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新任執行長出爐!Expedia CEO是否能領導Uber走出陰霾?
  • 字級
新任執行長出爐!Expedia CEO是否能領導Uber走出陰霾?

匯流新聞網記者藍立晴 / 綜合報導

經過多日的等待,Uber的CEO座位總算不再空蕩蕩!不過,新任CEO卻是誰也想不到的人選:Expedia的CEO:Dara Khosrowshahi。

令人意外的,Uber CEO人選不是惠普企業(HPE)的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也非通用電氣(GE)的董事長傑夫·伊梅爾特(Jeff Immelt),當然,也不是早期投資人所妄想的特斯拉(Tesla)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此次Uber的決定,可說是跌破了業界與媒體的眼鏡。

根據《Recode》與《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報導,Uber董事會已經選擇了Expedia的CEO:Dara Khosrowshahi作為該公司下任的執行長,填補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於6月份被辭職以來便閒置至今的CEO寶座。

Dara Khosrowshahi自2005年以來便一直擔任Expedia的CEO。Uber董事會本周末舉行會議時,在惠普企業(HPE)的梅格·惠特曼以及Dara Khosrowshahi之間做選擇,最後由後者勝出,儘管惠特曼先前已經非常明確地拒絕了Uber的邀約。

結束了近兩個月以來的不斷猜測,以及卡拉尼克的插手干預,Uber新任CEO總算誕生,然而──卡拉尼克目前仍是Uber的董事會成員。

Dara Khosrowshahi是什麼來頭?

Khosrowshahi自IAC(InterActiveCorp)來到Expedia,IAC擁有從Ask.com、Dictionary.com、CollegeHumor到Tinder等多面向的業務,Expedia原本是IAC的垂直旅遊業務的一部份,但其於2005年被拆分出來,Khosrowshahi自那時起便一路領導Expedia至今,該網站總預定額自150億美元一路上漲至去(2016)年的720億美元,顯示出其傑出領導力。

身為旅遊公司的領導人,Khosrowshahi一定對交通運輸服務不陌生。Expedia長期與汽車租賃與其他運輸公司合作,以在目的地之間運輸旅客,這也是Uber一直以來想做的。Uber尚未正式宣布Khosrowshahi上任,根據《Recode》的說法,他尚未正式接受這份工作,因此,目前也尚不清楚他的上任時間。

儘管惠特曼早在7月便一連發了3則推特,堅決、明確地表示自己不會離開惠普,但她出任Uber新任CEO的呼聲仍然很高。「讓我盡可能清楚地說明,我完全致力於惠普,並計畫持續擔任公司的CEO。」她在推特中寫道,「Uber的CEO不會是梅格·惠特曼。」

通用電氣(GE)的董事長傑夫·伊梅爾特(Jeff Immelt)也曾是Uber董事會心中的首選,但伊梅爾特也在近日於個人推特上宣布,自己並沒有出任的意思。據報,他對於Uber董事會日益嚴重的內部紛爭──尤其是基準資本與卡拉尼克之間的鬥爭──感到心煩,完全不想淌這場渾水。

這個月稍早,Uber的早期投資人:基準資本(Benchmark Capital)與Uber前任CEO卡拉尼克鬧翻,對其提告,基準資本指出卡拉尼克在任職期間,未代表投資股東、司機、員工以及乘客權益行事,也未能及時處理困擾著公司的一件件醜聞,失去領導該公司的資格,但基準強烈的行事作風也引起了其他投資人的反彈:投資人之一Shervin Pishevar嚴厲指責基準的行為其實只是想把董事會都換成自己人:「基準根本將Uber作為人質、試圖控制公司,這才是讓Uber無法前進的最大原因。」已經成為了Uber股東官司的一場戰外戰。(詳見:【匯流新聞網】Uber股東官司戰外戰 Benchmark被控「脅人質」

這所有的這一切之中,多個外媒與科技網站報導、猜測了上述多位CEO人選,而Khosrowshahi從未出現在這些名單之中。

卡拉尼克自Uber成立以來就一直與Uber連接在一起,說到Uber便會聯想到卡拉尼克,當然,還有那一系列的公司醜聞。但公司在他的領導下獲得巨大的成功也是不爭的事實,除此之外,他亦是Uber的最大股東,也與公司董事會成員關係密切,這些都足以讓他在公司紛紛擾擾的期間仍握有影響力,直到一群主要的投資者在6月份要求他辭職,這個頑皮的CEO才終於下了台。

Uber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當卡拉尼克在6月前往芝加哥,尋覓Uber多項空缺的行政職位的人選時,兩位來自基準資本的投資者給卡拉尼克寫了一封信,名為「讓Uber繼續前進」。這封信是Uber於2017年以來面對眾多醜聞的結果。

這一切都開始於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於今年2月簽訂了7個伊斯蘭國家公民的入境禁令(穆斯林禁令)。這項禁令引發美國國內巨大的反彈聲浪,在同月28日一場位於紐約約翰·甘迺迪國際機場(John F. Kennedy International airport)展開的抗議活動中,小黃司機罷工以示抗議,但抗議活動開始時,Uber卻突然發推文稱:市中心到JFK機場的「價錢不會調整」,不少人認為Uber不但沒有支持抵制川普的活動,還藉此做起生意拉客,發起#DeleteUber的網路活動(詳見此),刪除手機內的Uber app,讓Uber的對手Lyft下載量首次超越Uber(也因此造成Lyft後續一路成長),讓使用者對Uber大感失望,重挫形象。為了滅火,卡拉尼克還辭去了川普顧問的職位。

而Expedia的CEO Dara Khosrowshahi則是來自伊朗的移民,他支持對川普這項禁令提起的行政訴訟,與川普的立場大相逕庭。(此外,他對於本(8)月初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爆發的夏洛茨維爾事件,川普指責「各方」的做法,亦感到不以為然。)

卡拉尼克雖然很快就向可能受到禁令影響的司機提供300萬美元的法律辯護基金,但卻為時已為,對於Uber以及卡拉尼克來說,一系列的傷害才拉開序幕。

三個星期之後,前Uber工程師蘇珊·福勒(Susan Fowler)在個人部落格發表了她在公司期間見證和經歷的性騷擾、性別歧視文化的驚人敘述,美國前司法部長Eric Holder對Uber的公司文化展開調查。後續,有更多的女性加入了這場戰局,她們的經歷描述,與蘇珊類似,甚至包括歧視同性戀者等糟糕的文化。

同一時間,與Waymo(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自駕車子公司)的自動駕駛技術之間的訴訟開始爆發,Uber被指控涉嫌使用被盜機密資料來開發自動駕駛技術,該訴訟目前仍在持續進行。(詳見:【匯流新聞網】很冤枉?Uber表示不知道Waymo數據被偷

再來,則是《彭博社》發布了一個卡拉尼克與司機激烈爭辯的影片,這使得「讓卡拉尼克下台」的呼聲高漲,卡拉尼克為此道歉,表示自己的確需要領導力上的幫助;事件爆發五天後,《紐約時報》爆出,Uber使用「灰球」(Greyball)程式規避當地監管機構的調查,Uber一路失足至今。

此次迎來令人意外的CEO人選:Dara Khosrowshahi之後,Uber是否能擺脫陰霾、獲得重生,還要看這位新任CEO是否有辦法撐起這間世界上最有價值也最有爭議的新創公司了。

消息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THE VERGErecodeCNBC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匯流筆陣】
CNEWS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cnewscom2016@gmail.com,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CNEWS匯流新聞網:https://cnews.com.tw