謀不臧等失職案件。同日,台船公司董事長鄭文隆也表態,台船願意接手,不只有能力、也有信心,但關鍵在於「政府公布的條件」。

10月25日,海軍參謀長李宗孝中指出,首艘在義大利起造的新獵雷艦,「明年3月下水,沒有問題」,並預定2019年2月返台;而依與慶富契約核查,若該公司明年1月前,無法完成後續在國內建造獵雷艦進行戰系整合所需的廠房,就會達到解約標準。

一銀認定違約

10月25日深夜,第一銀行緊急發出新聞稿宣布,因慶富資金遲未到位,認定聯貸案違約,將召開聯貸銀行團會議,展開法催程序;一銀同時也向高雄地檢署提出刑事告訴,並請檢調加速偵辦慶富是否涉及詐貸。

一銀表示,銀行團成員對此十分無奈,原希望促成債務協商成立,由會計師監控金流,監督慶富財務面穩定繼續履約,使獵雷艦專案可以繼續進行;然慶富公司至今仍無力籌款,導致債協破局,主辦行依聯貸合約宣告慶富公司違約。

10月26日,一銀向高雄地院針對慶富公司及相關債權人遞出3件假扣押、1件假處分,欲透過法院禁止慶富轉讓名下財產;高雄地院上午收狀,預計分到民事執行處裁定,不過慶富公司方面,則未接獲相關動作。

直至11月14日《中國時報》爆出關鍵錄音檔,整起事件出現大逆轉。

慶富之亂逆轉

在一銀宣告慶富違約後,行政院對此成立專案小組,由副院長施俊吉擔任召集人,並於11月2日公布調查結果。報告指出,2015年總統府曾發函,將慶富陳情信轉給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的簡太郎,簡並為此召開2兩次會議進行協調,該案於此導向前總統馬英九。

簡太郎澄清,他並未收到總統府發函給行政院的慶富陳情信,當時是陳慶男想要陳情,他才會接見、協商,討論確定由一銀主辦聯貸後,便未有接觸。馬英九也表示,他對自己的清白非常有信心,絕對禁得起檢驗。

就在此案被各界炒得火熱之際,意外流出的錄音檔讓案情急轉直下,高雄市海洋局長王端仁成了第一個被打落的官員。

該錄音檔記載,2016年10月,陳偉志為協調興達港土地取得問題,邀王端仁與漁業署研究員等人到慶富大樓商談。

「我可以跟你們透露一個消息,咱9月27日的時候,海軍本來該付給我24億的錢,海軍說沒預算,他說明年3月才會付我錢,這樣我就完了,我這邊廠商什麼都要錢,船、脫模⋯⋯沒辦法,我就去總統府『溝通』,溝通完後,沒兩天海軍就打給我說有錢了(眾人笑),我說真的假的,當我在七逃(台語)哦?

對此,國民黨立委馬文君強烈質疑海軍,為何去年沒編預算,卻可以臨時湊到24億元提早付給慶富。軍方辯稱慶富公司造艦進度提前,為避免造成違約,遂由國防部辦理預算流用。

然而,實際的合約內容卻打臉軍方,因內容明確指出:⋯⋯惟本案若因年度預算核撥額度不足⋯⋯甲方代理人(海軍)得延緩支付。延緩支付之價款乙方(慶富)不得因此主張展延、停工、利息、損害或為任何其他請求及抗辯。」

合約更強調:「甲方(國防部)或甲方代理人對乙方提早完成之階段工作,並無義務提早支付超出當年度預算上限之價款。」

馬文君表示,慶富雖提早完成首艦脫膜,但國防部是將該預算編在106年度支付,「國防部明明可以主張等到106年3月份再付,何來慶富可提告軍方違約之說?」

而在錄音檔曝光之後,外傳係從高市府流出,市長陳菊今(16)日受訪時並未證實,僅表示錄音檔外流涉及妨礙秘密、公務人員倫理等問題,已將錄音檔與逐字稿交給政風處,並要求同仁配合司法調查。

To be continued….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

新聞照來源:翻拍自網路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