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POINT

【投書】美衛生部長訪台會不會賭太小?起碼也要國防部長來吧?
【投書】美衛生部長訪台會不會賭太小?起碼也要國防部長來吧?

雁默/自由撰稿人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將於9日訪台,由於是斷交40年以來,美國最高層級來台,台媒「又」集體高潮,稱「重大外交突破」,並「引發中國大陸強烈抗議與不滿」。

主要外媒重點式勾勒了一下美高官訪台的歷史背景,畢竟中美衝突,或正確地說,「美國蓄意炮製」的中美衝突還在不斷升高,盤點一下,美方打台灣牌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不過,阿札爾的來訪,離「台海衝突」甚遠,連國務卿龐佩奧都輕描淡寫說 —— 我不會對這項決定多說什麼,以前內閣成員就曾經到訪台灣,這與過去的政策是一致的 —— 就是趟防疫交流而已。淡然的語氣與近日他對「中共」發出檄文對比,算是高度違和。

颱風級的對陸施壓皆選舉操作

在防疫層面,阿札爾訪台以深化「台美防疫夥伴關係」說來有點荒謬。

根據「世界實時統計數據」(worldmeter)的調查,美國「每百萬人篩檢數」排名第二,台灣「倒數第二」,美國確診與死亡人數世界第一,台灣確診與死亡數極低。看起來,「防疫夥伴」的防疫措施與成果,台美根本背道而馳。

那阿札爾來台灣學習什麼呢?學台灣的「蓋牌術」嗎?最近頻傳離開台灣的外國人,卻在外國確診的案例,台灣仍拒絕普篩,一意蓋牌。蓋牌是要有配套措施的,就是媒體網路聯手鎮壓要求普篩的意見,看美國媒體生態,川普政府恐怕是學不來,也做不到的。

故而,非關防疫,阿札爾訪台只是川普政府的選舉需求而已,包含美國首次售台4架無人偵察機亦然,都是展示「欲打台灣牌」的假動作。

在11月大選前,美國政界的一切舉措,都圍繞著選舉,而選舉的精義,是騙到選民的激情,民調落後的川普選擇升級中美情勢突圍,算在情理之中。

在太平洋的這一端,連販夫走卒都知道,無論是輿論叫囂,碾壓中企及軍事挑釁,皆為美國執政當局為選舉而虛張聲勢的一環,意在刺激中國還擊,好轉移國內不利於己焦點。至於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國選民是否有此認知,就難說了。

從「衛生部長」訪台與龐佩奧的態度可見,川普政府的極限施壓還是劃有自我止步的紅線,美方事實上承受不起「與中國動真格」的後果,而台灣牌就是紅線。倘若川普想玩真的,最起碼也是派國防部長訪台,而不是總統繼任排名第12的衛生部長。

就像筆者不斷強調的,中美衝突的看點,不在於美國怎麼做,而在於中國怎麼回應,美國總統選舉的看點亦然。如果北京認為川普連任機率不小,陪美方玩一下小打小鬧也是無妨,但情勢似乎不是這麼發展,中國大陸正在玩的是「敵進我退」的策略,不隨對手起舞,拒絕被捲進選舉漩渦。

換言之,北京正在執行拜登執政的超前部署。

敵進我退與內迴圈

「敵進我退」是典型的游擊戰術之一,在歷史上,遊牧民族與定居民族交手時,就是這麼做的。遊牧民族的優勢是速度,弱勢在於後勤資源,所以大型持久戰對遊牧民族不利,游擊戰則對定居民族不利。

中美對抗是大型持久戰,但現實是中國屈居弱勢,因此在戰術上玩「敵進我退」,有利於爭取時間在資源的整備上。況且,川普極限施壓的有效期,也就只有3個月了,選後無論川普是否連任,美國持續高強度抗中,在生產力上弱於中國的美國,能有源源不絕的子彈嗎?

特別是全世界對美元不信任的趨勢正在升高。美元支柱動搖,則美國面臨的是史無前例的挑戰。

相對地,在美國強壓,與西方經濟主權意識抬頭的當下,北京加快了「去美化」與降低出口依賴的步伐,在經濟層面走向「內迴圈」,也就是強化國內經濟循環,佈局下一階段的全球化,以因應世界經濟區塊化的可能發展。

這都需要時間,需要戰略定力,需要在關鍵時刻敵進我退。在強風驟雨下,保持經濟前行的步伐,獲益遠遠超過與美國鬥氣。

在美國選前與川普爭強,北京看不到戰利品,缺乏戰利品的戰爭,是不可能真正取勝的。

也就是說,至少在台灣牌上,中美雙方仍有鬥而不破的政治需求,這個時機在此攤牌,彼此都將受重傷。當然也不能排除川普對勝選徹底絕望,而不顧一切亂搞的可能,但川普家族在中國的私人利益,還是一道有利的防線,聰明人不會自斷後路。真要亂搞,他可能必須在美國政治體制上動腦筋。

如此即可明白,美衛生部長訪台,反而暴露了美方反中猶有顧忌的實情。

在台灣問題上切香腸,步步進逼能到多高的官員訪台呢?美國總統繼位順序11,勞工部長。第10,商務部長。第9,農業部長。第8,內政部長。第7,司法部長。第6,國防部長。第5,財政部長。第4,國務卿。第3,參議院臨時議長。第2,眾議院議長。第1,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

對北京而言,唯有讓川普政府甚至拜登競選團隊,感到打反中牌成效不彰,中國的壓力才會得以減緩。

民調領先的拜登近日受訪表示,若當選會取消對華關稅,因為川普的關稅其實等同於對美國企業與消費者加稅。再者,拜登反對美國單邊主義,提出以「多邊方式」對付中國的貿易行為。

拜登若當選,勢必要挽回盟友與歐洲的信任,因此一般認為,對北京來說拜登比川普更難纏。我認為此論或有討論空間,因為專業棋手終歸希望對手也是專業的,與外行下棋實在挺痛苦。以北京的菁英政治來看,交手不脫離理性,有利於爭取時間繼續發展。

至於歐洲與美國的關係,就算能見和緩,歐盟在新全球化時代企圖自立的態度,已然難以轉變。在中美之間重新調整到相對獨立的位置,對歐洲與其他區域團塊而言,才是最有利的。而這樣的趨勢,長期對中國有利。

面對這樣的國際情勢發展,蔡英文唯一能做的,就是加碼大外宣,將台灣的國際重要性提升到香港層次,甚至更高。問題在於,台灣的國際化工具在實質層面只有電子代工業,而這個產業正在融入紅色供應鏈。

大陸內迴圈政策持續擴大內需能量,台灣的重點產業很難為內部反中政治勢力所用。自身難保的美國,在實質層面無可能壯大台灣實力抗中,因此無論川普或拜登當選,台灣都是動彈不得。

阿札爾,只是選前花絮,台灣所謂「重大外交突破」,終究不脫困境中的自吹自擂。

更多匯流新聞網報導:

【投書】融入紅色供應鏈 兩岸統一 台科技廠先行?

【投書】「大寫的尷尬」該給蔡英文 而不是梅克爾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R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